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时报4月17日文耕编译】美国希望与德国重建政治关系:拜登不仅取消了特朗普的撤军计划,而且增加了500名驻德美军,向德国伸出了友谊之手。但瑞士《新苏黎世报》分析指出,德美两国的“友谊小船”要想驶得更远,必须解决四项根本分歧。

作为拜登政府最高级别的安全政治官,美国国防部部长奥斯汀(Lloyd Austin)没有选择伦敦,也没有选择布鲁塞尔或巴黎,而是选择柏林作为他首次访问欧洲的目的地。对于老盟友来说,这是一个重要的象征性姿态。做到这一点对美国来说不容易,对德国亦然。

1月22日,美国退役将军劳埃德·奥斯汀获得国会参议院批准,出任美国新一届政府国防部长。奥斯汀现年67岁,是美国首名非洲裔国防部长。(图片来源:新华社)

在美国前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的领导下,德美关系不仅降温了,而且痛苦地破裂了。特朗普对德国总理默克尔很有意见,他认为德国应对美国的外贸逆差负责,并大声指责德国在安全政策上搭便车。分歧如此之大,以至于特朗普在2020年7月对德国宣布了史无前例的惩罚行动:撤出驻扎在德国的12000名美军。在做出决定不久后,特朗普在推特发文表示,“德国每年向俄罗斯支付数十亿美元的能源费,我们却还要保护德国免受俄罗斯的伤害。这是为什么呢?”

现在,拜登不仅推翻了特朗普的决定,而且他的使者--美防长奥斯汀13日在柏林宣布,美国将向德国增派500名士兵。在联合记者会上,德国国防部长卡伦鲍尔(Annegret Kramp-Karrenbauer)对美国的决定表示欢迎,认为这是强烈的“团结信号”。但分析指出,德国想要缓和关系,仅靠说几句温馨的话或偶尔表现出团结意识,是不够的。因为,双方之间的许多分歧在白宫权力的更迭中被遗留下来。德国须要对拜登政府做出一些承诺,包括必须明确表示,会奉行由美国新政府领导的西方“价值伙伴关系”。而这也意味着,德国必须在四点分歧上做出改变。

首先,德国需要遵守2014年向北约做出的承诺,将军费开支比例增加至2%,而绝不能只是停留在口头上说说而已。2020年,德国的军事预算仅占GDP的1.57%(高于2019年的1.36%)。但是出于增强驻德美军现有能力的需要,德国军费的增长趋势不仅需要保持,而且必须得到加强。

其次,整个德国政府必须对包括“核参与”在内的北约联盟防御表示明确支持。就在2020年春天,德国社民党议员曾试图拒绝美国的要求,即在紧急情况下,德国的战斗轰炸机也必须投放储存在德国艾弗尔山的原子弹。此外,社民党议会党团还试图阻止购买美国的F/A-18-战斗机,这种战斗机可以携带原子弹,并且能够取代老式战机。但是现在德国必须迅速完成这一武器采购项目。

3月3日,在德国首都柏林,一名佩戴口罩的行人经过一面德国国旗。(图片来源:新华社)

再者,德国必须放弃对俄罗斯的战略模糊性。美防长奥斯汀在访问柏林时表示,地缘政治上不幸的波罗的海“北溪-2”项目,对重新建立良好关系“不会构成障碍”。但事实上,美国新政府对此也深感恼火,只不过不像特朗普那么直言不讳。拜登政府希望自己在对抗俄罗斯的过程中得到具体的支持,包括乌克兰东部的冲突。

此外,德国还需要重新考虑其经济上对中国的依赖。最近,德国派出护卫舰参加了美国领导的洋-太平洋地区“航行行动”。这是美国在该地区遏制中国的第一小步。但是,德国对此却左右为难、举步维艰,因为中国是德国最大的贸易伙伴(2020年的交易量超过2120亿欧元)。特别是来自中国的需求,迄今已使德国工业顺利渡过了疫情困难期。如果德国想要在政治上追随美国,对中国采取行动,就必须牺牲这种贸易优势。

(编辑:李祎瑾)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