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5月10日,已经获得第一次疫苗接种的有4,305,775人,获得第二次疫苗接种的有2,503,575人,匈牙利新增感染确诊677例,目前匈牙利累计感染人数为792,386,有91患者死亡,死亡累计总数28,693,恢复人数575,610人、现存确诊病例188,083人,住院人数为3384,其中394例使用呼吸机。居家隔离20967人,完成血样检测5538792。

匈牙利人力资源部长卡什莱尔·米克洛什说,政府会保证每个人都能接种到疫苗。他说,现在匈牙利社会上的大部分民众都已经获得了疫苗保护,人数有 500 万左右(约占全国人口 52%)。现在每个匈牙利人都可以自己决定是否立即接种疫苗, 要么接种疫苗保证了看书的免疫力,要么自己承担被感染的风险,但是每个人对周边的人都是要负责的。他说,“国家已经做到了所能做的一切。”

【中国朋友接种日】,即5月5-7三天活动圆满结束,因报名人数太多,现又联系另外一个正规大医院增加5月12-14日三天免费接种时间,特征求志愿者,没有语言要求,优先会匈语报名者,时间段为每天8:00-13:00及13:00-18:00,半天一班,可以自由选择。此次服务纯属公益,所有热心人士都没有工资。报名可加微信bianlucia。为了让在匈华人尽早完成疫苗注射,获得保护,让我们一起努力谢谢大家。

目前匈牙利在疫苗数量上已不存在任何障碍,只要有人需要,我们就有能力为其接种。

5月8日,又有120万剂中国国药疫苗运抵匈牙利,这再次打破了疫情发生以来匈牙利接受的单次运输疫苗量最多的记录。至此匈牙利共收到了330万剂国药疫苗,根据匈中双方疫苗合同,中国还剩170万剂疫苗等待发往匈牙利。大量中国疫苗的到来使得我们向着下一个里程碑的前进又迈出了一大步——即达到500万接种人次。匈牙利距离生活完成恢复正常已经越来越近。

近几周,匈牙利的疫情防控工作出现了新的挑战:很大一部分匈牙利人不相信接种疫苗的重要性,或者害怕疫苗所谓的副作用。据我们了解,政府已经完成了疫情防控任务的第一步,即通过各种渠道确保疫苗的供应。然而,如果由于公众的不情愿而不能加快疫苗接种率,政府将面临第二年继续封锁的风险。封锁将进一步恶化商业环境,影响政府的整体绩效评价,而绩效评价自然会反映在2022年的大选中。换句话说,如今政府的疫情危机应对不善会在政治上给反对派阵营以可乘之机。这就解释了为什么匈牙利当前的政治辩论仍然围绕着疫苗接种的细节展开,包括疫苗的来源和可靠性,以及疫苗的安全性。本次周报将首先聚焦这些辩论的细节,包括疫苗接种准备情况、疫苗的来源,以及新一轮封锁的细节,然后再对最新民调数据进行分析。

一、政府信息的成功

如前文所述,匈牙利人接种疫苗的意愿低,然而近几个月政府的信息还是产生了重大影响。匈牙利中央统计局2月进行的最新调查显示,与11月那次调查(本系列调查的头几个月)相比,接受新冠疫苗的意愿显著增加,而拒绝率下降。除了准备接种者显著增加外,不知如何回答或不想回答问卷调查的人群比例也显著降低, 而这一群体的减少很可能带来了积极的结果,但对拒绝接种群体的情绪变化没有太大影响。(见表1)

调查发现,83%的受访者认为他们对疫苗接种的看法受到了确诊病例和死亡人数的影响。根据受访者的回答,78%的人受到政府沟通的影响,77%的人受到媒体新闻和分析的影响,而64%的人表示他们的态度受到社交媒体平台信息的影响。

