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时报网】德国法院4月15日裁决柏林“房租上限”令无效,立刻引发了上千人抗议,可见房租的波动对普通德国人生活的影响是巨大的。事实上,德国是欧洲的租房大国,曾几何时,租房是人们最青睐的生活方式,而如今,租房可能只是迫不得已的唯一选择。

2020年3月28日,在德国首都柏林,市民从窗户内向外张望。(图片来源:新华社)

爱租房不爱买房是种德国特色

4月15日,德国联邦宪法法院裁定柏林的“房租上限”政策无效,这让当地许多租户不得不向房东补缴因此法少缴的数千欧元房租。

Politico.eu报道,这一决定推翻了该市左倾联合政府在2020年2月实施的一项政策,即约150万套住房的租金将以2019年6月的价格冻结五年,然后迫使房东为那些支付高于一定平均水平的人降低房租。

“房租上限”原本是维护柏林租房价格的一种手段,据统计,柏林约85%的居民租房居住,而非拥有自己的房产。

事实上,德国是一个租房比率特别高的国家。新华网报道,根据2020年欧盟统计的数据,高达一半的德国长居人口居住在出租房中,只有51.4%的德国人拥有自住房。

这个数字在欧洲是垫底的。2019年,有95.8%的罗马尼亚家庭拥有自己的房屋,英国和法国的住房自有率也超过了65%。

而中国与德国相比更是两个极端。虽然“买不起房”是所有中国年轻人的共同烦恼,但中国央行调查统计司城镇居民家庭资产负债调查课题组在《中国金融》撰文表示,中国城镇住房自有率在2019年高达96%。

租房曾是一种绝对舒适的选择

德国人不爱买房爱租房,在一定程度上是由历史原因造成的。

综合《解放日报》、新华社报道,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德国的许多城市被摧毁,战后自然需要重建房屋。在政府补贴的扶持下,公共、合营与私人开发商仅用几年时间,便建造了数百万套出租房。

当时的法律规定,德国住房合作社建造的住房必须用于出租,不能出售。住房合作社每年建造的房屋数量占全国总数量的1/3左右,如此庞大数量的出租房屋无疑对稳定房源起到了重要作用。

同时,租房市场受到了联邦的严格监管,租户也得到了许多法律保护。比如,大多数租房合同是没有固定期限的,只要按时交房租,房东几乎无法终止租房合同,所以租房是一种绝对舒适的选择。

其次,在德国,房地产贷款通常不像英美那么容易获得,贷款提供方一般要求贷款者至少支付20%甚至高达40%的首付。

此外,“工作需要”也是德国人倾向于租房的理由之一。德国公务员因工作地点固定,通常都会买房,而其他劳动者因市场、企业经营状况等因素,工作会不断发生变动,因此居无定所是常态,人们自然觉得租房更方便。

而且不同于中国人“居者有其屋”的传统思想,一些年轻人并不认为只有拥有了自己的房子,回到家里才会有归属感。再加上德国的自由迁徙权受到法律保护,很多人非但不排斥搬家,反而乐于享受环境变化带来的新鲜感。

买不起房,即使租金不便宜也只能租下去

不过,随着德国城市化的进程加快,人们开始涌向大城市,带热了城里的房地产市场,慕尼黑、法兰克福等几大主要热点城市的房价,在过去十几年里翻了一倍。然而,德国土地审批速度较慢、建筑工期较长、新房建设增速较慢,再加上来自海外的房地产投资增多,德国国内的房源逐渐紧张起来,房价更加水涨船高。

图为一名女子走过一家房屋中介门店。(图片来源:新华社)

于是便出现了即使想买房,城市高昂的房价也令年轻人望而生畏,只能长期租房生活的状况。

《世界报》房地产板块的调查数据显示,在柏林租房在月租平均为1340欧元,而购房后的平均月供为1440欧元;达姆施塔特的月租平均1090欧元,平均月供为1200欧元;杜塞尔多夫的月租金为1090欧元,平均月供为1270欧元。不难看出,在大城市,月供往往较高,且年轻人也无法拿出十几甚至几十万欧元的首付款,即使租金不便宜也只能租下去。

为了抑制高租金,德国也想了不少办法,2015年实施至今的房屋租赁法就对租客的权益有详细的规定,严格限制出租者任意涨价或者找借口将租户“扫地出门”。例如,该法规定,租金上涨幅度3年内不得超过20%。

但似乎什么也挡不住上涨的房租,此次针对柏林“房租上限”的裁决,似乎“给联邦立法者敲响了警钟,他们应该行动了,遏止许多德国城市中出现的租金爆炸上涨现象”。德国内政部长泽霍费尔对此表示,唯有建筑新房,才是“最好的保护租客权益的方法”。

(编辑:李非)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