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时报6月9日李非编译】随着6月9日,意大利学生开始放暑假,一些老师担心,9月开学时他们很难看到孩子们回来上课。由于疫情导致的学校关闭和网络授课,一些来自南部欠发达地区的青少年长期辍学,他们不仅面临着贫困和被社会排斥的风险,还有可能在社会上游荡时,沦为的目标。

从网课中完全“消失”,南部地区辍学问题尤为严重

Politico.eu报道,5月底的一个上课日,在西西里岛第二大城市的一所学校中,玛利亚·莱奥塔(Maria Leotta)的教室里几乎空无一人:19名二年级学生中只有7人来上意大利语课。虽然学期即将结束,暑假从6月9日开始,但这不是学生如此之少的原因。莱奥塔说:“全年都是这种情况,学生们断断续续地来上课。如果是线上课程,情况就更糟了……只有三分之一的人会来听我的课。”

其实,意大利在教育排名上一直落后于许多欧洲同侪,并且是欧盟早期离校率最高的国家之一。但疫情让学校在过去一年的大部分时间里闭门停课,辍学人数随之飙升。今年1月,意大利救助儿童会的一份报告发现,在14岁-18岁的青少年中,有28%的人表示,至少有一名同学从网课中完全“消失”了。

意大利儿童资料图。(图片来源:unsplash无版权网站)

而相比富裕的北部地区,这一问题在意大利欠发达的南部边缘地区更为显著。

事实上,南方地区贫困率高,相比疫情,经济对这里的影响更大,基础设施在疫情暴发前就十分缺乏。“而疫情凸显了这个问题,”意大利南方部顾问、意大利社会凝聚力部教育政策研究员米拉·斯皮科拉(Mila Spicola)说,较高的辍学率与一个地区的经济形势有着不可避免的联系:父母因疫情失去工作,孩子更有可能离开学校,补贴家用。

同时,学校长期关闭,授课方式转为线上教学,更是将本已十分脆弱的人群抛在了后面。“真正的影响可以通过(较贫穷的)郊区的视角来感知,在那里,许多孩子缺勤线上教育,这加剧了教育差距,造成了只能从事低薪和在黑市工作的半文盲公民。”斯皮科拉说。

还有人警告说,这些问题还将阻碍西西里岛等地区的教育进步。例如,莱奥塔说,她一年级的学生整个下半学期都在接受线上教育,升入二年级后,大多数人仍然不知道如何正确阅读。莱奥塔的学校靠近南部卡塔尼亚的San Giovanni Galermo区,这个地区的入学率很低,犯罪率很高,很多当地青少年只能在黑市中工作或从事毒品交易。

“在疫后社会复苏的关键时刻,如果我们不立即采取行动,可能会把整整几代人都交给犯罪团伙。”她说。

意大利警察在维护治安。(图片来源:新华社)

非营利组织将总部改成教室,政府也开始拨款

面对南部地区棘手的教育问题,一些人不甘坐以待毙,在坎帕尼亚大区首都那不勒斯,非营利组织曾试图介入。

在San Giovanni a Teduccio,为该地区贫困家庭服务的Figli In Famiglia协会从3月开始便把总部变成了一间教室。每天早上都会有20名学生来上课,并在协会的办公室获得线上课程辅导。

“在这里,他们能得到笔记本电脑,以及教育工作者的帮助。学校会向我们报告没有上网课的学生名字,由我们联系学生家长,给予他们支持。”协会主席和创始人卡梅拉·曼科(Carmela Manco)说。

但像这样的项目无法大规模展开。今年春天,就在德拉吉被任命为总理后不久,政府似乎意识到了形势的严重性,并开始向这个问题砸钱。

3月时,政府批准了一项3500万欧元的计划,用于投资南部地区的教育。此前,政府为需要远程学习设备的学校提供了8500万欧元的基金。教育部最近还拨款4000万欧元用于“夏季计划”,旨在解决贫困地区的教育困难。

意大利教育部副部长芭芭拉·弗罗里迪亚(Barbara Floridia)说:“我们还想到了通过加强对未成年人的社会教育服务,特别是在南部地区,建立针对教育贫困的方案,让来自高危地区的5万名儿童参与进来。”

但是莱奥塔担心,学校关闭的这一年将会对教育产生持久的影响。“不幸的是,伤害可能已经造成,”她一边说,一边在登记册上记下了许多缺课的学生。

她表示,老师和学生都失去了学习的动力,即使是出现在课堂上的孩子也没有那么投入,网课也导致孩子们对学习过程失去了兴趣,“我担心明年9月将有许多人只是为了出勤率而露个面,以逃避社会服务。”

(编辑:白劼)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