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时报6月15日文耕编译】6月14日,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宣布,英国无法按计划在6月21日取消所有防疫限制措施。而与此同时,随着第三波疫情的结束和疫苗接种率的同步提高,在德国围绕“解封”的讨论日益激烈,尤其是何时解除实施多时的口罩强制令已成为各方辩论焦点。对此,德国《世界报》指出,约翰逊的恐惧是对德国的警告。

综合德国《世界报》网站、德国每日新闻网、德新社报道,德国卫生部长施潘(Jens Spahn)近日表示,“随着发病率的不断下降,我们应该分阶段解除口罩强制令。第一步可以废除在户外带口罩的要求。在发病率极低、疫苗接种率高的地区,也可以逐步取消在室内的口罩强制令。”不过,施潘仍建议非义务性佩戴口罩,如在旅行或室内开会时佩戴口罩。

德国梅尔布施的工作人员在一处“得来速”式新冠疫苗接种点工作。(图片来源:新华社)

大多数人赞成取消学校口罩强制令

社民党籍公共卫生专家劳特巴赫(Karl Lauterbach)对施潘的提议表示支持。德国司法部长兰布雷希特(Christine Lambrecht)也呼吁联邦各州澄清口罩强制令的恰当性问题。她表示,尤其对于在课堂上要戴上几个小时口罩的学生来说,这是一种负担。自民党副主席库比茨基(Wolfgang Kubicki)则表示,如果仍坚持要求戴口罩,需要为此提供法律依据。

德国酒店和餐饮协会也对取消口罩强制令做出了积极回应。“对口罩强制令进行评估是正确的,因为发病人数正在下降,疫苗接种率正在增加,”协会首席执行官哈特斯(Ingrid Hartges)说,现在政治家们需要评估决定口罩强制令在法律意义上是否仍然有用和相称。

重症监护医生也对放宽口罩强制令持开放态度。“总的来说,没什么可反对的。夏天在户外呆的时间更长,发病率继续下降。最重要的是:越来越多的人已经接种了疫苗。”德国重症监护和急诊医学跨学科协会(DIVI)主席马克思(Gernot Marx)表示。不过他建议,在室内还应该继续佩戴口罩。

对于学校而言,梅克伦堡-前波美拉尼亚和萨克森州政府上周已经决定,只要发病率保持在35以下,学生和教师就无需再佩戴口罩。在莱茵兰-普法尔茨州,学校自周一以来已经制定了新的卫生规定。根据规定,小学生可以在校内上体育课并在操场休息,而无需佩戴口罩和保持最小安全距离。另据民意调查机构YouGov14日公布的一项调查显示,大多数德国人赞成取消在学校教室里的口罩强制令(59%支持,31%反对)。此外,女性(62%)比男性(56%)更支持取消口罩强制令。

两名女子坐在德国柏林街边的长椅上。(图片来源:新华社)

疫情有可能卷土重来

另一方面,来自联盟党和绿党的政客对全面放宽口罩强制令表示怀疑。“虽然发病率在下降,疫情在趋缓。但鉴于更具传染性的变异病毒,新冠病毒的危险尚未免除,”联邦议院联盟党党团副主席斯特里克(Stephan Stracke)表示。“因此,我们应该继续谨慎行事。”此外,绿色专家舒尔茨-阿舍(Kordula Schulz-Asche)也敦促谨慎行事。

而德国教师协会则反对迅速取消学校戴口罩的要求。教师协会主席梅丁格(Heinz-Peter Meidinger)警告,德国政府应该从第三波英国变异病毒中吸取教训,现在英国迎来了第四波Delta疫情浪潮,而德国政府仍试图忽视这一点。口罩强制令和定期测试应在全学年保留。

德国专家指出,能否取消口罩强制令主要取决于疫苗接种比例。到目前为止,德国约有48%的人至少接种了一剂新冠疫苗,近26%的人完成了疫苗接种。此前,约翰逊和默克尔都曾表示,疫苗接种是在和变种病毒赛跑。

莱比锡流行病学家舒尔茨(Markus Scholz)表示,只要疫苗接种活动还没有完成,即所有想保护自己的人都接种了疫苗,我认为就应该保持室内的口罩强制令。Delta变种病毒比目前流行的英国变种病毒具有更高的传染性,即使是接种过两剂疫苗的人也可能被感染。

马克斯普朗克研究所的研究人员博登沙茨(Eberhard Bodenschatz)也警告,如果在取消强制性测试义务后也取消了口罩要求,而新冠病毒依然存在,且由于突变具有更强的传染性。那么疫情很可能会卷土重来。

(编译:申忻)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