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22日,国新办举行新冠病毒溯源情况新闻发布会,科技部副部长徐南平,国家卫生健康委副主任曾益新,中国工程院副院长、北京协和医学院院校长、国家呼吸医学中心主任王辰,中国-世界卫生组织新冠病毒溯源联合研究专家组中方组长梁万年,中科院武汉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主任、武汉病毒所研究员袁志明等权威专家积极回应了中外媒体关切的新冠病毒溯源热点问题。

问:世界卫生组织3月30日发布的新冠病毒全球溯源研究报告是否权威?

曾益新:病毒溯源问题是一个复杂的科学问题。自疫情发生以来,每一个负责任的国家,每一个有责任感的科学家都很希望把新冠病毒的来源搞清楚。这对于防止类似疫情再次发生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今年3月30日,世界卫生组织正式发布了世卫组织召集的“新冠病毒全球溯源研究:中国部分”的联合研究报告,全球溯源研究有了良好的开端。

世界各国政府、科学家和媒体对这个报告都非常关注。发布几个月以来,越来越多科学证据表明,这份报告是一份很有价值、有权威、经得起科学检验、经得起历史检验的报告。报告的结论是科学的,产生的过程也始终坚持科学原则。

这次溯源研究报告是全球溯源研究的中国部分,专家组得出以下结论:蝙蝠和穿山甲中发现了与新冠病毒关系最密切的冠状病毒,从序列来看,其与新冠病毒同源性最高,但是这些病毒仍然不足以证明是新冠病毒的直接祖先,还是有一定差距的。结合临床流行病学、动物和环境检测等各个方面的研究结果,联合专家组最终确定了病毒出现途径的几种可能性:第一种是“可能到比较可能”,人畜共患病直接溢出,也就是从动物宿主直接溢出到人。第二种是“比较可能到非常可能”,通过中间宿主引入,通俗讲就是病毒自然宿主是某种动物,通过中间宿主再过渡到人身上。第三种是“可能”,通过冷链传入,在去年各地的一些散发疫情中陆续发现了冷链传播有可能引入病毒。最后一种是实验室引入“极不可能”。

下一阶段的溯源工作开展应该坚持在世卫组织的统筹协调下,在第一阶段研究的基础上,组织多国优秀专家深入开展,坚持科学家为主体,加强交流合作和信息共享,在科学的轨道上开展新冠病毒的溯源工作。

问:新冠病毒是自然产生还是人为因素导致?

曾益新:我很想就7月15日世卫组织发布的关于第二阶段病毒溯源计划谈我的看法。说实话,我十分吃惊。因为在这个计划里面将“中国违反实验室规程造成病毒泄漏”这个假设作为研究重点之一。从这一点上,我就能感觉到这个计划里面所透露出的对常识的不尊重和对科学的傲慢态度,我们是不可能接受这样一个溯源计划的。

溯源的目的是什么?就是把病毒的源头搞清楚,然后能够有效地采取措施,防止类似疫情再次发生。所以一定要本着科学原则,按科学规则推动这项工作,这就是中国政府的态度。

到目前为止,武汉病毒研究所的职工和研究生没有一人感染新冠肺炎。武汉病毒所没有开展过冠状病毒增益功能研究,没有所谓的人造病毒。那么哪里来的因为违反实验室规程导致的病毒泄漏呢?所以这种提法,既违反常识也违背科学规律。更重要的是,世卫专家组亲自到武汉病毒所进行实地考察,得出病毒极不可能由实验室泄漏的结论。他们都是世卫组织精心挑选的各个领域非常权威、有经验的专家。所以对他们的结论,我们应该尊重。

袁志明:有关病毒实验室泄漏的谣言,武汉病毒研究所多次作了回应辟谣。新冠病毒是自然起源的,这已经成为学术界的普遍共识。我要强调的是:2019年12月30日之前,武汉病毒研究所没有接触、保藏和研究过新冠病毒。武汉病毒研究所从来没有设计、制造和泄漏新冠病毒。

面对突发的新冠肺炎疫情,武汉病毒研究所利用长期以来积累的平台、技术和人才优势,迅速确定是新型冠状病毒,分离得到了病毒毒株,测定了全基因组序列,并于2020年1月12日向联合国世界卫生组织提交了全基因组序列。这些重要的研究结果,为全球开展抗病毒药物筛选和疫苗研究提供了基础,也为全球抗击疫情赢得了时间。

问:武汉早期传播情况的原始数据是否公开?

袁志明:武汉病毒研究所数据库的结构和内容,还在不断地完善过程中。目前数据库在武汉病毒研究所内部共享。工作人员对数据库的一些原始数据进行了分析和系统整理后,将以论文形式发表研究结果,并以可视化方式在数据库中展示和检索。科学研究的原始数据经过分析和整理后以论文的形式发表,数据库随之公开,这是科技界的惯例,病毒所会严格遵循科技界的规则来展示和共享我们的科学数据。

武汉病毒研究所一贯坚持科研信息的及时共享,我们及时向世界卫生组织公布了全基因组序列。早在2020年2月3日,石正丽研究团队就在《自然》杂志上发表研究论文,提出新冠病毒来自自然界。我们在发现几种药物在细胞水平上具有抗病毒活性后,2月4日就在国际杂志上公开了研究结果。同时,武汉病毒研究所也积极参与由世界卫生组织等召开的国际视频音频学术会议,及时和国际同行分享我们在动物模型的建立、抗病毒药物筛选、新冠灭活疫苗研制等方面的研究成果。

问:关于冷链产品贸易引发病毒传播的可能性,怎么看?

王辰:冷链在传染病传播中的作用是一个新现象。从北京新发地疫情和青岛疫情都可以看到这样的密切关联,也就是发病人接触过冷链,在冷链之外没有发现其他可能的病毒来源。

在病毒核酸的检出上,冷链物品核酸检测是阳性。特别是在青岛疫情中,在冷链物品表面不但检出了病毒核酸阳性,而且分离和培养出了病毒,这证实冷链物品表面是有活的病毒存在。这两点结合起来,证据链逐渐完整了。

在进一步的病毒溯源过程中,我们特别建议,应当将冷链作为一个重点的溯源线索。目前国际贸易背景下,全球各地人员和物品往来频繁,冷链环境下人—物的传播,加大了复杂性,特别值得进行调查和研究。

光明日报北京7月22日电 光明日报记者 袁于飞

《光明日报》( 2021年07月23日 09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