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5月13日电 据美国侨报网报道,当地时间12日,美国前代理国防部长米勒在国会作证表示,他在1月6日暴徒袭击国会大厦时,没有派军队前往国会大厦是因为,担心此举会助长人们对前总统特朗普可能会发动“军事政变”的看法。

    资料图:当地时间1月6日,美国参众两院确认选举人团投票结果的联席会议,因前总统特朗普支持者闯入国会大厦引发大规模骚乱而被迫中断,现场极度混乱。图为美国国会大厦圆形大厅外聚集的特朗普支持者。
    资料图:当地时间1月6日,美国参众两院确认选举人团投票结果的联席会议,因前总统特朗普支持者闯入国会大厦引发大规模骚乱而被迫中断,现场极度混乱。

  据报道,米勒说,他坚持认为自己书面证词的正确性,即特朗普“鼓励”暴徒对国会大厦的袭击。但是他对众议院监督和改革委员会表示,特朗普1月6日的言论并非造成骚乱的唯一原因。

  他的证词是五角大楼对那次事件所做的冗长辩护中的一部分。2021年1月6日的骚乱,是1812年战争以来国会大厦受到的最严重的一次袭击。

  米勒试图将自己的行为描述为尊重抗议者的正当权利,当时他不愿意授权启用更多军事力量进行干预。他还告诉议员,特朗普并没有妨碍动用国民警卫队。

  但是他也作证说,特朗普在袭击发生时没有给他电话。他还表示,自己曾与当时的副总统彭斯通话。后者没有指挥权,袭击发生时正身处国会大厦。

  在袭击事件后的几天里,五角大楼并没有解释为什么会担心被视为军事政变。哥伦比亚特区官员、前国会警察局局长和马里兰州共和党州长都表示,他们在五角大楼批准之前数小时,就已经要求部署国民警卫队。

  几名民主党人严厉斥责米勒,称他部署国民警卫队的速度太慢。伊利诺伊州民主党众议员克里什纳莫西质疑道:“你擅离职守了,部长先生。你是造成这场混乱的部分原因。”加州民主党众议员康纳问米勒是否愿意为自己的“无能”道歉。

  米勒则表示:“我愿意为自己在1月6日做的每一个决定负责。”

  听证会上,民主党还敦促米勒和前代理司法部长罗森解释,为什么国防部和司法部在应对2021年夏天的“黑人的命也是命”抗议活动和国会大厦骚乱上,有如此“明显的差异”。

  委员会主席、纽约民主党众议员马洛尼,在听证会开场陈词中说:“1月6日的事件已经超出底线。联邦政府对此毫无准备,尽管这一事件是在社交媒体上公开策划的,全世界都注意到了。虽然我们的政府在危机中能够动用所有的军事和执法资源,但是安全系统在面对暴徒时还是崩溃了,在国会大厦被侵入后,增援部队被拖延了几个小时。”

  在接受质询时,罗森证实,“没有证据”表明存在可能会影响2020年总统大选结果的大规模欺诈,反驳了特朗普的虚假声明。但是他拒绝回答一些他声称违反了律师-当事人保密特权的问题,包括特朗普是否曾敦促他尝试推翻选举结果。

【编辑:刘丹忆】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