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时报4月14日贾言编译】4月13日,法国公共财务部长杜索普特(Olivier Dussopt)表示,新冠疫情危机在三年间对法国政府财政造成4250亿欧元的损失。他还告诉法新社,针对企业的救助措施将逐步退出。当天,审计院公布年度报告,对政府支出上涨深表忧心。另有消息称,法国政府有意在明年上半年担任欧盟轮值主席国之际,重新讨论有关欧盟成员国预算“红线”议题。

新冠疫情危机三年“成本”高昂

综合法新社、《世界报》(Le Monde)报道,根据公共财务部的数据,新冠疫情危机三年“成本”高昂:2020年为1580亿欧元,2021年增至1710亿欧元(其中包括用于紧急救助措施560亿欧元),2022年则会缩减至960亿欧元。这些“天量”成本主要涵盖了财政税收损失以及因应对疫情危机采取的特殊救助支出,其中包括团结救助基金以及部分失业补助。

杜索普特在接受法新社采访时表示,“这三年财政指出主要致力于紧急应对疫情以及复苏计划”。2020年,主要是疫情造成的损失成本;2021年是应对危机措施与复苏计划叠加产生的支出,到了2022年,即复苏计划的第二年,预计还要支出400到500亿”。

2023年可能还需支出70到80亿欧元

“2023年可能还需要指出70到80亿欧元,主要是用于承担国家担保贷款可能出现的坏账以及在2022年12月31日尚未支出的复苏计划中的剩余款项”,杜索普特进一步解释道。

3月31日,人们走在法国巴黎凯旋门附近。(图片来源:新华社)

3月26日,也就是在扩大防疫限制措施实施范围的前几天,杜索普特曾预计,政府今年对经济的救助措施将耗资320亿欧元。不过,在为遏制疫情蔓延、法国采取第三次“封禁”举措后,经济和财政部长勒梅尔(Bruno Le Maire)估算,法国再次“封禁”导致公共财政支出每月耗资达110亿欧元。

逐步结束救助措施

政府随后将今年的财政赤字预估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8.5%提高到9%,而去年是9.2%。危机一旦结束也就意味着“不惜一切代价拯救经济”的政策完成了其使命。不过,根据杜索普特的说法,政府还会在复苏计划框架内提供相应的支持措施,不过,政府目前正在筹划如何采取渐进方式退出救助措施。杜索普特最后补充说,“如果我们允许餐馆重新营业,但要求他们只能接待正常容量的四分之一或三分之一,那么,我们还要必须为他们提供帮助,以减轻因此对营业额造成的损失。”而且,“我们也不能在向这些企业支付了七、八个月甚至九个月的团结救助基金后,一夜之间便‘叫停’”。

审计院忧心政府支出上涨

法国审计院13日指出,新冠疫情危机导致法国财政赤字扩大、债务激增,审计院担心存在支出持续增涨风险。根据审计院当天公布的国家预算执行情况年度报告,2020年,新冠疫情危机导致国家财政预算耗资近930亿欧元(不包括社会保障和地方性支出),其中与危机相关的额外支出达497亿欧元,财政收入损失373亿欧元,其中包括323亿欧元的税收损失。

不过,审计院指出,2020年,与疫情危机无关的支出也增加了67亿欧元,“接近2019年的增长水平(73亿),并且远高于2018年(15亿)”。

“政府支出出现结构性增长”

这说明“政府支出出现结构性增长”,审计院强调,同时担忧出现“棘轮效应的风险(effet cliquet)”,也就是说国家支出“持续维持在高于疫情危机前水平,从而对经常性项目支出以及借贷造成压力”。

去年,法国GDP萎缩8.2%,债务总量占GDP的115.7%,公共赤字高达9.2%,均创下历史新高。

此外,审计院还表示,2021年,国家针对家庭和企业的救助措施持续时间和潜在性新支出还有很大不确定性。面对审计院的关切,经济部迅速作出回应,并承诺,“会保持密切关注”,以确保“救助措施不会长久持续”。

法国有意放弃欧盟“赤字红线”

2022年上半年,法国将就任欧盟轮值主席国,届时,法方希望重新讨论有关欧盟预算规则。根据隶属于总理府的智库-经济分析委员会(CAE)13日公布的一份报告,经济分析委员会建议放弃3%赤字的欧盟共同预算目标,并且通过针对不同国家设定不同的债务上限来替代目前统一的债务门槛(60%)。有专家认为,新冠疫情危机加剧了这些规定与现实情况之间的鸿沟。

(编辑:文耕)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