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嘉余亲友团在观看比赛。 陈金戈 苏巧将 摄

52秒51。昨天,温籍选手徐嘉余游出了他本赛季的最好成绩,却只拿到第5名,无缘本届东京奥运会男子100米仰泳领奖台。

从泳池中起身后的徐嘉余,走向混采区的脚步稍显缓慢,面对媒体,他自我调侃:“感受到了岁月的摧残。”

“徐嘉余,加油!”比赛当天,包括徐嘉余的爸爸妈妈和姐姐在内的温州亲友团,受邀在鹿城文化中心共同观看决赛直播。“甲鱼”的温州亲友们,身着中国红的统一服装,在现场打起横幅,为他加油助威。

但不同于以往赛前对“甲鱼”的信心满满,这一次,大家表示“有点悬了”,在徐嘉余父母脸上,甚至还能看到明显的忧心神色。原因是,本次奥运会男子100米仰泳预赛后,徐嘉余出现了胃部不适的反应,现场呕吐,甚至是坐轮椅离开。

“我们也是从新闻里知道他的身体状况,他从来报喜不报忧的。”在姐姐徐思眼中,弟弟心理素质不算好,背负的压力又特别大,加上预赛就开始无保留地开始拼了,导致原本脆弱的胃部出现严重不适。当天在现场观看直播的师兄吕志武也曾经见识过,徐嘉余在高原集训时每天进行六七千米冲刺游,时不时就拼到极限因而经常发生吐出胆汁的情况。

与一些个性张扬的运动员相比,徐嘉余一直显得较为内敛甚至腼腆。他承认自己在大赛上容易紧张,但,他也用实际行动让甲鱼迷们记住了他的霸气发言——“我要用我的实力强行碾压我的紧张,就是紧张了我照样能拿的这个意思。”

确实,里约奥运夺银,卫冕世锦赛,成为“亚运五金王”……在过去的5年里,徐嘉余已经用足够出色的表现兑现了他在曾经孙杨肩上哭着许下的豪言:成为中国游泳队的扛把子!

然而,5年的等待还是过于漫长了。就在东京奥运会因疫情延期的一年里,强敌崛起,恩师故去,徐嘉余自身状态也有所回落。徐嘉余爸爸告诉记者,儿子从小离家训练,跟他的恩师徐国义的关系亲如父子,“去年,从小带着他的教练徐国义去世了,正是在他冲击奥运的训练阶段,这对他的打击非常大,他在电话里跟我们说起自己经常梦到恩师……”背负着为恩师赢得一块奥运男子金牌的急切渴望与身为中国游泳队唯一“冲金点”的万众期待,即将年满26岁的徐嘉余为冲击奥运梦想搏出了他当前身体状况所能到达的极限。

台下十年功,台上1分钟。52秒51很短,但距离奥运金牌的梦想还是稍显遥远,面对游进“52秒大关”的对手,徐嘉余也只能“望洋兴叹”。“这是我现在身体状况能游出的最好成绩了,我已经有四年没有提高成绩了。”赛后,徐嘉余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坦言自己已经拼尽全力。

“等他回来,我想抱抱他。”徐母余珍珍说,等徐嘉余回家,她还要做老鸭汤给儿子补补。而远在东京那头,听混采区记者们转述妈妈要给他做自己最爱的番茄炒蛋和老鸭汤时,徐嘉余哭了。“因为我从小离开家比较早,所以和父母,没有像和队友教练接触时间那么多,但是这不阻碍我对他们的想念和对家的牵挂。”

“徐嘉余,你很棒!”“你已经为国争光了,保重身体!”鹿城文化中心直播厅内,“甲鱼”的温州亲友及游泳界师友们,面对着镜头向徐嘉余传达出声声暖心鼓励和安慰,纷纷表示他已经足够令人骄傲。

接下来,徐嘉余还将在男女4×100米混合泳接力中争夺奖牌,这是东京奥运会游泳新增项目。在去年国庆期间举行的全国游泳冠军赛上,他和闫子贝、张雨霏、杨浚瑄联手,刷新了世界纪录。

“希望我能延续今天的状态,和队友们在接力中有更好的表现。我好不容易等到这三位队友,但我现在却有一点走下坡路,希望自己不要像一个拖油瓶。”“甲鱼”很谦虚。

而在家乡直播厅里,徐嘉余的家乡父老们想要对他说:“不论这是不是你最后一次冲击奥运梦想,你的前方有梦,身后有家! ”


来源:温州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