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温州人的餐桌上,腌制食品是必不可少的美食之一。不管是螃蟹贝类还是鱼虾亦或是各种蔬菜肉类,在温州人的餐桌上,总是能绽放出属于它们的独特的美。

新鲜的不爱吃?

腌起来吃才算是够味!

什么?

你说腌制产品吃多了对健康不好?

但凡在温州的吃货们

有一个人听得进去算我输!

今天,小编就带大家去看看,在温州,腌货的世界有多奇妙……

江蟹生

说起温州人腌制食物的榜首,江蟹生称第二没人敢称第一,在温州人的心里,江蟹生占据着十分重要的位置,那可是被摆上高端宴席的菜品,力量不容小觑。

江蟹生代表了乡愁,是在外游子们对家乡的一种思念,江蟹生对于温州,就像是热干面对于武汉,煎饼果子对于天津一般,是人们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腌泥螺

这是一款上过中央电视台的明星食物,泥螺,爱它的人觉得它端庄素雅,本身除了鲜咸之外并无他味,但是总能在老饕们的手下变得缤纷多样。

整个江浙沪包邮区,或多或少都有吃泥螺的习惯。

作为沿海城市的温州,更是泥螺的主要产区之一。乐清湾、洞头岛等地泥螺,更是品质绝佳的珍品。一小碟泥螺无论是配粥配饭,都可协助解决温饱问题。只需轻轻一吸螺肉就蹦出来,腌过后几乎没有腥气,爽爽脆脆的,味道也很绵长。

腌蛏子

蛏子是沿海地区比较平常的一种小海鲜,味道鲜美。日常多用盐水白灼或红烧。聪明的温州人民“研发”出的咸蛏,则是一道美味的下饭小菜。选用新鲜蛏子,用盐腌之,吃的时候佐以白糖,黄酒,肉嫩而带咸鲜味。

虾酱

虾酱,不管是从外观还是味道上,都算是一道“黑暗料理”。很多人接受不了虾酱的独特味道,有的人却觉得这是人间美味,这种腌制品,也只有土生土长的温州人才能吃出味道,外地人根本不敢下筷。

虾酱的发展史,不能离开一道“虾子肉”,作为下饭利器,总是在单位食堂成为最抢手的一道菜品之一。只需来上一小碟,就能干翻一大碗的米饭。

菜头坨

菜头是温州方言对于萝卜的称呼,菜头坨的实质就是腌萝卜。作为温州蔬菜类腌食料理当中一股“清流”,喜爱者趋之若鹜。加上少许菜油,蒸熟后,实乃居家下饭之利器。

而如果不喜欢“內味儿”的朋友,则如同初次遇见绍兴的霉苋菜梗和瑞典的鲱鱼罐头,唯恐避之不及。

腌菜梗

菜梗选自自家种植的高大芥菜,去叶留梗,用盐腌制,放入缸中,可食用很久。生活不易,能把一颗芥菜折腾的花样频出,物尽其用,也只有温州人了。

讲究的人家,炒制菜梗必用菜油,多放白糖,味道鲜甜交织,实乃居家必备之利器。

酱油肉

酱制的肉食,口感细腻,有嚼劲,伴随着独特馥郁的香气;重重回味,层层余香在舌尖铺展开来。

以前只有在过年的时候,家里人才会在阳台上风干的酱油肉上割下一小块,不管是蒸着吃还是炒着吃,酱油肉的鲜甜,都像是一种抽丝剥茧的递进。才下舌头,又上心头。

黄鱼干

咸鱼我国大部分地区的人民都会制作,但是温州的咸鱼,总是能轻易的挑动起小编的味蕾。这是一种被称之为“思乡”的味道。“无黄鱼不成宴”,这句话可见黄鱼在温州人心中的地位。

大黄鱼去肚剖开,再撒上一些粗盐简单的腌制再放在阳光下暴晒。在阳光的作用下,鱼肉中的蛋白质发生了变化,产生一种奇异的咸香,简单的蒸制之后,就能令人食指大动。

炝蟹

将新鲜的螃蟹放置容器中,只需灌入盐水。待时间慢慢将蟹和盐的咸鲜融合为一体,化身为餐桌上的一道美味传说。一打开,蟹肉晶莹剔透,红艳艳的半凝固的膏,口水分泌满格!不管是蘸米醋还是黄酒,都各有不同风韵。

醉花蚶

花蚶,在其他地区也叫血蚶。花蚶历来是温州人酒席上经久不衰的冷盘,肉质鲜嫩可口。

醉花蚶,属于花蚶的另类吃法。生花蚶直接用料酒、味精、姜米、白糖拌匀成味汁,拌在花蚶上,腌制后,美名曰“醉花蚶”。剥开来时还带着血,花蚶的鲜味和浓郁的酒香交融在一起,带给味蕾的强烈的刺激,闻一闻,还未吃,便先醉了。

鱼生

在外的温州人,普遍地视鱼生为“乡思”,在特定的条件下,成了一种文化。在台湾的温籍著名人士马星野,接受友人南怀谨先生馈赠“五味和”青瓷包装的鱼生时,赞不绝口,爱不释手,遂邀请同乡好友,共聚分享,并即席赋诗:拜赐莼鲈乡味长,雁山瓯海土生香。眼前点点思亲泪,欲试鱼生未忍尝。

腌雪菜

雪菜也叫雪里蕻,很多地方都有食用它的习惯。新鲜的雪里蕻本身拥有一股辣气,为了去掉这种辣气,通常会先用粗盐把它杀出水分,再放入缸中腌制,这样腌出的雪里蕻,不但没有了辣气,风味也更加的醇厚。

雪菜的吃法多样,可以当作是配料加在一碗清淡的米面中,也可作为主角,在温州人的餐桌上大放异彩。加点辣椒爆炒,就是一道最家常的下饭菜式。

人间百味离不开家乡的底味

腌制的食物总能带来别样的美妙

小编在此提醒大家:

腌货虽好,可不要贪食哦!




来源:温州市文化广电旅游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