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时报6月9日文耕编译】2021年初,德国计划已久的儿童权利宪法修正案似乎已触手可及。然而,由于联盟党和社民党未能与绿党和自民党就共同表述达成一致,现在该项目失败了,谈判各方也开始相互指责。

综合德国《南德意志报》网站、德国之声、德国每日新闻网报道,德国联邦政府于2018年做出决定,将明确把儿童权利纳入德国宪法《基本法》。2021年1月,执政党(联盟党和社民党)就应纳入《基本法》的条款达成一致:“儿童的宪法权利,包括他们发展成为独立人格的权利,必须得到尊重和保护。必须充分考虑儿童的最大利益。必须维护儿童被倾听的宪法权利。父母的主要责任不受影响。”时机似乎也很合适,因为全世界的儿童正在遭受新冠疫情的折磨。支持者一度也持乐观态度。

然而,尽管进行了多轮谈判,宪法修正案最终却以失败告终:绿党希望执行一项影响更为深远的法规,以更加重视儿童权益。但联盟党担心这会过于严格地限制父母的权利,因此拒绝了绿党的提议。对于宪法修正案而言,联邦议院和联邦参议院必须满足2/3的多数才能通过。

谈判各方因失败而相互指责

联邦司法部长、社民党议员兰布雷希特(Christine Lambrecht)将失败归咎于联盟党和反对党。“作为联邦司法部长和家庭部长,但也作为个人,我对有关将儿童权利纳入宪法的谈判失败深感失望。因为联盟党和反对派都缺乏达成协议的意愿。”

联盟党党团领袖布林克豪斯(Ralph Brinkhaus)反驳了社会党提出的指控。“我们也有被玩弄的感觉。(兰布雷希特)试图通过反对派实现她在中没有实现的目标。但是我们将继续提出建议。我们乐观地认为,可以在下一个立法期内与其他人一起解决这个问题。”

“这是对执政党的羞辱,尤其是对联盟党的羞辱,”绿党党团领袖戈林-埃卡特(Katrin Göring-Eckardt)在协议失败后表示。也有绿党议员认为此次宪法修正只是“象征性的政策”。

对于自民党联邦议院党团副主席托迈(Stephan Thomae)来说,谈判结束时房间里的提议只是“一具干枯的骨架”,甚至不会对儿童权利产生任何实质性影响。

基民盟议员弗雷(Thorsten Frei)则强调,议案并不能真正加强儿童权利的看法是错误的。“这将是向前迈出的一大步。”

图为德国的低龄儿童正在赛车。(图片来源:中新社)

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是重要参考

由德国儿童基金、儿童保护协会、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和德国儿童联盟组成的“儿童权利行动联盟”对谈判失败深感失望,认为这错过了一个“历史性的机会”。失败的谈判“严重阻碍了我们国家的儿童、年轻人和家庭”。新冠疫情清楚地表明,“迄今为止,儿童的权利经常被忽视。”联邦和州政府应继续寻求将儿童权利纳入《基本法》的解决办法。

德国于1992年批准的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是一个重要参考。《儿童权利公约》规定,“法庭、福利机构或行政当局在处理儿童问题时,应将儿童的最大利益作为首要考虑事项。”然而,近30年过去了,德国宪法中仍然没有单独的儿童权利法律条款。儿童权利行动联盟警告,不要搞形式主义政治。

“SOS儿童村”:德国本可以成为榜样

全球组织“SOS儿童村”的首席执行官、教育学教授舒特(Sabina Schutter)也指出了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的重要性。她表示,作为一项国际协议,它表明了“全世界儿童的保护、促进和参与是多么的重要”。“在这种背景下,这些权利亟需在德国享有宪法地位。”然而,联盟党提交的草案有“明显缺陷”,这可能会造成更多的问题。

《基本法》修正案被否决令人遗憾,“因为德国本可以成为榜样的”。挪威的经验表明,儿童权利的宪法地位在法律层面也具有实际效力。

另一方面,反对将儿童权利纳入《基本法》的人一直警告说,如果把所有内容都写在宪法里,那就是愿望的大杂烩,《基本法》会超载。自民党议员林德纳(Christian Lindner)表示,“尽管联盟党失败了,但《基本法》中仍有儿童权利。这出自于所有人的一般基本权利。

(编辑:申忻)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