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时报原野、来米编译】法国总统马克龙7月27日在位于南太平洋的法属波利尼西亚访问时承认,法国于1966年至1996年间在当地进行的核试验,是对当地人民“欠下的债”,但他并未像当地核试验受害者组织希望的那样,以国家的名义作出道歉。

马克龙7月27日离开波利尼西亚之前发表演讲,承认当年核试验有欠于当地人民。(图片来源:法新社)

马克龙27日在法属波利尼西亚首都帕皮提(Papeete)讲话时说,核试验的受害者应该得到更多补偿。他表示:“我愿承担责任。我和你们一样,想要真相和公开透明……长期以来,国家对过去的事保持沉默。”

马克龙承认说:“绝对不能说(核试验)是干净的。”他同时宣布,法国政府会负责清理被核污染的土地,并将“开放”除了会给法国核威慑带来风险的敏感信息外的相关档案。

而另一方面,马克龙也对戴高乐当初将法国打造成核强国的决定予以坚决维护。他表示,核战略是“至关重要、有远见、有勇气”的。法国总统还透露,目前法国的核力量前所未有的强大,以“面对危险国家”的威胁。

帕皮提数千人示威要求法国“认错”

法国于1966年至1996年期间在波利尼西亚进行了193次核试验,其中46次为露天试验,给当地民众的健康造成严重影响。很多受害人希望马克龙能作出姿态,使他们得到慰藉。

就在马克龙到访前一周,7月17日,近三千人在首都帕皮提举行反核示威活动,游行人员打出“大溪地人的命也是命”(Ma'ohi Lives Matter)的口号,要求法国“承认犯下的错误”。

民众遭辐射却毫不知情

据Franceinfo新闻网站报道,在长达几十年的时间里,波利尼西亚民众都是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遭到核辐射。在今年3月出版的《有毒》(Tonxique)一书中,作者Sébastien Philippe和Tomas Statius揭露,1947年7月17日,法国在穆鲁罗瓦环礁进行代号“半人马”(Centaure)的核试验后,塔希提岛居民受到显著核辐射,却并没有接到任何警报。

法国广播电台(Radio France)和媒体Disclose的一项联合调查结果也显示,根据2013年解禁的档案,法属波利尼西亚约有11万人遭到核辐射,也就是说,当时所有岛民均未能幸免。该调查还指出,“半人马”核爆炸蘑菇云的高度仅为5200米,远比官方预计的8000米要低;此外,蘑菇云并没有像官方所声称的停留在大溪地,而是飘向了北方,因此,按照测算,附近至少有42座岛屿遭到核辐射。不过,对于这一说法,法国老战士事务部长达里埃赛克(Geneviève Darrieussecq)在7月初的圆桌会议上予以否认:“国家没撒谎”。

对当地民众健康造成深远影响

今年2月,法国国家健康与医学研究院(Inserm)在一份620页的报告中称,没有足够证据可以显示核试验对波利尼西亚居民的健康造成“严重影响”。但这一说法遭到核试验受害者组织“193”的驳斥。该协会负责人Auguste Uebe-Carlson向法新社表示:“193次核试验,相当于800个广岛原子弹!硬说这对健康没有影响,就是赤裸裸的否定主义。”

波利尼西亚社保机构行政委员会前主席Patrick Galenon也指出,根据当地社保数据,40至50岁波利尼西亚妇女患甲状腺癌的比例全球最高。法国广播电台和Disclose的联合调查认为,这正是核试验的后果之一。

当地居民萨尔达(Catherine Serda)回忆说,在1968年的一场核试验后,一些身着防护服的人曾来到她的家中,检查家中水桶里收集的雨水,并在检查后告诫萨尔达的父亲“水不能喝”。但后者却不以为然地回答道“水被污染了,我又能怎么办?难道要我去采椰子给孩子们喝吗?我们的生活已经恢复正常了……”后来,萨尔达家里有8个亲戚都得了癌症。

要赔偿,更要道歉

波利尼西亚前总统、独立派人士Oscar Temaru在7月17日的示威上宣布,将有10万波里尼西亚人在海牙国际法庭集体起诉法国。他本人早在2018年就起诉法国犯有“反人类罪”。

此外,核试验受害者组织还要求法国承担波利尼西亚社保的相关开销。按照社保机构行政委员会前主席Patrick Galenon的估算,自1985年以来,当地社保为核辐射致癌的病患支付的治疗费用高达6.7亿欧元。

事实上,法国政府7月初已在波利尼西亚组织圆桌会议,讨论193次核试验在当地造成的后果。会议决定帮助申请者上交材料。目前,核试受害赔偿委员会(Civen)每年接到140-150个赔偿申请。该委员会负责人埃尔米特(Gilles Hermitte)说,有很多人都有权提交申请,尤其是波利尼西亚居民,“应该努力让这些人知道这个信息”,也应该帮助他们准备申请所必须的各种材料,尤其是医疗材料。

然而,除了经济上的赔偿,核试验受害者组织更看重的是法国官方的道歉。“193”协会负责人Auguste Uebe-Carlson对媒体表示:“我们希望共和国总统代表国家表示道歉,就像他承认法国在阿尔及利亚犯下殖民罪行那样。我们也希望他作出声明,承认在太平洋发生的与核试验相关的事情也是犯罪行为,是一种殖民行径。”

但法国官方似乎始终拒绝为核试验道歉。法国海外部部长勒科努(Sébastien Lecornu)近期明确表示:“承担责任显然要比口头道歉更重要。”

(编辑:红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