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7日,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圣莫尼卡的海滨游人众多。美国公共卫生专家曾表示担忧,美国春假期间许多民众外出旅游、与亲友聚会,一旦放松对病毒的警惕及相关防控措施,可能导致疫情反弹。  新华社/美联

7月22日,中国国务院新闻办举行新闻发布会,科技部副部长徐南平,国家卫生健康委副主任曾益新,中国工程院副院长、北京协和医学院校长、国家呼吸医学中心主任王辰,中国—世界卫生组织新冠病毒溯源联合研究专家组中方组长梁万年,中科院武汉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主任、武汉病毒所研究员袁志明介绍新冠病毒溯源有关情况,并答记者问。

新闻发布会公布了大量详实数据,介绍了中国开展新冠病毒溯源的科学研究工作进展,驳斥所谓“实验室泄漏”等阴谋论,呼吁世界卫生组织摆脱政治干扰,按照科学原则在全球多国多地开展溯源工作。

本报就此采访专家进行解读。

所谓“二次溯源” 中方拒绝接受

袁志明在发布会上表示,新冠病毒是自然起源的,这已成为学术界普遍共识。

袁志明举例称,7月5日,24名国际知名医学专家在著名医学杂志《柳叶刀》发表联合声明,表示“目前没有任何的科学证据支持新冠病毒从中国实验室泄漏的理论”;7月7日,来自美国、英国、澳大利亚等国的多名科学家也发文指出,没有任何证据表明新冠病毒来自武汉实验室,没有证据表明任何早期的病例与武汉病毒研究所存在联系;前几天,22名中外科学家在《中国科学》上联合刊发论文,运用经典进化理论,有力论证了为什么新冠病毒不可能由人为制造,用科学证据驳斥“实验室泄漏”的阴谋论。

面对中外科学家就新冠病毒溯源问题给出的最新结论及专业判断,美国政府却继续坚持“选择性失明”,多番炒作“实验室泄露”论调,施压世界卫生组织发起对中国的新一轮新冠病毒溯源调查,纠集盟友拼命往中国身上“泼脏水”。新冠病毒是否由实验室泄露?世界卫生组织专家组已有定论。今年1月14日至2月10日,17名中方专家和17名外方专家组成联合专家组,在武汉开展了为期28天的全球溯源研究中国部分工作。

国家卫生健康委副主任曾益新在发布会上表示,世卫组织国际专家组来华开展病毒溯源工作期间,中国秉持公开、透明、科学、合作的原则,全力支持世卫专家组工作,完全满足世卫专家参访的要求,让他们去了所有想去的单位,会见了所有想见的人。世卫专家组亲自到武汉病毒所进行实地考察,得出病毒由实验室泄漏极不可能的结论,专家们都是各个领域非常权威、很有经验的,都是世卫组织精心挑选的专家。中国尊重他们的结论。所以这次世卫组织公布的所谓第二阶段溯源计划,在一些方面可以说是既不尊重常识,也违背科学。中国不可能接受这样的溯源计划。

3月30日,世卫组织正式发布中国—世卫组织新冠病毒溯源联合研究报告,明确给出新冠病毒“极不可能”通过实验室传人的结论。曾益新表示,报告发布的这几个月来,越来越多科学证据表明这是一份很有价值、权威的、经得起科学检验、经得起历史检验的报告。报告的结论是科学的,产生的过程也始终坚持科学原则。

然而,美国政府无视科学论断,反复挑事找茬,并施压世卫组织对中国展开二次溯源调查,不得不让人深思其背后动机。

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冯维江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认为,美国在新冠病毒溯源问题上频频大搞政治操弄,主要基于三方面目的:一是“嫁祸于人”,转移美国国内对政府防疫不力的关注,把本国政府责任外部化;二是“先声夺人”,转移国际社会把溯源线索转向美国的视线;三是借此纠集围堵中国、遏制中国发展的阵营。

众所周知,2020年疫情暴发初期,美国政府一度轻视甚至刻意淡化疫情的严重性及危害性,反应迟缓,行动不力,错失抗疫良机,沦为全球疫情“重灾区”,成为“抗疫失败国家”。然而,面对国内民众的强烈不满,美国政府不是反思改过,而是不断向中国“甩锅”。

