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到清明扫墓时。以往此时,法国侨界会相约一起,商讨去华工墓地扫墓一事。去年疫情爆发,扫墓被迫停止,今年法国又因疫情封城,祭奠华工墓也只能放弃一事。弹指之间,我从事华工研究已近20年。闲暇之余,我将这些年推动一战华工所做的事情整理出来,以《结缘一战华工》之书名纪念华工这段历史。

初扫华工墓

    2003
8月,法国齐鲁文化协会成立,我出任会长。我们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驱车前往亚眠市的华工墓地,去祭拜一战的华工。

     从法国的华文报纸了解到,我们的侨团从2002年就开始祭拜华工,但我们都没有赶上,只是从报纸上知道死亡的多是山东华工,以寿光的为多。

   这次的行动只是探路,作为刚成立的山东人的协会,总要为家乡的人做点事,我们把华工的事当做协会成立后的第一件事,虽然清明已过,我们还是按计划进行。我们的车子驶出巴黎后一直朝加莱的方向行驶,路上见到的多是田野,随着离墓地越来越近,我的心也越来越起伏不平,我很难想象华工当年飘洋过海,来到欧洲的情景。要知道,山东人是很恋故土的。

     车子继续行驶,当我的思绪还在盘旋着时,车停下了。司机告诉我们,这里就是诺莱特村,没有路标了,墓地应该就在附近。我让司机沿着村子转一下,在村子的一个路口,我们发现一对石狮子,这肯定是来自东方,我们这样猜测。这时,一位法国老太太走过来,问我们是不是要找华工墓,我们惊喜万分,看来是找对人了。

     老太太告诉我们,墓地就在前面。她告诉我们,她从小就住在这个村子,那时她七、八岁,经常看到华工营的劳工。她的印象中里面有一个医院,华工们喜欢吃面条,经常用大锅煮面条。还有,他们喜欢吃大蒜,把周围几个村子的大蒜都买走了。我一听,心里一热,这典型的山东人吃法,我急于见老乡墓地的心更急了。

    辞别老太太,车子往前一拐,看到了华工墓地的指示牌,再往前一拐,就看到华工墓的门楼和院墙及一排排整齐的墓碑了。

       进到院里,映于眼帘的墓碑果然大多是山东人,我看到有山东即墨、胶州、平度、高密、寿光、泰安、文登、青州,几乎山东的各个县都有,而且在院墙上还有几块石碑,也有几位是山东人,我们数了数,山东华工的人数是596人,占了死亡人数百分之七十多。统计完数字,我们拿出带来的香烟点上,又打开白酒祭奠了一番,磕了几个结实的响头,结束了我们的第一次祭拜。


作者简介:江敬世,作家、历史学家、策展人,法国齐鲁文化协会创始会长,法国国民之星银质勋章获得者。长期从事法国华人移民研究,著有(法国一战老华工纪实)(合著)一书,长篇报道:《一位山东华工在法国的经历》(7万字,法国华人媒体连载),《纪念中国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七十周年系列长篇报道》20余篇,参与五部与一战华工有关的影视剧、纪录片的拍摄。长篇小说《华人街往事》(待出版)。策划“共筑中国梦”纪念中法建交五十周年巴黎卢浮宫卡豪赛尔厅全球华人艺术特展,策划纪念中国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七十周年音乐会与书画展,策划“和平与发展——纪念一战爆发暨华工赴欧百年论坛、“他从东方来——纪念一战华工赴法百年论坛”、“月是故乡明——纪念一战华工赴法百年艺术展”等活动。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