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时报6月23日李非编译】6月22日,欧盟委员会批准了意大利的经济复苏计划,冯·德莱恩在罗马象征性地把复苏计划文件递给了意大利总理马里奥·德拉吉(Mario Draghi),同时也送出了一把双刃剑。如果德拉吉成功了,他将为国家建立一个更加健全的经济基础。如果他不成功,不仅会影响意大利,也会影响德拉吉和其他人对欧盟财政联盟的希望。

就业、资金、腐败……复苏意大利的每一关都很难过

美国政治新闻网欧洲版Politico.eu报道,到目前为止,意大利是欧盟7500亿欧元复苏基金的最大受益者,德拉吉已经部署了2090亿欧元的赠款和贷款来提振意大利经济。

意大利将据此进行一系列结构性改革,包括使卡夫卡式的官僚机构现代化,缩短法庭程序,更新其竞争规则,以及重写其错综复杂的税法。政府估计,这些改革,以及对整个经济部门去碳化和数字化的重大投资,将使意大利在2026年,即该计划结束时的GDP增长3.6个百分点。

这项任务是史无前例的:改革一个抵制变革的国家,并且提振停滞了几十年的经济,还将修复失灵的劳动力市场和司法体系。

不过,德拉吉有理由感到乐观,因为他的技术-政治性拥有意大利有史以来最多的多数票。而且德拉吉受意大利总统马塔雷拉(Sergio Mattarella)任命组建联合政府,并没有连任的想法,这给了他相当大的来推动艰难的改革。

但困难也是显而易见的。德拉吉将不得不与意大利棘手的现实发生冲突,而他只有不到两年的时间来兑现承诺——下一次大选定于2023年春季举行。尤其是意大利的结构性问题,如低迷的生产力和居高不下的失业率,可能需要更长时间来解决。

根据雅克·德洛尔研究所的数据,近四分之一的意大利年轻人没有工作、没接受过教育或培训,并且根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的数据,80%的成年人没有接受过任何职业培训,这是仅次于土耳其的第二低比率。OECD的数据还显示,意大利大学毕业生比例在欧盟国家中也是第二低的,学生在标准化教育测试中的表现也低于平均水平。

游客在意大利首都罗马的许愿池前游览。(图片来源:新华社)

OECD的经济学家Andrea Garnero说,意大利在教育、培训和积极的劳动力市场政策方面有"数十年的延误",“老实说,我们能否在很短的时间内迎头赶上还不是很明显。”

另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是时间:欧盟的钱必须在2026年之前花完,否则就得退回。从历史上看,意大利是欧盟结构性基金吸收率最低的国家之一,在上个预算周期中仅用掉了所分配资金的30%多。

雅克·德洛尔研究所的研究员Eulalia Rubio说,这是因为意大利“行政能力低下,且一直没有好转”。

而这种急于消费反过来又为另一类问题打开了大门:腐败。“在短时间内集中了非常多的资源,并且要在遵守所有步骤的情况下迅速使用,这会让有组织犯罪方面产生兴趣,并试图渗透到公共招标中。”意大利独立反腐机构的负责人Giuseppe Busia说。

德拉吉倡导的欧盟财政联盟可能是个死胡同?

除了诸多国内“沉疴”,如果德拉吉在此期间陷入政党斗争中,那么受到影响的可能还有整个欧盟的利益。比如如果德拉吉决定竞选总统马塔雷拉的职位(据传他觊觎这一职位),或者如果各政党操纵他下台,迫使他提前举行选举,那么他实施计划的时间窗口可能会被缩短,而他的前任孔特正是遭遇了这样的命运。

根据Politico.eu的民意调查,如果现在举行选举,选民会把国家交给一个右翼联盟,联盟党领导人马泰奥·萨尔维尼(Matteo Salvini)正通过将自己的政党与贝卢斯科尼(Silvio Berlusconi)领导的意大利前进党合并,争取加冕为总理。

人们在意大利撒丁岛卡利亚里的海边休闲。(图片来源:新华社)

在右翼政府的领导下,财革很可能会被砍掉;而无论谁接任,都可能完全否定改革计划,从而有可能阻止来自布鲁塞尔的资金流动。

这也就意味着,人们对于德拉吉能够让意大利走上改革之路,同时避免在政治上被操纵或陷入滥用欧盟资金丑闻的期望彻底破灭,同时,欧盟其他领导人继续讨论永久联合债务的可能也就随之破灭。伦敦经济学院客座教授Andrea Capussela在上个月的Groupe d'études géopolitiques发表的一篇论文中说:“如果德拉吉不能兑现承诺,达成任何形式的财政联盟的机会很可能会消失,联盟将再次面临类似于2011年底欧洲财政联盟危机的威胁。

"我们必须实现财政联盟,"德拉吉在3月说,这是他一直倡导的,但他承认这将是"一条非常漫长,同时也非常、非常困难的道路"。而未来几年将决定这条道路是否是一个“死胡同”。

(编辑:申忻)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