“2020年美国大选前夕,时任总统为了争取选票,试图拉中国做‘替罪羊’,来转移国内对其抗疫不力的指责。现任政府上台之后沿用了这一套路。为避免美国国内就政府抗疫是否有力的争论影响其推进原本计划的施政优先事项,现任政府继续‘祸水东引’,以期推责。”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张腾军向本报记者分析称。

张腾军指出,除了“甩锅”中国,美国政府还将新冠病毒溯源问题作为对华战略竞争的一个重要武器,希望借此干扰国际社会的对华认知和对华舆论,进而影响中国内政外交的有效推进,达到遏制中国的根本目的。

美国疑团重重 不能“政治免溯”

事实是最好的辟谣者。美国政府的“甩锅”抹黑蒙蔽不了世人的眼睛,更玷污不了中国的清白。

袁志明介绍,面对突发的新冠肺炎疫情,武汉病毒研究所利用长期以来积累的平台、技术和人才优势,迅速确定是新型冠状病毒,分离得到了病毒毒株,测定了全基因组序列,并于2020年1月12日向联合国世界卫生组织提交了全基因组序列。这些重要的研究结果,为全球开展病原检测、抗病毒药物筛选和疫苗研究提供了基础,也为全球抗击疫情赢得了时间。

阿联酋《国家报》网站近日刊文称,国际社会不应忘记,是中国第一时间向世卫组织报告疫情,第一时间分享病毒基因序列。在病毒溯源这个困难但十分重要的问题上,国际社会需要的是基于科学的冷静探讨。

反观美国,在大肆鼓噪新冠病毒“实验室泄露论”等论调的同时,自身却在新冠病毒溯源上问题多多,迟迟未给国际社会一个合理交代。

2019年7月,美国疾控中心给设在马里兰州的德特里克堡生物基地发终止函,要求其终止大部分操作。就在同月,弗吉尼亚州北部开始出现不明原因的呼吸系统疾病。威斯康星州爆发大规模电子烟疾病。7月底,靠近德特里克堡生物基地的两家养老院,出现一种不明原因导致肺炎的呼吸道疾病。9月,马里兰州报告电子烟疾病患者病例数增加了一倍。有美媒报道,这些患有与新冠肺炎相似症状疾病的人中很可能有大量新冠肺炎患者。还有美媒披露,作为一个劣迹斑斑的生物基地,德特里克堡至今仍存放着大量严重威胁人类安全的病毒。

早在今年1月,中国外交部就提出请美方开放德特里克堡基地,就美国海外200多个生物实验室等问题公开更多事实,并请世卫组织专家赴美开展溯源调查,回应国际社会关切。

然而,美国政府以国家安全为由,拒绝向公众交代真相,德特里克堡之谜至今无解。疑团不止一个。据美媒报道,2019年,美国曾进行过不止一次堪称“精准预测”的疫情演习。例如,当年1月至8月间,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举行了一场名为“赤色传染”的演习,模拟一种始于中国的呼吸道病毒引发全球流行病的过程。

“演习结束几个月后,疫情发生了。这之间是偶然还是必然?美国政府没有提供任何证据,国际社会可以合理怀疑其中是否存在关联。面对国际社会针对德特里克堡生物基地及几次疫情演习的疑问,美国方面始终置之不理,既未对外公布是否进行自查,也未表态愿意邀请国际专家组赴美调查。”张腾军指出,美国实际上是借助其在国际舆论及全球公共卫生领域的霸权,罔顾国际社会正当要求,只按美国的规则行事。

中国工程院副院长、北京协和医学院校长、国家呼吸医学中心主任王辰表示,病毒溯源过程复杂多元,应当拓展视野,全球各地应当进行多点、多方位、立体溯源。

冯维江也认为,新冠病毒溯源应由各国科学界而非情报界来开展,对全球多点多线索同时交替溯源,不影响当前的抗疫大局。“多点溯源上特别应坚持‘行动对行动’原则,作为后进者的美国,溯源行动应该尽快展开,不能人为制造‘政治免溯区’。”

新冠病毒起源到底在哪? 梁万年表示,随着多国科学家对新冠病毒溯源的持续研究,已经有多项的研究结果表明新冠病毒在全球多地的出现时间要早于先前的已知时间。例如,2019年11月,一位意大利女性的皮肤活检多处发现新型冠状病毒原位杂交反应性;2019年12月13日—2020年1月17日,美国有9个州常规献血存档样本新冠病毒检测抗体有106份呈现阳性反应;2020年1月2日—3月18日,美国50个州24079份血液样本中,有9份样本检测到新冠抗体呈阳性。

