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时报7月20日夏莹编译】随着新冠大流行期间外卖行业的蓬勃发展,“幽灵厨房”成为街头巷尾一个屡见不鲜的现象:这个让房地产投资者富得流油的生意,却成为了周围居民心中的噩梦。

开在学校对面的“幽灵厨房”

法国《世界报》(Le Monde)报道,今年4月份在马德里,四个大烟囱出现在了一家废弃超过20年的工厂的屋顶上,而Miguel-de-Unamuno公立中学正好毗邻这家工厂。复活节假期后,学生家长们察觉到了这一点,并惊讶地发现他们的担忧很快得到证实:一个新的“黑厨房”建筑出现了。这些基于外卖的虚拟餐厅(也被称为“幽灵厨房”)——由于疫情得到了蓬勃发展——将在西班牙首都“开业”,并且距离马塔德罗文化中心仅几步之遥。

对于这些家庭来说,毫无疑问,他们位于阿尔甘苏埃拉(Arganzuela)住宅区宁静的单向街道将会演变为一场噩梦。“烟囱就在幼儿园院子的前面”,37岁的法语翻译Julie Delabarre强调说,她同时也是一位母亲。“油烟、各种气味、进进出出的骑手(外卖送餐员)、噪音……所有这些都让保护学校环境和改善城市生活的努力落空。”

7月13日,人们在西班牙首都马德里的户外就餐区用餐。(图片来源:新华社)

虽然“幽灵厨房”往往占据以往餐馆的场地,但是西班牙近几个月来这类建筑物的数量激增,即同一地点集中了十几家“幽灵厨房”,这才是令人难以忍受的。“我们的街道上同时有多达80辆摩托车,导致(道路)非常狭窄,伴随着噪音,更不用说送货的卡车、尖叫声、音乐、气味、油烟、污染,以及无法通行的人行道,火灾和骑手之间的冲突”,54岁的营销经理Merche Fraguio说,她住在马德里Tetua区José-Calvo街一栋住宅的底层。

2020年5月,在第一次“封城”结束时,聚集在原800平米老旧仓库中的大约20个“幽灵厨房”开始运作。据El Confidencial新闻网站报道,这些厨房位于一栋建筑的庭院中间——此前一直很安静,隶属于跨国公司Cooklane-——Cloudkitchens的欧洲分支,后者由优步创始人Travis Kalanick创建。Cooklane通过在骑手平台Deliveroo、Uber Eats、Just Eat或Glovo出售他们的餐点,每一天(包括周末),都会有数百名送餐员开着小摩托前来。

居民投诉:“不会停止战斗,直到这些厨房消失“

“我们已经多次投诉,我们不会停止战斗,直到他们消失,”Merche Fraguio说道。来自邻居的压力和媒体对这个问题的报道已经促使拥有米其林三星的主厨Dani Garcia放弃了用于经营其外卖品牌La Gran Familia Mediterranea的“幽灵厨房”。

在马德里Prosperidad区一栋建筑物庭院的旧棚子里,高约20米的烟囱十分引人注目——这里本来有38间厨房将要运营,但周围近千个居民集体设法暂停了它们的运转。

阿尔甘苏埃拉区的学生的家长也一起会见了当地官员,包括马德里市长,后者向他们承诺将颁布新的法规,但不具有追溯力。他们唯一的希望是通过在线筹款针对这些厨房的营业许可向法庭提出上诉。

比如Cokukin,它的营业许可允许其布置12间专业厨房,“相当于每天有400至500辆交通工具穿梭在学校附近”,Julie Delabarre遗憾道。她与Merche Fraguio同样认为,“幽灵厨房”应该发展在工业区。

伴随着防疫限制的解除和好天气的回归,“幽灵厨房”的发展应该会得到抑制。然而,经营者们希望乐观一些。西班牙特许经营顾问Thierry Rousset提醒说:“疫情只是让这一趋势加速发展,此前就已经非常引人注意”,他预计,外卖行业最终将“占西班牙餐饮业至少25%的市场份额”。

至于争议,Thierry Rousset呼吁将“幽灵厨房”与“大厨房”进行区分,后者是房地产商将一栋建筑分区经营,然后分别租给餐厅老板的一种操作。他总结称,第二种情况则“存在严重的危害性”。

在巴塞罗那,由加泰罗尼亚反现制左翼领导人Ada Colau掌管的市政厅在3月做出了一个严厉的决定,即暂停所有“幽灵厨房”的建设许可,并下令暂停一年,旨在防止城区出现新厨房的开设,并利用这段时间来检查这项活动的后果。

(编辑:文耕)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