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时报贾言、靖树、来米编译报道】前几天,法国科学委员会表达了新担忧:今夏巴西变种可能成为疫情主流。更令人忧心的是,巴西变种很有可能会降低信使RNA疫苗(辉瑞及Moderna)的有效性。

即便如此,继警员教师后,法国本周末起(24日)对55岁以上“第二线”员工群体也会加大疫苗接种力度。这一群体涵盖大约40万人,涉及岗位包括公交车和货运司机、收银员、殡仪馆、屠宰场,保安等。

政府还重申,即使疫苗非100%保险,但对抗疫还是非常关键的。

目前,法国1/4成年人已经接受了至少1剂量疫苗注射。

强生疫苗血栓风险:参考阿斯利康使用办法

欧洲药品管理局(EMA)20日下午就强生疫苗发表了意见,称强生疫苗与“罕见的血栓病例”之间可能存在联系,但该疫苗益处大于风险。

EMA发布会上介绍说,已知的8名血栓病例都发生在接种后3周内,患者年龄都在60岁以下,其中大多数是女性。目前,性别或年龄等具体风险因素尚未得到确认,管理局将继续进行监测。

一名男子在法国圣康坦-昂伊夫林一家体育馆设立的新冠疫苗接种中心接种疫苗。(图片来源:新华社)

具体来说,欧盟各国政府可以自行决定是否将强生疫苗仅限于某些年龄段/某些特定人群使用(参照阿斯利康疫苗)。

法国卫生部长韦朗当天也表示,阿斯利康和强生疫苗对法国的疫苗接种来说是“必不可少”的。

他还对“实现5月中旬接种2000万人、6月中旬接种3000万人”的目标“充满信心”。

值得注意的是,法国工业部长帕尼埃-鲁纳歇(Agnès Pannier-Runacher)已经透露,欧盟可能不会与阿斯利康续签2022年的合同,“欧盟已经开始与辉瑞和Moderna讨论续订计划,但没有与强生和阿斯利康就新合同进行谈判。”

法国不使用俄疫苗

法国总统马克龙18日在接受美国CBS采访时表示,法国不考虑使用俄罗斯Spoutnik-V疫苗,后者还没有获得欧洲药品管理局批准。

而且,马克龙也不认为这是加速接种的解决方案,因为审核和在欧洲生产都需要时间。

医生“偷偷”为患者接种阿斯利康

法国从3月19日起将阿斯利康疫苗的适用范围限制在55岁及以上人群。但一些医生偷偷向还不属于优先接种的55岁以下人群接种这种疫苗。

例如,吉伦特省50岁的居民Marie患有哮喘,希望能尽快接种,但4月初她并不属于优先接种群体。她的医生偷偷给她接种阿斯利康疫苗一周后,她不得不由于发烧和胃痛等副作用住院。但她并没有怪罪医生,表示“他(医生)这样做是为我好。”

目前,不少人并不愿接种阿斯利康疫苗,甚至导致后者剂量积压;另一方面,面对急于接种的55岁以下人群,医生会对其介绍利益与风险,在取得对方同意的情况下接种。一些医生还会要求患者签署自愿声明。

不过,法国全科医生联合会主席巴提斯托尼(Jacques Battistoni)警告这种做法存在不小风险,医生可能会遭起诉、甚至可能被定罪。

为何总为他人做“嫁衣”?

目前,法国诸多企业承担了新冠疫苗的装瓶、包装以及分发工作。

据法国德尔帕姆制药厂(Delpharm)首席执行官勒颇(Stéphane Lepeu)透露,他们需要“在极短的时间内、应对诸多挑战”:“订购设备、增聘人员、储存原材料,而这些原材料在疫情期间严重供不应求”。

事实上,经过5个月的筹备,德尔帕姆制药厂从4月份开始为辉瑞-BioNTech疫苗进行装瓶,从而为疫苗在法国本土生产首开先河。

4月9日,法国总统马克龙还去参观了工厂,并盛赞了法国药厂的出色表现:“在法国生产疫苗有助于加快接种,强化我们的工业和医疗主权。”

很快,瑞典药企Recipharm以及另一家法国药企法瑞瓦(Fareva)也将在法国境内,为Moderna和CureVac两款疫苗装瓶。

今年夏天,法国制药巨头赛诺菲将在其位于里昂附近的工厂为强生公司生产疫苗。2021年,预计四家药企共有约2.5亿剂疫苗出厂。

只参与生产链最后环节

不过,在新冠疫苗产业链上,法国仅落寞地参与了疫苗生产链的最后环节:配给、装瓶、包装和分发。

因此,即便法国工业部长帕尼埃-鲁纳歇曾强调这些分包工作“有非常高的技术含量”,但疫苗关键成分生产都是在欧洲其他国家(德国、比利时、瑞士、荷兰)进行。

另一方面,法国至今尚未研发出新冠疫苗:虽然赛诺菲疫苗有望今秋问世,不过,巴斯德研究所已经放弃了其疫苗研发项目。

也就是说,目前唯一一家掌握疫苗从研发到大规模生产环节的巨头赛诺菲,在这场全球疫苗竞赛中,已经落后于竞争对手:

例如,在德国,继辉瑞联合BioNTech成功研发出疫苗之后,另一款疫苗CureVac也成功问世。

不过,法国仍有别的希望:一年来,多家生物科技企业开始投入到疫苗及治疗研发中。法国生物技术公司瓦尔内瓦(Valneva)在疫苗研发上进展迅速。

值得一提的是,一旦完成测试阶段,瓦尔内瓦疫苗将会在英国、而不是法国进行生产。

这些问题暴露了法国在医疗健康领域的弱点。

“重新赢得医疗卫生主权”

去年我们就报道过,法国出现重症病房抢救药品短缺以及医疗器材供给困难的问题。据法媒报道,只有30%非专利药品是在本土生产。

法国政府决心“重新赢得医疗卫生主权”:2020年6月,经济部发出了征求意向书,旨在加强本土产能,并鼓励药企回迁有助于应对疫情的生产线。

为此,政府拨款总计4.6亿欧元,为企业提供资助。

回流至法国,能持续吗?

政府的倡议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工业企业,但这并非是企业的“爱国行为”:部分原因在于,近年来欧洲和亚洲的生产成本差距已缩小。

例如,法国知名药企Corden Pharma总裁米冲(Yves Michon)注意到,“连续性化学等新技术的发展让现在的生产成本更具竞争力。在某些原材料上,我们甚至有能力将成本降至与中国类似。”

该公司目前还为Moderna疫苗提供类脂原料。

不过,合成有机化学工业与生物化学联合会Sicos Biochimie会长图哈耶(Vincent Touraille)则警告说:“不可能将所有主要生产线都回迁,规模太大了。”

他还认为,医疗卫生自主应该是在欧洲、而不是在法国层面讨论。

除了资金刺激措施外,一些药企尤其希望针对销售价做出调整:他们认为目前药价过低,不利于企业的竞争力。

例如,法国药企游说机构里姆(Leem)总裁科莱特(Frédéric Collet)强调:“我们不应该只专注于产能。除了回迁以外,还要重视吸引新药企业在本土生产。这只能通过组建结构紧密的完整产业链来实现”。

欧洲时报微信公众号:oushi1983

(编辑:秋狸)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