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7月20日在意大利罗马拍摄的显示欧盟数字新冠通行证的手机。(图片来源:新华社)

【欧洲时报7月28日赵筱编译】近日,在意大利政府宣布在公共场所强制使用“绿色通行证”后,多地暴发“反疫苗”、“反绿色通行证”抗议示威活动。抗议者认为,这限制了公民“人身自由”。然而,在Delta病毒横扫全球、意大利确诊人数“节节攀升”的当下,究竟应该是限制人员的流动还是病毒的流动,引发争议。

西班牙《阿贝赛报》报道,意大利政府近日宣布,从8月6日起在国内实施“绿色通行证”计划,要求民众进入健身房、博物馆、电影院等室内活动场所或参加比赛、考试等公众活动时,须证明自己之前48小时内新冠病毒检测结果为阴性、或者过去六个月内感染新冠病毒后康复、或至少接种了一剂新冠疫苗。

从7月24日开始,意大利从南到北的多个城市暴发抗议示威活动,城市广场上聚集了上千民众,抗议者不但没有保持安全距离,甚至还没有佩戴口罩。据意大利安莎社称,有抗议者称“绿色通行证”为“纳粹主义”,还有人把总理德拉吉的头像涂改称希特勒,抗议其“独裁统治”。

22岁的意大利青年Marco Natali与女朋友经过洛迪市(距离米兰30公里)广场的时候听到一名抗议者大喊“他们(死去的新冠患者)是在医院被杀死的,根本不是新冠病毒,我在外网看到的这个消息,我会四门语言!”

Marco Natali感到十分震惊,原本内向、不愿与人争吵的他听到此话后忍不住站出来理论。“我的父亲是一名医生,去年3月18日感染病毒去世了,如果当时疫苗问世的话,他可能就不会死去。”

一些抗议者被Marco Natali说服,而一些人则让他闭嘴,认为他“无知”。

Marco Natali是费拉拉大学的化学系专业学生,57岁的父亲Marcello是洛迪市Caselle Landi和Codogno地区的家庭医生,Codogno地区正是意大利最早暴发疫情的地方。

Marco Natali妹妹接受媒体采访时称,“父亲是一位伟大的医生,他直到最后一刻都在前线治病救人,帮助照看一些在隔离医生的患者。”

目前,意大利政府仍在和企业商议,希望在工作中也强制使用“绿色通行证”。反对“绿色通行证”的浪潮仍将持续,在意大利有250多万人拒绝接种疫苗。

值得注意的是,在“疫苗无用论”以及否认病毒存在的人群中,不少人是高知分子,其中最知名的当属营销大师马科·代·维格利亚(Marco de Veglia)。他拒绝接种疫苗以及佩戴口罩,坚称不存在病毒。在感染病毒后,他仍在社交媒体上写道,这只是流感,近日他因健康恶化而入院治疗,并不幸过世。

(编辑:夏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