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时报6月22日秋狸编译】来自“浪漫之都”的法国人其实并不经常把爱宣之于口,他们更喜欢用行动来表达爱意。

说出“我爱你”,不是法国人的习惯

英国BBC网站报道,假如你有一位法国丈夫,你肯定不会怀疑他对你的爱意。因为他几乎每个周末都会送你一束花;他会叫你“小鹿”;他在聚会上伸手轻抚你的手臂;当你告诉他周围有很多漂亮同事,他会告诉你“物以类聚”——然而,你却记不起他最后一次说“我爱你”是什么时候。

实际上,这是完全正常的。长期居住在巴黎的英国作家西尔维娅·萨贝斯(Sylvia Sabes)在英国BBC网站撰文指出,在法国,无论一对夫妇多么相爱,他们都很少在口头表达爱意。

这并不是因为法国人缺乏热情或者害怕承诺。据居住在法国的加拿大撰稿人和情感专家莉莉·海斯(Lily Heise)观察,作出承诺对法国人而言并不难:“约会三次,他们就能定下终身。他们不会再和别人约会,只希望彼此每天都在一起,除非一定要去工作不可。”

当男友离开并说“我不再爱你了”时,最令海斯震撼的是,男友从来就没有说过“我爱你”,他怎么就能直接说“我不再爱你了”呢?

萨贝斯认为,法国人不说“我爱你”,是因为他们缺乏动词来表达这种真挚的感情。法国人只有“Aimer”这个词同时表达“喜欢”和“爱”。因此,当法国人习惯使用这个词来表达对热腾腾的面包、丁香花和橄榄球的喜爱后,就不太想使用同一个词表达对于家人、朋友以及伴侣的强烈爱意。

查看拉鲁斯大词典的时候,你会发现法国人用“激情”这个词形容对运动和食物的爱;用“如被雷击(lightning strike)”形容一见钟情;把“对你深情的(affectionately)”这个词写在信件末尾,而形容爱人时,使用的词却是简简单单的“我生命中那个他/她(man or woman of my life)”。

一对情侣在法国巴黎街头拥抱。(图片来源:新华社)

行动、昵称、仪式感……法国人用别的方式说爱

萨贝斯表示,在不能说“爱”的情况下,法国人学会了用行动来代替。“奉承”、“骑士精神”和“浪漫”这些词都是从古法语传到英国的。在这个国家,赞美是一种艺术,无论是给你包装羊腿的屠夫还是你刚交往的恋人都能自然而然地表达。在这里,男人们拎着女人的行李箱走下地铁时一点都不会犹豫。至于浪漫,更是在整个国家的文化中扎根。

在法国作家玛丽·胡泽尔(Marie Houzelle)眼中,比起对孩子说“我爱你”,法国父母更喜欢给孩子起各种各样的专属称呼:“我的小跳蚤”“我的卷心菜”“我的小可爱”——这些爱称也是法国最常见的宠物名。心理学家罗伯特·纽伯格(Robert Neuburger)曾在文章中分析,这种宠物一样的昵称就像亲吻一样,是亲密关系的一部分,一种仪式,用以将你爱的人与其他人区分开。

在法国,对不同类型的关系可以用不同的专属称呼区分。一位男性可能把所有女性同事都称呼为“我的小猫咪”,一个女性可能会把所有朋友称为“我的美女”,而家人之间的称呼就更多了:“我的心肝”“我的宝贝”“我亲爱的”“我的珍珠”……

另外,法国人也很可以随时随地用拥抱和亲吻来表达爱意。在法国,公开场合亲热并没有什么问题,巴黎的夏天到处都是情侣们在塞纳河沿岸并肩而坐,热情接吻,以至于他们都不会注意到游船上游客们的欢呼声。

口头上的“亲吻”也会取代“我爱你”。法国人在挂电话时总是说“吻你(je t‘embrasse)”以做告别,孩子会在短信末尾写上“吻(bises)”,正式一点则会写bisous,均来自拉丁语的baesium。

此外,亲吻在法国也是问候仪式的一部分。在巴黎,这个动作是简单地啄一下对方的脸颊。在南方部分地区,人们在脸颊互吻三下来打招呼,而在西北部,亲吻四下可能是常态。这个动作不只是与家人,还适用于同学,朋友的朋友,甚至是同事。

这个仪式在新冠疫情期间自然受到了挑战。法国人尝试了碰拳、撞肘甚至撞鞋等多种方式,但是没有亲吻的动作,法国人总觉得在说“你好”和“再见”的时候都缺了点什么。

上个月,法国终于放松了防疫措施,人们带着口罩开始重启亲吻的问候仪式。而且每个人都认为,全面恢复这个仪式只时间问题——在一个爱不容易说出口的国家,每个人都急于用行动展示。

(编辑:顾砚)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