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社北京4月14日电 题:漫长等待,铿锵玫瑰绝地绽放——写在中国女足晋级东京奥运会之后

  中新社记者 邢翀

  结束长达120分钟鏖战后,场边的吴海燕抱着王霜痛哭。身为中国女足队长,吴海燕因累积黄牌数无法出战这关键一役。13日场上局势瞬息万变,连丢两球的中国女足一度陷入“死亡绝地”。

  对于胜利的等待让吴海燕坐立不安,120分钟似乎异常漫长。其实,过去整个一年,包括吴海燕在内的中国女足都在漫长等待中度过。

4月13日,中韩女足奥预赛附加赛次回合比赛在苏州打响。首回合2:1领先的中国女足,在次回合0:2落后的情况下完成逆转,最终经加时以总比分4:3击败对手,获得东京奥运会门票。图为比赛现场。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4月13日,中韩女足奥预赛附加赛次回合比赛在苏州打响。首回合2:1领先的中国女足,在次回合0:2落后的情况下完成逆转,最终经加时以总比分4:3击败对手,获得东京奥运会门票。图为比赛现场。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受疫情影响,原定于武汉举行的奥运资格赛两度易地,最终在澳大利亚进行。雪上加霜的是,王霜等4名球员因疫情滞留国内,以21人出征的中国队抵达澳大利亚后就开始了14天的隔离。

  于是,在酒店走廊里,她们坐在地上做着力量训练;在酒店楼梯上,她们跑上跑下进行体能练习……在悉尼的大雨中,中国女足6:1胜泰国、5:0赢中国台北、1:1战平实力强劲的澳大利亚女足,拼得与韩国队争夺奥运门票的附加赛资格。

  一个多月的“漂泊”成为吴海燕难以忘怀的记忆,“让中国女足每一个人都成长了”。返回北京后,她们又迎来漫长等待:由于海外疫情影响,附加赛举办时间地点一再更改。

  居家隔离的一段日子里,教练要求女足队员利用身边设备进行有限训练。吴海燕会用一个装满东西的袋子或罐子来做力量训练,也会在外面空旷的地方慢跑。去年4月开始封闭集训后,球队要在严格的防疫要求下,尽可能充分进行训练。

  “作为球员我们希望尽早开赛,因为我们已经迫不及待地渴望获得奥运会资格,虽然情况不完全如我们所想,但中国女足将会迎难而上。”吴海燕曾如是说。

  迎难而上,这是中国女足的传统。无论是早期亚洲杯七连冠,还是1996年奥运会亚军,中国女足正是在迎难而上中留下“铿锵玫瑰”的战名。此后尽管经历波折起伏,她们一直在坚守中向上。

  漫长等待后,又是一场迎难而上。一年之后的4月8日,这场久违的比赛终于到来。在繁琐的防疫措施下,中国女足来到客场作战,最终凭借“妈妈级球员”张馨垫射破门以及王霜罚中点球,中国女足以2:1险胜对手,获得晋级先机。

  首回合结束,韩国队方面放言称,“中国队不要着急预定东京的酒店”。4月13日在苏州,韩国女足果然来势汹汹,上半场就连轰两球,一度让中国队措手不及。

  已然没有退路的中国队下半场作出换人,身高1米86的高中锋杨曼替补出场,第68分钟她轻蹭王霜的定位球,中国队就此扳回一分。

  大比分3:3,比赛拖入加时赛。按照全新规则,加时赛进球仍算入主客场进球,如果韩国队再进一球,哪怕中国队同样攻入进球也将告负,这意味着中国女足必须要取得更多进球。

  第103分钟,王霜一记“穿云箭”将比分定格在4:3。加时赛中,王霜几度双手叉腰,终场哨响的时刻终于累倒在地。“把命豁出去,也要拿下韩国队!”

  决定胜负的一记进球,对王霜而言也是漫长等待。2019年女足世界杯,被寄予厚望的她颗粒无收,甚至让她感慨对足球和训练失去热情;2020年初,家在武汉的王霜被隔离困守,为了保持状态,她每天戴着口罩,独自一人在天台练球。

  事实证明,王霜的热情没有消逝,反而对足球有了更多热爱。“即使上半场落后,我们也从没想过放弃,因为我们相信130多天集训,每一堂课都是1万多米的跑动距离,即使是冲对手,也能把对手冲垮!”

  漫长等待,铿锵玫瑰绝地绽放。赛后吴海燕、王霜和其他女足姑娘们紧紧抱在一起,她们将向东京进发,她们说每个人都是英雄。(完)

【编辑:房家梁】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