辩论中的另一个问题是关于不同来源疫苗  安全性。 在讨论中,反对党从根本上质疑政府从俄罗斯和中国购买疫苗是否负责任的行为。 四国集团( Századvég group )研究小组针对公众对 俄中 两个国家疫苗的态度进行了调查。 该调查于 2021  2 月底进行。 80% 的受访者相信,只有使用疫苗且接种率达到群体免疫水平才能使 疫情结束 ,而 18% 的人不同意这一说法。 78% 的受访者认为,感染新冠的风险超过了疫苗潜在的副作用。 与反对派阵营 提供的信息 相反,如果在公共疫苗接种计划中只有俄罗斯或中国疫苗 可用  71% 的受访者会毫不犹豫地使用,而 23% 的人  等待其他疫苗。 根据四国集团研究小组的调查结果, 63% 的受访者信任俄罗斯疫苗, 58% 的受访者信任中国疫苗。 不相信任何疫苗的比例为 11% 
从民调数据可以看出,反对派阵营与民众的沟通效果不佳,其逻辑也时有缺陷。此外,其他欧盟成员国(斯洛伐克、德国),甚至是欧盟自身,已经在“疫苗外交”中显示出态度的改变,即不排除选择美国和西欧以外的疫苗。

二 、新一轮封锁

最近几周,匈牙利出现了第三波疫情。过去几天,每日新增确诊数超过100例,2021年3月6日住院病例数为7243例,而几周前的数字要低得多——2月第一周约为3600例。第三波疫情出现后,使用呼吸机的新冠患者创纪录地达到751人(2021年3月6日)。新一波疫情是由更具攻击性的新冠病毒变体引起的,政府的回应是对经济活动和社会生活其他领域进行了新的限制措施。新一轮的封锁将从3月8日持续到3月22日。在此期间,所有商业活动都必须停止,杂货店、药店、加油站和当地农贸市场除外。除私人医疗、邮政、金融和汽车维修服务,其他服务业也必须停止。各级教育机构继续运作。匈牙利政府进行新一轮封锁的背后考量,也是为了在此期间加快实施疫苗接种计划,因为最近各种来源的疫苗正大量购进。
反对派阵营批评政府,称封锁太迟,并且抨击封锁政策对经济造成了影响。正如我们看到的那样,不管政府采取什么行动,都受到了抨击。因此政府发起了新一轮的公众咨询,目前正在线进行。政府提出的7个咨询问题,涉及第三波疫情过后该如何开放经济和社会。这些问题引出了第三波疫情后是渐进式还是“大爆炸”式解除封锁的两难选择,以及在人们更偏好渐进式解除封锁的情况下,应该优先考虑解除哪些领域的封锁(文化体育赛事、体育设施还是餐饮酒店)。同时,受访者可以就疫苗护照及其在日常生活中的使用表达自己的意见。
匈牙利政府的目标是从人民那里得到关于决策的反馈,这些决策能否成功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能否得到社会广大阶层的坚定支持。如果没有这些支持,将很难有效地实施必要的措施,因此青民盟-基民盟(Fidesz-KDNP)在2020年能否再次当选就存在变数。在民意调查中,调查员已开始发布关于反对派阵营的民意汇总数据,这使得对相关数据的分析变得更加复杂。
我们通常认为, 在既定选举中可能投票的选民的支持比例非常接近于预期的结果, 然而表2这种新的投票分组方式,将未加入反对党联盟的反对党的选票列入“其他政党或不知道答案的政党”栏中。这些小党派很可能达不到5%的支持率这一进入议会的门槛。但选票的来源很重要。换句话说,选票来自于哪里很重要。另一个问题在于,当比较这些民意调查结果时,不同调查结果的偏差非常大,这使得评价这些数据变得几乎没有意义。在有资格的选民中,青民盟的最低和最高支持率在2021年相差9%,反对派联盟相差6%,“其他政党或不知道答案的政党”一栏则相差16%!(见表2)

三、结语

最近几周的政治趋势强烈地显示,明年的选举将围绕应对新冠疫情展开,因此我们不应该对于假新闻、部分真实的新闻和生成的新闻日益成为反对派阵营“口水战”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这一点感到惊讶。现在关于“大批医务人员外流导致医疗体系崩溃”“疫苗接种计划失败”的新闻正从四面八方传来,而对这些新闻作及时、理性的回应是很困难的。与此同时,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大多数人在疫苗来源及其可靠性的争议中作出了理性的回应。这也是我们对于能够正确评价匈牙利政府的抗疫举措这一点持乐观态度的真正原因。

(作者:Csaba Moldicz;翻译:鲁湉;校对:戚强飞;签发:陈新)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