【欧洲时报7月29日文耕编译】今年9月底,德国将举行联邦议院选举。由于执政16年的默克尔宣布不再参选,这让本届选举有了更多悬念。德国媒体分析指出,默克尔总理任期的结束,可能意味着德国外交政策的一个转折点。

对俄罗斯

德国每日新闻网报道,对于任何一届德国联邦政府来说,对俄罗斯政策都是头号外交政治难题。默克尔对俄奉行压力加对话的双重战略,她支持北溪-2项目,并让美国放弃了制裁。默克尔追随者、基民盟总理候选人拉舍特应该会继续奉行完全相同的政策。和社民党一样,拉舍特从未想过要质疑北溪-2项目。很多证据表明,拉舍特是“的理解者”。

德国总理默克尔。(图片来源:新华社)

对俄态度最强硬的是绿党。它认为,北溪-2不仅仅是天然气运输管道,也是一个强化和削弱欧洲的政治错误。在默克尔和拜登就北溪-2达成协议后,绿党的这一立场没有改变。自民党也要求暂停施工。如果北溪-2的怀疑论者成为执政联盟的一员,而管道已经完工,那么他们会如何表现,将充满悬念。

极右翼政党选择党和左翼党显然会尽可能奉行最温和的对俄路线。

对中国

简而言之,德国各候选政党的对华态度与对俄态度保持一致:绿党对华态度强硬。基民盟和社民党最有可能继续奉行默克尔现行的对华策略。

然而,与既是对手又是合作伙伴的中国打交道,仍将是一种平衡行为:美国也希望德国能够更粗鲁地和中国打交道。选择党和左翼党对华倾向表现得最为明显:放任。然而,两党党内的对华立场并不像对俄那样明确。

对欧盟

选择党曾在无数场合宣扬“德国脱欧”的观点,并认为应将“德国脱欧”作为竞选宣言目标。而剩下其他所有政党都认为,只有融入欧盟的德国,才能保持强大的德国。基民盟/基社盟、社民党、绿党和自民党都希望,在做某些决定时,能暂停欧盟的一致同意原则,以使欧洲更有能力采取行动。值得一提的是,欧盟政策可能是基民盟候选人拉舍特走出“默克尔阴影”的唯一议题。

对北约

长期以来,左翼党一直呼吁解散北约,它希望将北约转变为“俄罗斯参与的集体安全体系”。但它很难找到志同道合的伙伴,因为没有其他政党质疑北约。

这是1月16日在德国首都柏林拍摄的基督教民主联盟(基民盟)当选主席阿明·拉舍特在基民盟线上党代会上讲话的视频直播画面。(图片来源:新华社)

在资金方面,各党意见不同:联盟党和自民党明确承诺实现2%的军费目标,并重申将经济产出的2%用于国防的长期承诺。但绿党表示反对。而在该问题上意见不一的社民党,则不再像2017年选举中那样明确谴责这一目标。

联邦国防军

尽管联邦国防军已从阿富汗撤军,但德国军队的海外任务仍然存在。左翼党对此感到恼火,它希望德国结束所有海外任务。选择党的态度没有如此坚决,但它也认为,在马里的任务是错误的。

其他党派则认为,海外任务是有必要的,包括传统上对此有犹豫的绿党。值得一提的是,在此次的选举计划中,绿党还软化了其多年来对武装无人机的抗拒。不少人认为这是向基民盟发出的信号:一个可能的政党联盟,不应因安全问题而失败。

(编辑:李祎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