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时报6月22日贾言编译】法国当代著名哲学家、作家米歇尔·翁弗莱(Michel Onfray)日前应邀做客媒体栏目时解释了为什么法国社会的暴力行为正在上升,他对教育出现的问题以及信息不足感到遗憾。根据他说的说法,类似土耳其的埃尔多安以及俄罗斯的普京等领导的政权,为其人民提供了一个更清晰的文明计划。

捍卫法国文明的存在

法国《回声报》(Les Echos)报道,《成为法国人的艺术》(L'Art d'être français. )是法国哲学家、作家翁弗莱新近出版的一本书的书名,这一书名概括诠释了他在6月20日做客由多家媒体(Europe1-CNews-Les Echos)联合组织的政治栏目“重要约会”(Grand rendez-vous)时所表达的理想和忧虑。对于他来说,欧洲有德国式、葡萄牙式以及法国式的欧洲人;但是,作为信仰独立主权的翁弗莱捍卫法国文明的存在,这一切都归功于蒙田(Montaigne)、笛卡尔(Descartes)和现代理性、讽刺的发明者伏尔泰(Voltaire)、拉伯雷(Rabelais)、雨果(Hugo)以及许多其他文人墨客。

翁弗莱说,如今这种文明正在消失,因为它已经不再能够继续传承。他谴责国民教育教授的一种意识形态,即所谓的觉醒思潮,这是一种来自美国的反文化思潮(contre-culture),在上世纪60年代,法国结构主义者的晦涩思想就是在美国找到了安身之所,并迅速兴起。翁弗莱并未吝惜为俄罗斯的普京或土耳其的埃尔多安进行辩护,“他们有自己的一个文明计划”,尽管翁弗莱并不赞同这些文明计划,但是它们致力于重塑人民的尊严和美德,翁弗莱说道。戴高乐离这一目标并不遥远。

自称左派思想家的翁弗莱在他的言语中始终强调的是人民。现代左派可能已经背弃这一理念。“我信仰的左翼是蒲鲁东(Proudhon)倡导的左翼,人民处于核心位置”,他辩称。同时,他也唤起人们对巴黎公社的记忆,今年正值庆祝巴黎公社150周年,届时政府中的左翼会把自己作为梯也尔(Thiers)和“凡尔赛宫左翼”(gauche versaillaise)的继承人。“今天谁还会关心农民、渔民?”,翁弗莱直言。

图为巴黎公社社员墙。(图片来源:中新社)

社会的失败者

“人们教育缺失,他们在社交网络中发现大量虚假信息,以及政治缺乏代表性,这些都表明我们的文明近乎‘山穷水尽’。”翁弗莱不无遗憾地说道,“暴力的出现是因为没有更多的接受教育,没有更多的参照,不再有共同的社会基石。”这也将助长暴力事件不断上升。他谴责最终落在总统脸上的那记耳光,并将施暴者定义为一个“社会的失败者”,“一个蠢货”。这并非自相矛盾,这位哲学家还用历史上广泛流传的法国文化特征来解释这种暴力:从位于加勒比海的法国领地圣巴泰勒米(Saint Barthélémy)到巴黎公社无处不在。

在翁弗莱看来,社会上有两类民众并存:一类是能够承受苦难但随时准备起来抗争;另一类人则是因迷失导致做蠢事。至于“黄马甲”运动,他也详细描述了民众的和平抗争、在巴黎发生的暴力示威者损坏凯旋门以及他们在电视台接受采访时丑态百出,最终被政治人物“收编”。翁弗莱认为已经预见到了下一个文明将是什么:跨人类主义(transhumaniste),这符合埃隆·马斯克(Elon Musk)的乌托邦路线,致力于征服太空以及对人体进行智慧改造。

(编辑:顾砚)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