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消息网4月15日报道 (文/唐霁)

早在2020年11月,法国劳工部长伊丽莎白·博尔内就对媒体表示,退休制度改革“不再是政府的首要工作”,总统马克龙随后对议会表态说:“在目前我们经历的(疫情)危机下,退休改革方案暂不实施。”目前,离法国下一届总统大选启动还剩半年时间,法国总统马克龙不太可能在这样一个时间点继续推进退休制度改革。一场轰轰烈烈的改革,在疫情的冲击下,偃旗息鼓,“夭折”了。

法国政府2019年底公布了退休制度改革方案。根据该方案,政府将逐步取消特殊机构的退休福利,将国内42种行业待遇差别大的“碎片化”退休金制度整合为全民统一的积分体系。这是一个涉及面广、力度很大的改革方案,也因此遭遇了空前的社会阻力。

法国各工会号召展开持续不断的罢工运动,法国陷入严重的社会危机中。延迟退休年龄究竟是不是改革的必要手段,这是政府和工会数次谈判的焦点。

据《巴黎人报》统计,法国退休年龄为62岁,是欧洲退休年龄最早的国家之一,邻国如德国、西班牙的退休年龄都是65岁。其次,法国退休金相当高,是退休前工资的74%,而其他欧洲国家如意大利为65%,德国为48%,英国只有28%。法国人“最自豪”的退休制度给政府带来巨大的财政赤字,成为制约经济增长的沉重包袱。据法国养老金政策委员会(COR)统计,法国养老金体系赤字2018年为29亿欧元,如不改革,这一赤字在2025年将达到79亿欧元至172亿欧元。

时任总理菲利普在介绍改革方案时强调,议员和部长这些“特殊阶层”的特殊福利要取消,纳入统一退休制度中。法国《世界报》报道,法国参议院议长热拉尔·拉尔谢明确表示,从1905年开始,参议院就有一个自己独立运营的资金体系,这笔资金没有国家的投入,完全是由议员各种分摊金组成,并通过投资运作升值,作为发放参议员养老金的来源。他强调,由于参议员的养老金并不由国家供给,所以不能“取消”他们的养老福利。

参议院的表态,以及铁路、公路、航空等交通部门旷日持久的罢工,都是法国各个特殊阶层对改革方案的抵制,而这些特殊阶层又是国家的命脉部门。在各方抵制下,马克龙推进的退休制度改革不得不暂缓。不过改革虽然“夭折”,但改革设计的可取和失误之处,都有启示意义。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