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时报4月15日秋狸编译】在法国,美国新总统拜登自就任来频繁出现在媒体头条,其雄心勃勃的刺激计划获得很多拥趸。专家分析,这背后的原因除了认同拜登的政策之外,还有一种期盼救世主式的“美国迷恋”。

拜登频繁登上法国头条

法国《世界报》报道,虽然可能不如特朗普,但美国总统乔·拜登就职以来在法国出乎意料引发了很多关注,与他在竞选期间“沉睡的乔”的反馈大相径庭。

研究机构Kantar数据显示,自2021年年初以来,“乔·拜登”这个名字每月在法国各个媒体、广播、电视和在线新闻网站头条上出现的次数超过7400次。“这个次数可和法国政府高官相媲美。”该机构研究主任索尼亚·梅切(Sonia Metché)指出,法国总统马克龙在同时期的“上头条”次数也不过9100次。“一般而言,外国元首在刚就任时1-2天内会频繁登上头条,而拜登已经在头条位置坚挺了数月,甚至比刚就职时的次数还多,覆盖范围十分惊人。”梅切说。

上次法国人折服于美国总统的魅力还要追溯到奥巴马时代——2008年的民调显示,80%法国人都愿意为他投票。出人意料的是,78岁的政坛老将拜登也获得了法国人相当大的关注。

益普索(Ipsos)调研机构的副总裁布里斯·特因图里埃(Brice Teinturier)指出:“托拜登的福,法国人正以天使般美好的眼光重新审视美国。这种印象令人宽慰,但毫无疑问是不真实的。”

“拜登狂热”背后的美国迷恋

不仅在媒体间,拜登也成为法国政治界和许多经济学家的“偶像”。特别是那些传统柯尔贝尔重商主义的信奉者,他们对于拜登增加税收,动员所有力量筹集资金以恢复经济增长的策略十分赞赏。

这是3月20日拍摄的法国巴黎。(图片来源:新华社)

“这种‘拜登狂热’中夹杂着对美国这个国家的迷恋,”法国经济学家丹尼尔·科恩(Daniel Cohen)说。“我们有点像难以起飞的信天翁,需要外部的助力才能高飞,于是期望着一个外部力量能够打个响指就改变游戏规则。”他指出,拜登正好借着疫苗开打的“东风”而来,让人们时隔许久感受到了希望与喜悦。

在欧盟的7500亿欧元恢复基金难以得到成员国共识通过的时候,拜登的刺激计划凭1.9万亿美元这一数字也成为了媒体的关注焦点。许多主张增加资金,实施新刺激计划的政治家都公开表明欲借鉴美国的做法,如运动党领导人弗朗索瓦·贝鲁(Francois Bayrou)就说法国需要一个“新冠之战”的"马歇尔计划"。前预算部部长克里斯蒂安·埃凯尔(Christian Eckert)则感叹:“美国,一个极端的国家,给我们上了一课!”

拜登政府提出的对大型跨国公司征收最低企业税的议案也引发盛赞,许多人都认为,欧洲早就提出过这个主意,但没有美国,这个方案将永远难以成行。丹尼尔·科恩就曾指出:“欧洲梦想的,美国来做到。”

自然,右派不像左派那样满口拜登,不过前脱欧谈判代表米歇尔·巴尼耶(Michel Barnier)除外。他的亲信喜欢叫他“法国拜登”。

“每次新美国总统上任时,这种事情都会发生。”前总统萨科齐的发言人弗兰克·卢夫里耶(Franck Louvrier)指出:“这是一种从众行为,能让人相互认可,就像一种时尚。”

法国经济学界也出现了“拜登狂热”。经济学家菲利普·阿吉翁(Philippe Aghion)盛赞拜登的刺激计划与加税政策,他认为拜登的决定给马克龙做出了表率,“我们10年内都会牢记这项宏伟计划”。法国经济形势观察研究所(OFCE)主席泽维尔·拉格(Xavier Ragot)则说:“我们在经济思维方面确实落后。”

对于法国财政部,这种比较令人讨厌。实际上,反对拜登的声音也存在。就任于纽约大学斯的法国经济学家托马斯·菲利蓬(Thomas Philippon)认为:“我们做的还不够,但美国人做得太过了。”他指出,美国没有改革其“灾难性”的福利制度,而是不论贫富给每个人大量发钱,法国人没必要连这个都学。

“拜登实际上是在利用危机,推动他本来无法达成的左翼措施。”菲利蓬说。

(编辑:文耕)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