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到清明扫墓时。以往此时,法国侨界会相约一起,商讨去华工墓地扫墓一事。去年疫情爆发,扫墓被迫停止,今年法国又因疫情封城,祭奠华工墓也只能放弃一事。弹指之间,我从事华工研究已近20年。闲暇之余,我将这些年推动一战华工所做的事情整理出来,以《结缘一战华工》之书名纪念华工这段历史。

(接上期)二、华工赴欧人数和死亡人数

回到巴黎后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在华工墓地中死亡的山东华工是596人,那么山东共出来了多少人?

从朋友处借到一本台湾学者陈三井先生著的《华工与欧战》,上面认为华工人数在十七万五千至二十万人之间,还有一位史学家认为华工人数在二十三万,史学上在华工人数中众说纷纭。偶然在一份报纸中看到一张华工从青岛港出发的照片。青岛是我的家乡,我的同学有的就在市图书馆和史志办,我向他们发出了帮忙查找资料的请求。不久,史志办的朋友发来了他们史志办收集的华工资料。

英、法两国在中国的招募是分头进行的,他们都把山东华工作为自己理想的招募对象。他们认为山东人口稠密,男儿身体强壮,个头高大,能适应法国战区高地寒冷气候。

1916年8月,为法国招募华工的惠民公司在青岛设立分公司,共招华工4413人。据《胶州口华洋贸易情况论略》记载:凡招募的华工,先发给家属“津贴洋10元,本人登轮时亦领如前数。” 华工“每日佣资各计一法郎,在中国的家属各付洋10元。”,“第一批华工1860人于1917年4月4日乘坐‘阿嘎彼诺尔’轮,前向法国马赛……日本第一次侵占青岛时期,法、英、俄等国在胶济铁路沿线广募劳工,由青岛输出到欧洲战场服劳役,青岛成为输出欧战华工中国北方最大的口岸之一,输出华工达55761人。”

英国在招工之前,驻济南领事约翰.普拉特(John.Pratt)曾于1916年冬周游山东,访问内陆各县市及烟台、威海卫、青岛等口岸,指出以胶济铁路沿线招工最为可行。

1916年10月,英国利用当时的租借地威海卫的便利条件,在威海卫成立“大英威海卫政府招工局”和“华工待发所”。分支机构设两处,一是在归文登县衙管理的威海卫城里设招工所,负责威海卫周边地区招工事宜,一是在济南设招工处,负责山东内地地区的招募。威海卫自1898年始便成为英国的租借地,华工待发所内设出发处,警察署、军需处、医院等机构,应募的华工首先要经过医院严格的体格检查,凡患有肺结核、支气管炎、花柳病、慢性眼炎、疟疾、龋齿等21种病症任何一种都将被革斥。体检合格后,华工要编号,用一铜片卷成一个镯子,用机器固定在右手腕上,然后订立合同,进行准军事训练,等待出发。

            在威海华工营的华工洋人为英军随队军医

1917年1月18日,山东第一批华工1000多人乘坐两艘轮船由威海的高丽码头启程。据统计,一战期间,从威海卫出发的华工达54000余人。

华工在威海集训


华工在威海等待上船

                                   华工在威海等待上船

由于威海卫缺乏与山东内地相连的铁路系统,又没有可供大型船舶停靠的码头,英国决定由青岛港直接运送华工。于是,在青岛沧口出现了第二个待发所,在青岛吴淞路设立了报名处,山东各地的华工源源不断地由胶济线运到了青岛,1918年中期,设于威海卫的华工招募总部也转移到了青岛。

据青岛市志记载:从1917年4月至1918年3月,英国委托和记洋行从胶济铁路沿线招募了50315人在青岛德华缫丝厂(今青岛国棉八厂)集中,分乘22艘船,取道美国,运往欧洲。

                              在青岛港登上邮船的华工

法国以陆军部代表陶履德中校改称农学技师,赴华招工。中国方面1916年成立惠民公司,同法国招工团接洽。法国的中国招工团总机关设在北京东郊民巷,支机关则设于上海、天津、香港、青岛、浦口等地。天津惠民公司于1916年5月成立,公司开设于天津河北二马路仁寿里,华工出发所在塘沽,经理为李兼善,共招收华工5047人。青岛惠民公司成立于1916年8月,共招华工4413人。香港惠民公司成立于1916年12月,共招华工3221人,浦口惠民公司成立于1917年1月,共计出发工人十四次,招华工18970人。1916年10月8日,陶履德授权上海中法实业银行买办朱麟笙,招募铜、铁匠600人。法国除陶履德招工团外,还有格利叶招工团,直接归法国军方管辖,法国共计招收华工36939人。这样英法共招华工人数14000余人和平常说的十四万华工人数大体相符。

在法国死亡人数和旅居法国的人数方面有一个说法,说是来时有140000华工,留下了3000千人,回去了110000,死亡和失踪的人数是20000人。对于这个人数,说得很笼统,我们从国内和国外继续查阅资料。在法国查到,1935年,法国华工参战总会在法国做过一个华工调查,当时登记的有10600人,其中900人和法国人结婚。说明留在法国的人数不自三千,有一万之余。在华工死亡数字方面,英国公布死亡2000余人,法国死亡1018人,而中国方面称死亡近万人,甚至当时中国的总统徐世昌对外声称,德国的潜艇超限战,使华工途中死亡有名有姓的达4000人。其实,法国运输华工最大的一次死亡事故是1917年2月,运送华工的法国“阿托斯”号邮轮在地中海被德国潜艇击沉,造成543名华工丧生,当时德中国政府因种种原因肯定扩大了死亡数字。我们从英国墓地管理委员会得到的资料和国内的一些史料作了比较,英法公布的死亡数字可信度很高。而失踪的华工那里去了?我们又在青岛市志得到答案。据市志记载:一批随英国远征军在伊拉克底格里斯河和幼发拉底河之间服役的华工,忍受不了战争的残酷,上万人途经伊朗到达北高加索地区,他们就是失踪的华工,在另一位国内研究俄罗斯华工的学者也有这方面的记载。



作者简介:江敬世,作家、历史学家、策展人,法国齐鲁文化协会创始会长,法国国民之星银质勋章获得者。长期从事法国华人移民研究,著有(法国一战老华工纪实)(合著)一书,长篇报道:《一位山东华工在法国的经历》(7万字,法国华人媒体连载),《纪念中国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七十周年系列长篇报道》20余篇,参与五部与一战华工有关的影视剧、纪录片的拍摄。长篇小说《华人街往事》(待出版)。策划“共筑中国梦”纪念中法建交五十周年巴黎卢浮宫卡豪赛尔厅全球华人艺术特展,策划纪念中国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七十周年音乐会与书画展,策划“和平与发展——纪念一战爆发暨华工赴欧百年论坛、“他从东方来——纪念一战华工赴法百年论坛”、“月是故乡明——纪念一战华工赴法百年艺术展”等活动。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