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美国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与731部队的罪恶渊源

  【环球时报报道】针对美国再炒新冠疫情起源一事,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近日在记者会上提到,美国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与侵华日军731部队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罪恶滔天的731部队负责人石井四郎曾是德堡的生物武器顾问。美国是如何与731部队的恶魔们勾搭在一起,又如何让他们逃脱正义的惩罚呢?

  美国早就盯上日军细菌武器

  1945年8月13日,随着苏联红军的逼近,位于中国哈尔滨市平房区的日军细菌武器研究机构——731部队迎来了它的末日。部队长石井四郎中将下令炸毁部队所有设施,杀死所有囚犯,带走所有实验数据和资料,率部下3000多人仓皇南逃。但这些731部队的成员并不知道,大洋彼岸已经有人盯上他们。

  早在太平洋战争爆发前,美国已经注意到日军在中国进行的细菌战。1941年11月4日,731部队航空班长增田美保驾机在湖南常德地区投放36公斤带鼠疫的跳蚤。两周后,常德地区开始大规模流行此前从未出现过的鼠疫。这一现象引起驻重庆美国大使馆的注意。根据大使馆武官处的要求,常德地区的美国教会提交报告称:常德的鼠疫并非自然发生,而是与日军行动有着极为紧密的关系。美国陆军部情报处对此高度重视,加之太平洋战争爆发,美国加入对日作战,因此对日军细菌战的防御和细菌武器的开发都被提到议事日程上来。

  1942年4月,根据中国战场收集到的情报,美国总统罗斯福批准美国陆军部部长史汀生关于进行细菌战研究的建议。1943年4月15日,美国陆军部在马里兰州的德特里克堡设立细菌战研究基地,为掩人耳目,该基地被命名为“德特里克试验田”。这就是日后大名鼎鼎的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的前身。

  得益于先进的科技实力,美国的细菌武器研究进程非常顺利,然而由于缺少实战和人体试验数据,美国仍不清楚这种武器的威力和缺陷。此时二战接近尾声,战后遏止苏联扩张的冷战格局已隐隐浮现,为在战后获得对苏优势,美国加紧改进细菌武器。日本731部队掌握的大量第一手资料,就成为美国人的觊觎之物。

  与恶魔的私下交易

  1945年9月,侥幸逃回日本的石井四郎自知罪孽深重,因此隐姓埋名,甚至搞出“诈死”的把戏。但他早已被驻日美军盯上。1946年1月,石井四郎被美军秘密逮捕。起初,石井四郎和副手内藤良一等人接受美国专家审讯时非常谨慎,绝口不提细菌战的情况。1947年初,美国专程从德特里克堡基地派出细菌战专家诺伯特·费尔博士,他与石井四郎、内藤良一和731部队第二任部队长北野政次等人进行了多次会谈,并暗示可以与他们达成免罪交易。

  在费尔的诱惑下,石井四郎终于松口,答应交出所有研究资料,条件是“美国保证他本人及所有幸存部下的生命安全”。费尔于6月24日向德特里克堡和驻日盟军最高司令部第二参谋部的威洛比将军提交了详细报告,并提出对石井四郎等细菌战犯免予起诉的建议。威洛比上报美国驻日最高司令麦克阿瑟手中,明确提出“要弄清731部队的情况,只有保证不把他们作为战犯追究,进展方能顺利。”虽然麦克阿瑟一贯独断专行,但面对这样的重大决策也不敢擅自作主,于是向白宫方面发报请示。当年9月,美国国务院向麦克阿瑟作出指示,命令继续搜集石井等人掌握的情报,还表示“从美国安全保障的立场出发,不追究石井及其同伙的战争犯罪责任。”

  这个指示标志着美国与日本731部队战犯勾结的战略正式形成。自此,石井四郎等人开始源源不断地向美方提供各种数据和资料,包括石井四郎组织撰写的细菌武器人体试验报告、细菌武器对农作物和牲畜的摧毁效果研究报告,还有石井四郎亲自撰写的20年来对细菌战的全面研究总结。此外还有8000多张有关用细菌武器作活人试验和活人解剖的病理学标本和幻灯片等。

  就在美国国务院发出指示电后不久,当年10月,德特里克堡方面再次派专家赴日与石井四郎等人会谈,获取了有关炭疽、鼻疽和鼠疫的相关资料、报告及大量照片。这一系列资料,成为日后德特里克堡进行细菌武器研究的重要依据。

  受到美国全力庇护

  美国得到石井四郎的“投名状”后自然要有所回报。早在1946年1月,正在准备东京审判的远东国际检察局获悉石井四郎被逮捕后,要求进行审问,被美军拒绝。当年3月,国际检察局的美国法官莫罗向国际检察局局长、后来的远东国际军事法庭首席检察官凯南提交关于日军在华进行细菌战的报告,4月,莫罗赴华进行实地调查后再次向凯南提交有关日军细菌战的报告,但全部被凯南压下。

  随着石井四郎与美国接触的不断加深,美国高层对于石井四郎和731部队的庇护也不断明朗化。1947年4月,麦克阿瑟命令威洛比对正在进行日军细菌战调查的盟军总司令部法务局发去照会,要求调查必须获得威洛比的同意,所有获得的情报必须交给威洛比所管辖的第二参谋部,事实上阻止了法务局的调查。最终,在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上,没有一名战犯因细菌战受到起诉,细菌战的直接实施者石井四郎等人根本没有被列入战犯名单。

  这桩罪恶的交易完成后,731部队的成员摇身一变成为日本医学界、教育界的骨干和精英人士。其中石井四郎被释放后经营旅店,后于1959年病死。他的副手内藤良一、北野政次等人则创办了日本第一家血库,靠着与占领军的关系一时风头无二。731部队成员田宫猛雄回国后立即被任命为东京大学医学部部长,先后当上日本医学会会长和日本医师会会长,同时还担任着美国陆军发疹伤寒研究委员会委员。731部队冻伤课课长吉村寿人于1967年成为京都府立医科大学校长,病理课课长冈本耕造于1968年出任京都大学医学部部长。2017年8月,日本NHK电视台播放的纪录片显示,在美国的有意庇护下,731部队成员几乎没人因为他们的罪行受到过任何惩治。

【编辑:卞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