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时报靖树、周周编译报道】由于新冠疫情反弹,英国首相约翰逊于14日宣布将英格兰地区的解封日推迟4周。他表示这样可以争取更多时间为数百万人接种第二剂疫苗。

海峡对岸的法国也在争分夺秒加快疫苗接种。为了尽早实现群体免疫,从15日开始,法国开始面向12岁以上未成年人接种疫苗。政府方面表示,这是为了实现新冠群体免疫的“数据客观要求”,但青少年及其父母群体对此仍犹豫不决,许多人表示至少不会立刻预约接种。

5月28日,工作人员在法国巴黎凡尔赛门展览中心设立的疫苗接种中心进行疫苗准备工作。(图片来源:新华社)

英首相:延迟解封可避免数千例不必要死亡

根据英国政府今年2月公布的解封方案,英格兰地区原定于本月21日放开最后阶段的防疫限制措施,取消所有限制社交接触的措施。

不过,随着Delta毒株(印度首先报告的B.1.617.2变异新冠病毒)在英国迅速传播,英国疫情再次反弹。

14日,英国首相约翰逊宣布将最后阶段的解封推迟4周。他表示,推迟解封可以避免数千例不必要死亡。

约翰逊强调,现在数据很清楚,一定得接种2剂疫苗才能抵抗Delta毒株,推迟解封多出的时间,可以让数百万人接种完第2剂疫苗,这是正确的选择。

14日一早,就有大批反封锁和反疫苗人士来到唐宁街抗议,抗议者认为Delta毒株对英国并不构成威胁,延迟解封完全没有必要。他们高喊:“政府没理由把我们关起来!”

法国青少年接种必须获父母签字同意

而在海峡另一端,法国为了进一步加快疫苗接种,从6月15日起,12至18岁的年轻人可以接种辉瑞/BioNTech疫苗,这是第一个被批准用于未成年人的疫苗。

不过,青少年接种前,必须满足3个要求。

14日,法国卫生部宣布,12-17岁青少年接种前,父母双方必须在《疫苗接种父母同意书》上签字。

接种时,必须要有一名家长陪同,并带上签好字的《同意书》。

此外,在接种前,接种人员还必须获得青少年的口头同意。

5月底,欧洲药品管理局允许12岁以上青少年接种辉瑞疫苗。目前报告的青少年接种后不良反应,大多都表现在局部的注射部位疼痛,或一般常见副作用,如疲劳、头痛、肌肉疼痛和发烧等,强度一般为轻度至中度。

实现群体免疫必须涵盖青少年

负责协调接种工作的“疫苗先生”菲舍尔表示,“15日向青少年开放的做法是有道理的”,因为“这是一个算术问题:要实现群体免疫,必须在12到100岁群体中达到90%的接种率,因此如果不给未成年人接种,那么即使为几乎所有成年人都接种,那么集体免疫也仍然是遥不可及的。”

除了“算术”必要性之外,菲舍尔还提到这更多地涉及“社会和心理意义上的个人利益”,因为“他们为疫情付出了沉重的代价”:“接种疫苗将降低学年开始时学校关闭的风险,我们知道青少年和成年人一样都能参与病毒传播。”

5月28日,18岁的托尼在法国巴黎凡尔赛门展览中心设立的疫苗接种中心接种疫苗。(图片来源:新华社)

马拉松跑了三分之二

菲舍尔还提到,总理卡斯泰12日已经宣布,法国已经跨越了3000万人接种第一剂疫苗的象征性门槛,这是一个“美丽的象征”。

“让我们做一个非常简单的补充:如果我们加上那些已经完全接种、已经接种第一剂至少两周并因此获得部分保护的人,那些感染后自身具备免疫力的人,我们可以得出人数大约为3200万”,“所以将近一半的人口受到保护,群体免疫就不远了。”阿兰·费舍尔表示。

法国疫苗接种快到“天花板”了?

据BFMTV新闻台报道,法国第二剂日接种人数即将超过接种首剂人数,这是法国开打疫苗以来首次。

6月12日当天,法国共有27.3万人接种了第一剂疫苗,而有21.1万人是接种最后一剂疫苗。据Doctolib疫苗预约网站消息,15日起接种第二剂人数就将超过接种第二剂人数。

不少专家开始担忧,法国疫苗接种可能已过顶峰,接下来疫苗接种计划完成起来,将越来越艰难。

青少年和父母犹豫不决

在对未成年人开放疫苗接种的前两天,法新社采访的青少年和家长都犹豫不决,他们表示并不急于在夏天之前考虑接种。

17岁的克拉丽丝是巴黎的一名高中生。“我和我的父母一起考虑过,我会接种的”,她认为这是恢复“欣赏文化、音乐会、歌剧”的方式。

然而,她也有疑问:“我们是公民,因此我们有接种疫苗的责任。但是,让我们这些青少年现在接种,是否是因为一些成年人不想接种?”

14岁的路西觉得自己“既不优先,也不着急”,她更愿意“为尚未接种疫苗的老人留出接种名额”:“我支持接种疫苗,我很清楚这是必须完成的。但为什么这么快?”

15岁埃莉斯是斯特拉斯堡的一名中学生,她表示“想要接种疫苗、以增强集体免疫力”,但自己是班上唯一这么想的人。

她的父亲克里斯托夫补充道:“我们可能要等到九月初再预约,这样会容易些。”

相反,40岁的宝琳将从15日开始就为她15岁的双胞胎预约接种疫苗。

“她们已经做好了准备,这让我对下学年感到放心,”这位在一周前接受了第一剂疫苗的母亲表示:“如果尽可能多的人接种,那么停课或上网课的情况也会减少。”

有3个孩子的历史和地理老师玛丽个人并不是很赞同自己的13至18岁的孩子接种,目前其中只有她最大的孩子表示希望接种。

玛丽还不无遗憾地认为,“我们是在指望靠青少年在夏天之前接种,来提高疫苗接种比例”。

不过,玛丽并没有下定决心:“如果还有一波又一波疫情在秋天又卷土重来,那么我会接种的。如果孩子们想要,我们会再次全家讨论一下。”

欧洲时报微信公众号:oushi1983

(编辑:赵筱)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