2020年底,美国《临床传染病》半月刊刊发一份研究报告显示,新冠病毒感染病例可能在2019年12月就已在美国出现,早于此前人们的认知,更是早于中国暴发新冠肺炎疫情一个多月。美国才是“新冠病毒起源嫌疑国”。

新冠疫情蔓延 美国难辞其咎

“病毒是人类的共同敌人,无论是预防还是治疗,都需要我们团结起来共同应对。在溯源这个重大的、非常复杂的,也是难题的科学问题上,需要全世界科学家的合作,也需要各国政府、全体民众的共同努力和合作。”中国—世界卫生组织新冠病毒溯源联合研究专家组中方组长梁万年在发布会上说。

7月16日,世卫组织向成员国通报了第二阶段新冠病毒溯源计划。这一溯源计划发布后,格林纳达等7国加入向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致函、反对溯源政治化的正义行列。截至7月20日,致函国家已达55个。这些国家在信中强调,病毒溯源是一项科学任务,需要科学家在全球范围内进行考察研究。溯源问题不应被政治化,否则会阻碍国际溯源合作和全球抗疫努力。

当前,新冠肺炎疫情起伏反复,病毒频繁变异,疫情防控形势依然严峻,国际社会迫切需要更多信心、合作和希望。然而,美国出于政治私利和偏见,到处煽风点火,大搞疫情污名化、病毒标签化、溯源政治化,不仅不合时宜,而且贻害无穷。

世卫组织新冠病毒溯源研究国际专家组成员、澳大利亚悉尼大学教授多米尼克·德怀尔在英国《卫报》撰文指出,所谓的“实验室泄漏论”迎合了某些国家的政治企图。人们越是在溯源问题上争执不下,完成科学研究耗费的时间就越长。

冯维江指出,将新冠病毒溯源问题政治化会产生多方面危害。“一是削弱了全球科学共同体群策群力客观溯源的整体合力;二是破坏了国家间的信任,人们不禁要问:美国以政治化拖延时间,是不是要借此毁灭其分布在美国及全球的生物实验室以及其他更早出现抗体阳性血样地区,从而永久掩饰自己的责任;三是美国通过政治化谋求‘以疫制华’,还会客观上成为配合病毒及其变种向人类发起一轮轮攻击的‘仆从军’,破坏后续人类对抗疫情及恢复经济的合作进程。”冯维江认为,国际社会可以拿出一个系统全面的基于多点暴发客观事实的全球溯源方案,敦促美国接受溯源安排。

“美国应对全球疫情蔓延承担重要责任。美国疫情暴发早期,前任政府抗疫不力,将疫情当‘政治牌’来打,没有及时采取有效措施,不仅使其国内疫情形势严峻,还在一定程度上加速全球疫情失控。此外,尽管美国自诩为全球公共卫生领域的领导者,却未发挥应有作用,反而大搞‘疫苗民族主义’,囤积医疗物资,阻碍他国抗疫努力,影响全球抗疫进程。”张腾军指出,如今美国政府继续在新冠病毒溯源问题上大搞政治操弄,直接冲击国际抗疫合作,动摇世卫组织的权威性,伤害大国之间的信任,并在政治因素严重干预科学研究方面做了一个很坏的示范。

近段时间,美国各地新冠肺炎疫情数据出现反弹。根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的数据,全美50个州以及华盛顿特区的新冠肺炎新增确诊病例数都在增长。

坐拥全球最优越的医疗资源,掌握全球最先进的医疗技术,美国反倒成了全球抗疫战场上的“后进生”,而且成为“新冠病毒扩散国”。美国政府与其对中国进行有罪推定,不如进行一番彻底的“自我审查”,莫再因一国抗疫不力祸害美国人民和整个国际社会。

曾益新指出,新冠病毒溯源一定是个科学问题,中国政府一贯支持科学地开展病毒溯源,但是反对将溯源工作政治化。中国专家组在7月4日曾经向世卫提出了第二阶段溯源工作的中国建议,并与世卫组织专家交流。希望世卫组织能够认真地考虑中国专家提出的考量和建议,真正地将新冠病毒溯源作为一个科学问题,摆脱政治干扰,积极稳妥推动在全球多国多地范围内持续开展溯源。(记者  严  瑜)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21年07月24日   第 06 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