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们  一个有声音的公众号

昨天(2021年6月10日),对在法亚裔来说,无疑是一个值得铭记的日子。继三年半前成为法兰西岛经济、社会和环境议会(简称CESER)第一位亚裔议员之后,这天他又成功当选该机构第一位亚裔副主席,位列理事会7位主要负责人之一。

蔡联华祖籍广东,出生在柬埔寨金边,战乱后来到法国。在法40多年,他与巴黎大区结下了不解之缘。从计算机工程师到进入巴黎市政府成为公务员,参与巴黎市政建设等多项工作,再到如今的议员身份,他的经历就是亚裔融入法国社会的缩影。

在当选后的第一时间,蔡联华副主席欣然接受欧洲华语广播电台(简称RME)的独家专访,以下为采访实录:

欧洲华语电台

蔡先生您好,很高兴您能接受我们的访问。

蔡联华

大家好,很高兴再次通过电台与大家相会。

欧洲华语电台

您是CESER第一位亚裔议员,如今又成为议会第一位亚裔副主席,首先恭喜您成功当选,这是所有在法亚裔的骄傲。对这一结果,您感到惊讶吗?为什么会是您?

蔡联华

作为第一代移民,我很荣幸在法兰西岛CESER主席瓦莱丽·佩克瑞斯女士(Valérie PÉCRESSE)的提议下,被该地区行政长官米歇尔·卡多先生任命(Michel CADOT)为CESER议员,任期从 2018 年 1 月 1 日到 2023 年 12 月 31 日。议员的身份,让我有幸在我的第二故乡法国,继续参与民主实践,沐浴民主的阳光。这当然是一项具有挑战性的工作,我需要跟各行各业的人打交道,并在一系列极其多样化的主题下沟通协作。

我想,我是通过这样一些事情逐渐进入大家视野的:

2010 年 6 月 20 日,我们发起“人人享有安全”的示威活动,这一口号由我提出,当时有一万多人现场响应。游行的队伍从美丽城(Belleville)出发,到法比安上校(Colonel Fabien),然后折返。遗憾的是,示威结束时爆发了骚乱。

2016 年 9 月 4 日,我们发起了第二次“人人享有安全”的游行示威,从共和广场到巴士底广场,警方称有一万五千人参加,而我们的统计数字则超过了五万人。9 月 4 日、共和广场和巴士底广场,这都是法兰西共和国的重要象征。事实上,1870 年 9 月 4 日,就在这一天,莱昂·甘贝塔(Léon Gambetta)在巴黎杜乐丽花园宣布法兰西第三共和国成立。

这两次游行活动,我都是发言人。

此外,2013 年,法国高级视听委员会为 Le Carré de Chine 协会分配了数字广播频率,作为协会的创始人,我们开办了覆盖法兰西岛的欧洲普通话广播电台。

欧洲华语电台

您觉得亚裔的身份对您来说是优势还是劣势?

蔡联华

我出生在有高棉飞天洗礼的柬埔寨,在广博的中华文化中浸润,又在民主思想的熏陶下长达40多年。正是凭借着这样的文化背景,我能把我的敏锐、我的观察和我的视角带到CESER的议会工作中。团队的协作正因不同族裔、不同文化的碰撞而丰富,正所谓,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天下大同。

欧洲华语电

您能简单给我们介绍一下CESER这个机构和你们如何开展工作吗?

蔡联华

这是一个由法兰西岛社会各界代表组成的议会组织,是各界充分沟通交流的平台。我们的主要职责是通过报告、意见和议案的形式对相关政策和指导方针向同级议会提出建议,供议会决策。

具体而言,这个机构的作用是为法兰西岛议会和政府提供决策咨询,咨询范围除了经济、社会与环境方面的事务, 同时包括政府的公共预算计划,近年来又增加了对公共政策进行评估的职能。具体而言:

1. 提出问题:作为法兰西岛第二大议会,我们在议会主席的要求下撰写意见。我们必须就预算文件、区域环境行动以及发展计划发表意见。当然,我们也可以就其它关切进行探讨;

2. 分析问题:每位议员都从属一个或多个由 20 到 30 人组成的专题委员会,开会设计和撰写报告。我们强调对话,注重沟通,并寻求共识。在这个阶段,我们还在谈论一个项目;

3. 全会表决:我们在全体会议上提出报告或意见草案。这时,我们可以充分辩论,尔后我们讨论、修改并进行最终投票。在某些议题上,例如预算案、环境行动、发展计划等,我们在全体会议上投票的意见具有法律效力,以便大区议会进行审议;

4. 公布建议:最终报告和意见将提交大区议会和所有利益相关方。我们负责咨询建议,具体实施则由大区议会负责。

欧洲华语电台

您的职责和使命是什么?

蔡联华

我是欧洲与国际活动委员会、文化与传媒委员会以及远景发展与规划委员会的成员。

CESER是作为议会运作的指导和决策机构,而副主席的职责是参与主席团的工作,并主持和指导我所在的第四议事团的工作。

欧洲华语电台

这些年的工作给您带来哪些收获?其中的困难又有哪些?

