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时报4月22日夏莹编译】威尔弗里德·马哈托(Wilfried Mahouto)出生于法国波尔多,尽管手握创业方面的硕士学位,但他连月来发出去的数百份简历却无一得到回应。“人们建议我把照片删掉,以此掩藏我是非裔的事实,我总是拒绝。”他坦言。最终,得益于一家致力于机会均等的协会的支持,马哈托获得了一份担任银行办事处经理的工作。

法国《世界报》(Le Monde)网站报道,在法国,种族方面的数据统计目前在官方层面是被禁止的,即便如此,在法国和欧洲范围内都有大量的针对与血统相关不平等及歧视的数据。即使是冒着被怨恨和令人感到幻灭的风险,对于种族歧视,法国目前仍然缺少解决这一问题的政治意愿。

与马哈托一样,Saïd Hammouche同样是一位出生于法国的非裔。因为厌倦看到像他一样的年轻人在找工作的路上四处碰壁,这位摩洛哥人的后裔便创建了Mozaïk RH——一家替代性招聘事务所,来帮助少数族裔。

同样,在食品行业担任营销经理的萨米拉(Samira),尽管业绩同样出色,但她的薪水仍比她的同事们低20%。她的经理回答称:“对于像你这样的女孩,这已经很不错了。”萨拉米将这句话自动翻译成,“对于一个北非血统的女孩,能得到这份工作你就应该千恩万谢了”,她叹着气说。

Mehdi则是在找房子方面历尽曲折,他甚至从来没有得到过房产中介的回复。但是当他与朋友安德瓦尼(Antoine)在里昂附近寻找合租时,后者却毫无费力地得到中介的约见。“我的收入比他多,但是房东们不希望把房子租给阿拉伯人。”

缺乏认真解决歧视问题的政治意愿

虽然听起来沉重,但这类故事每天都在发生,新冠疫情所引发的经济危机更是加重了这一现象。“我们或许会后知后觉地了解事情的严重性,但一定的是,由于在就业、住房和健康方面的不平等,移民和移民出身的人是尤其暴露在健康和失业危机之下的。”供职于“权利捍卫者”的尼古拉斯·坎洪努(Nicolas Kanhonou)担忧道。这是一家权利和监管机构。

根据法国国家统计局(Insee)民事登记处所记录的死亡人数,位于巴黎郊区的塞纳-圣但尼省(Seine-Saint-Denis)在法兰西岛大区的死亡率最高:在2020年3月1日至4月19日期间为130%,同一时期巴黎为74%。法国国立人口研究所(INED)的研究人员认为,这是源于不稳定的生活条件,以及过多移民从事于第一线工作,但他们获得健康服务的机会却很少。

4月8日,一名女子走过位于法国巴黎南部的蒙塔日市中心的教堂。(图片来源:新华社)

在法国,与血统相关的歧视或不平等常常被低估或误解。虽然由于不符合法国人的普遍价值观而引起极大的不安,“但共和国并未使自己免疫于歧视现象,尽管争议不断,但机制上仍然认识不足”,法兰西公学院(Collège de France)的社会学家和教授弗朗索瓦·埃兰(François Héran)指出。

“问题常常被概括为街区或是社会的不平等,尽管它所涉及的范围要广泛得多。”“种族主义SOS”协会主席Dominique Sopo补充道。“法国缺乏认真解决这一问题的政治意愿,部分原因是人们认为,平等观念的实现需要依靠血统的消失,但这并不足够。”人口研究所人口统计学家帕特里克·西蒙(Patrick Simon)如是说道。

大量数据佐证 歧视与不平等十分严重

必须要说的是,关于种族歧视的讨论经常在尺度分寸问题上碰壁。对于法国目前禁止的种族数据统计,到底是应该支持还是反对?非裔、西班牙裔、亚裔等批评者强调,在人口普查中引入这样的身份类别,将产生相反的效果且十分危险,就如同在英国或美国,这种运动正在走向极端。“结果,讨论很快就被破坏,朝着引入‘美国式社会阅读框架’的风险或危害走去。”法国国家科学研究中心(CNRS)的研究人员Vincent-Arnaud Chappe注意到。他强调,这样的“暗礁”是可以避免的,不应该阻止行动的进行。更重要的是,实际上,关于种族歧视的统计已经有很多。

虽然1978年的一部法律规定,禁止收集和处理透露“种族或民族血统”的个人数据,但是总有一些例外,尤其是用于科学或历史研究目的研究。

报道称,所有的研究都不同程度上得出了相同的观察结果,即与血统相关的歧视与不平等现象十分严重,尤其是针对北非裔、非裔或是土耳其裔,并对这些人的生活轨迹、幸福感和健康状况造成了严重的影响。一些情况下,这甚至令少数族裔对法国的移民融入模式产生幻灭甚至怨恨的情绪。

白人收到面试通知的几率,比少数族裔多83%

“试验得出结论,如果姓氏上显示出这个人是外国裔,那么他将得到不同的待遇。”古斯塔夫·埃菲尔大学(Gustave-Eiffel University)经济学家扬尼克·洛蒂(Yannick L'Horty)补充道。在2017年的一次由上述专家联合领导的测试中,在看房方面,北非裔租房者比法国本地的租房者得到的肯定回答少了三分之一。

“至于国际方面的比较,如2019年一份欧洲晴雨表的调查就证实,法国是欧洲对种族歧视感知最尖锐的国家之一,也是职场发生种族歧视最多的欧洲国家之一。”巴黎经济学院专家玛丽·安妮·瓦尔福特(Marie-Anne Valfort)说道。根据芝加哥西北大学社会学家林肯·基里安(Lincoln Quillian)所领导的一份研究,出身法国的白人候选人收到面试通知几率比少数族裔多83%,远远高于美国(33%)和德国(24%)。

在启动反歧视平台并就此问题进行咨询后,政府负责机会均等的部长伊丽莎白·莫雷诺(Elisabeth Moreno)正在谨慎地处理这一议题。到今年夏天,该平台应该能够提供一个指数,以此来衡量企业中的种族多样性。但这一应用对企业来说并不是强制的。一位工业分包商的人力资源开发人员说:“这是个危险的议题,我们需要时间。”

(编辑:文耕)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