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7月19日,美国政府发布公告,联合其欧洲和亚太盟友共同指责中国雇用黑客对美国和多个盟国的私营企业等机构实施网络攻击,包括通过勒索等谋取经济利益。事实上,美国针对中国的指控是典型的贼喊捉贼,因为美国才是在全球范围内开展大规模网络攻击、网络间谍活动和窃听行为的主要力量,是全球网络空间在技术和客观态势上面临的最大威胁和麻烦制造者。更直白的说,美国的网络霸权对全球网络所赖以存在的供应链,对网络空间关键基础设施、以及对在网络空间进行数字经济活动的正常秩序都构成了严重的危害和损害。

  首先,美国是全球网络空间最大的监听者。凭借其在互联网资源配置、技术标准、内容生成等方面的先发优势,凭借其在网络产业链关键环节的主导权,美国在网络空间确实拥有一定程度上的绝对优势,进而使美国可以在全球开展不受节制的大范围窃听和监听。

  这种监听最典型的体现,就是棱镜项目。2007年,根据布什政府通过的《保护美国法案》(Protect America Act),美国国家安全局开始秘密建设并完善新的代号为“棱镜(PRISM)”的监控项目,该项目在2013年6月被以外包方式参与“棱镜”项目的美国人爱德华·斯诺登(Edward Snowden)披露,人们得以窥见美国国家网络监控能力的冰山一角。被监听的对象包括德国总理默克尔、巴西前总统罗塞夫等全球政要。讽刺的是,棱镜项目不是第一次被披露的美国全球监听项目,但确实是引发最广泛关注的,原因是,2013年,美国事先预热了全球媒体,准备把中国打造成为全球网络空间的麻烦制造者,没想到中间被斯诺登截胡了,原先一贯对美国的监听丑闻眼开眼闭的欧美主流媒体无法装作看不见棱镜项目的存在,才导致了后续发酵和延烧。

  作为事实上的“全球偷窥者”,美国的监听行动不仅涉及各国政要,而且还天然涵盖了开展商业监听帮助美国企业获得竞争优势的内容。1994-1995年间,在沙特阿拉伯价值60亿美元的飞机合同竞标中,美国国家安全局利用“五眼联盟”的“梯队(Echelon)”全球电子监控系统的信号拦截功能,获取了欧洲空客公司与沙特政府、航空公司之间所有的传真和电话,通过分析通讯内容认定空客公司的代理商向沙特官员行贿,并将大量商业机密提供给美国波音公司,从而推动了美国波音和麦克唐纳·道格拉斯公司的竞标并最终成功。在事情暴露之后,曾经出任美国中央情报局局长的伍尔西居然在《华尔街日报》上公开发表题为“为何要监听盟友”的署名文章,将这种监听行为定义为“美国企业获得公平贸易环境的必要条件。”此类案例还有许多,仅公开可查的就有20多起,覆盖日本、法国、德国、以色列等国的多家著名企业。

  其次,美国是全球极为罕见的实施过针对关键基础设施网络攻击的国家行为体。2010年,美国利用“震网”病毒攻击伊朗核工厂的计算机系统并瘫痪离心机,开创了以网络手段攻击他国关键基础设施的先例,举世震惊。2020年2月11日,《华盛顿邮报》发表名为“本世纪的情报之变(The intelligence coup of the century)”的深度报道,称美国中情局通过秘密拥有的一家名为Crypto AG的瑞士加密设备制造商,在半个多世纪以来,一直向120多个美国的盟友国家销售了数百万美元的加密设备,同时在其产品中“预置后门”,实施算法污染等方式,对美国盟友展开窃听。美国的上述行为完全突破了现有的国际规则和边界,实现了对信息技术和铲平的供应链污染,对全球网络基础设施安全构成严重威胁。

  第三,美国政府公然用行政命令切断信息产业供应链,滥用国家安全名义实施贸易保护政策,严重威胁全球市场的健康与稳定。2018年8月,特朗普签署美国《2019财年国防授权法案》,该法案第889条要求,禁止所有美国政府机构从华为购买设备和服务。随后,美国对华为的打压不断升级,美国将华为列入商务部“实体清单”,禁止美国企业向华为出售芯片。2020年5月15日,美国商务部宣布将通过限制华为使用美国技术和软件在国外设计和制造其半导体的能力,来保护美国所谓的国家安全。

  2020年8月17日,美国进一步收紧对华为的限制,禁止供应商在未取得特别许可的情形下贩售使用美国技术制造的芯片给华为。美国一方面希望通过对华为实施断供,阻止其技术发展;另一方面又试图阻止其他国家采购华为的5G设备。

  美国针对华为公司等中国高科技企业发起的制裁及一系列技术保护主义措施,违背了全球产业发展规律,严重破坏全球开放、合作的技术创新生态,将对全球数据产业发展带来严重影响。

  由上述各项可见,美国违反国际法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对外国政府、企业和个人实施大规模、有组织、无差别的网络窃密、监控和攻击,对外国关键基础设施进行肆无忌惮的破坏,对全球信息产业链和供应链进行人为切割,是网络空间在技术和客观态势上面临的最大威胁和麻烦制造者。

  相比而言,中国政府一直在倡导维护网络空间国际秩序,并为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作出实实在在的努力。2017年3月1日,中国发布《网络空间国际合作战略》,倡导将和平、主权、共治、普惠作为网络空间国际交流与合作的基本原则,建立多边、民主、透明的全球互联网治理体系。2020年9月8日,中国提出《全球数据安全倡议》,倡导各国积极维护全球信息技术产品和服务的供应链开放、安全、稳定,明确反对利用信息技术破坏他国关键基础设施或窃取重要数据,以及利用其从事危害他国国家安全和社会公共利益的行为,反对滥用信息技术从事针对他国的大规模监控、非法采集他国公民个人信息,这是中国在新的国际形势下,为维护网络空间和平与稳定,推动数字经济发展作出的积极努力。2020年11月18日,中方发布《携手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行动倡议》,倡导开放合作的网络安全理念,明确反对网络攻击、网络威慑与讹诈,反对利用信息技术从事危害他国安全和社会公共利益的行为。同时,中国还与俄罗斯发表《中俄协作推进信息网络空间发展联合声明》,还提出增强两国信息网络空间互信,推动建立公正平等的信息网络空间发展和安全体系。

  美国在网络空间劣迹斑班,却联合盟友对我国网络空间活动进行污名化,属于典型的霸权主义,我国必须进行有效的反制。这种反制应该遵循真正的多边主义框架,需要负责任的国家联合起来,发出正义的声音,揭开美国及其盟友的假面具,采取切实维护全球网络空间秩序稳定、供应链安全和互信的行动,共同维护各国在网络空间的合法权益,推动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

  (复旦大学网络空间国际治理研究基地)

【编辑:田博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