蔡联华

我在巴黎市监察局做了5年的审计员,内部审计和检查操作让我掌握了复杂环境中应对不同领域工作的方法。而在CESER,它的主要职能是对事前、事中、事后的公共政策进行评估。在过去的 3 年里,我一直致力于法语国家及巴黎大区的文化宣传和巴黎大区人口的老龄化的工作。在接下来的几年里,我们还将专注于疫情过后青年与民族、社会、文化多样性的问题。

主要的困难还是观念的碰撞,我们有着不同的社会和专业背景,在表达分歧之前,需要一定的努力去理解彼此的想法。中国道家阴阳的智慧在解决这类问题中非常实用。

欧洲华语电台

您作为CESER议员的抱负是什么?

蔡联华

推动进程,让CESER真正地进入21世纪,这是一个全球化的时代,数字化转型的时代。

欧洲华语电台

当前疫情形势向好,但仍需谨慎。这次疫情似乎改变了一切,对您最大的影响是什么?

蔡联华

CESER 议会领导班子在任期满三年后,每逢中期选举更换一次人选。这场危机打乱了我们的换届工作,而逐步解封使我们重聚在一起进行面对面的会议,继续推选议会主席、议会副主席以及选举专题委员会和社会发展部门的相关人员。

欧洲华语电台

我们知道您从事过许多职业:您曾是计算机通信领域的工程师,也曾是一名政府公务员,而今天您是一名议员。你更喜欢哪一个身份?

蔡联华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也在不断成长。年轻时,我的法语水平比不上法国同事,但我就是想成为一个“超级技术员”。70 年代,数码技术开始出现在各大企业中,还记得,我领的第一份IT行业的薪水是在 1978 年。后来,我想转向应用程序的项目开发,让我引以为傲的是,我为巴黎的绿地创建了一个地理信息系统,这是一个庞大的绿地数据库:500多个公园和花园、32个森林庄园、超过十万棵树木以及20 个巴黎公墓。在我退休前夕,我被政府任命为CESER议员,这是法兰西共和国对我工作的高度认可。如今,担负着第二届区议会副主席的责任,我将不遗余力地履职尽责。

欧洲华语电台

您说我们要平衡好工作、家庭和社交生活之间的关系,您认为哪一方面最重要?对此您有什么建议吗?

蔡联华

以我个人拙见,这个问题的答案取决于一个人在生活中追求的是什么。对我来说,我来到地球是为了寻找“光”,当你从“光”中受益时,你必须将它的能量辐射到你周围人身上,并且从不吝惜。我们需要这三种生活:个人生活以温暖人心,工作生活以满足温饱,如果我们能茁壮成长,还有更多的精力,可以开展社交生活以丰裕精神世界。想分清这一生中的高低主次,道家的阴阳之法,非常适用对这三类生活的平衡的掌握。

欧洲华语电台

法国在欧洲拥有最多的华人。我们来自亚洲,我们同时也生活在法国。您认为我们应如何处理两者之间的关系?

蔡联华

作为一名移民,我把自己定位为家里的“儿媳”,我有两个家庭,我父母家和我公婆家,我把同等的爱给予这两个家庭,并把为这两个家创造价值作为我的义务。就像一颗渴望成为大树的种子,种子必须给予自己时间去适应;它必须深深扎根以汲取周围的营养;它也必须向上生长,因为在高处有更多的空间和更好的光线;最后,它必须要笔直地省长,以便最快地达到顶点。

欧洲华语电台

也正是基于此,您创办了欧洲华语广播电台,对吗?

蔡联华

是的,从2000年开始,我40岁的时候,我和其他人一样,问自己很多关于我从哪里来,我要去哪里的问题。我是广播节目的忠实听众。随着自80年代起的巴黎调频广播(FM)授权到期,高级视听委员会(CSA)于 2006 年发起了新的招标,大家鼓励我为亚洲社团申请一个频率。

几乎所有宗教或少数群体都有一个或多个 FM 电台,所以我带着法国柏柏尔人的项目来要求共享频率,但当时我们的文件没有被 CSA 受理。直到2008年,我找到了中国温州地区的合作伙伴,我们一起合作,并共同参与了CSA的招标。

2013 年 1 月 15 日,欧洲普通话电台项目负责人 Le Carré de Chine 协会(欧洲华语广播电台 即RME)于巴黎地区的数字地面频率被正式授权,RME的旅程正式开始。

法语专访原稿:

扫描文末二维码下载RME官方App查看

或复制此链接登录RME官网查看https://wfr.radiomandarin.fr/index.php?m=content&c=index&a=show&catid=18&id=494

欧洲华语广播电台的一贯宗旨及未来目标是:

01

以文化为基础,促进中法理解沟通;

02

有助于更好地吸收具有移民背景的中法青年,了解父母所在国家的文化,这是更好地融入法国的重要前提;

03

华裔退休老人的沟通新渠道。

你怎么看

 E N D
评论区见
采访、编辑:胡凡、老信 责任编辑:老信

官方APP“启橙”
长按二维码下载
官方微信公众号
长按二维码关注

          喜欢就点击下方,鼓励我们一下吧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