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12日,意大利新增9789例确诊病例、358例死亡病例。累计确诊病例共3779594例,死亡114612例,治愈3140565例。

自今日(12日)起,意大利除坎帕尼亚、普利亚、瓦莱达奥斯塔、撒丁岛4个“红区”外,其余均为“橙区”。尽管各地普遍“松绑”,但餐饮业却依旧受困,今天下午,来自全意各地的抗议者再次齐聚罗马举行抗议,要求尽早开放餐饮业。

•意大利转“橙”,4800万居民不再“禁足”!“黄区”也要提前回来了?

综合意大利《共和国报》、Fanpage网站、安莎社报道,如今,意大部分地区变为“橙区”,全国今天有超过650万学生重返校园,4800万居民不再受“居家禁足令”的限制。

“橙区”主要规定有变化:这一情况可去外地

-居民在非宵禁时间段内可在市内自由外出;
-允许探亲访友,但探访活动仅允许每天5时至22时期间进行一次。最多可接待2名非同住人员,14岁以下儿童不受限制;
-允许人口少于5000人的小城镇居民在30公里范围内可跨市镇出行,但即便是在此范围内也不得前往省会城市;
-幼儿园至初中均恢复线下课程,高中的线下课程比例为50%-75%;
-健身房、游泳池关闭。可以前往所在城市的体育中心、俱乐部进行户外体育活动,如所在城市没有相关体育设施(如网球场),则可前往所在大区(自治省)内的其他城市。进行跑步和自行车运动也可进入其他城市,但跨境目的只能是为了运动,且最终必须返回出发城市。
-商店、理发店、美容中心可以开放;
-餐饮门店仍不可开门营业。

原本意政府计划在4月内不设“黄区”,但根据目前疫情数据和疫苗接种进度,威尼托、拉齐奥、博尔扎诺、莫利塞等地区实际已达到“黄区”标准。因此在多方要求下,意政府或在本周内作出决定、并于月底前重新引入“黄区”。这即是说,餐饮门店、电影院等或可率先迎来有限制的开放。

事实上,意旅游部长加拉瓦利亚希望从下周起就开始逐步恢复,而此前他已表示6月2日(意大利国庆日)有望成为结束全国封锁的日期。“每过一个星期我们都会损失一部分国民生产值,我们已经负担不起了。”他表示,正努力推动至少在5月重启海滩,同时政府在未来几天将根据数据为部分行业设定开放时间,6月2日前所有行业都必须开放。

此外,卫生部长斯佩兰扎表示,今年的夏季将会和过去数月大不相同。“不会取消所有管控措施,但我很乐观,如果我们能为大部分人接种疫苗,那么今年夏天将会获得非常大的自由。”

•罗马警方如临大敌!下午再暴发抗议冲突,一男子被纸质***炸伤

不过,备受打击的餐饮行业早已在全国各地发起抗议活动。上周二(6日),罗马众议院前的广场上暴发了“Io apro”(我要开门)的抗议,来自全国各地的抗议者要求政府恢复餐饮业。当天,不少抗议者与警方发生冲突并试图冲入国会。最终4名抗议者代表被允许进入国会表达诉求。

随后,抗议活动组织者又计划在今天(12日)下午到众议院前举行新一轮抗议。但罗马警方却表示此次抗议活动并未获得授权,根据防疫规定,众议院前的广场最多仅允许进入100名抗议者,同时警方已将广场提前预定给了其他抗议活动。
640.webp (11).jpg
“Io apro”活动Facebook视频截图

但“Io apro”方面也并不让步,多名组织者兼餐饮店老板都在电视上对政府和警方发起“挑战”:“无论如何我们都会去罗马。我们正在破产,示威是我们的权利。”组织方昨天还在社交媒体上呼吁各地抗议者开车或坐火车来罗马,并表示将安排130辆大巴从全国各地出发。

“我们将有5万人来到广场上。”组织方表示,抗议的宗旨是要求政府重新开放餐饮业。“我们将以和平的方式包围国会,让他们从大楼里出来。”

今天,罗马警方如临大敌,在总理府周边部署了大量警力,封锁了主要路段,并在火车站、高速路口等设卡检查。中午,罗马中央火车站(Termini)有约16名从西西里岛赶来的餐饮店老板被警方拦截,后经检查放行。中午时分,活动组织者发帖称警方在罗马北部拦住了12辆大巴,并表示组织将不遗余力“解救他们”。
640.webp (10).jpg
《晚邮报》视频截图

尽管罗马今日下着雨,但越来越多的抗议者聚集到总理府周边街区,除餐饮业老板外,也包括商店、健身房等从业人员。

活动组织者之一、来自佛罗伦萨的餐厅老板El Hawi象征性地用手铐拷住自己,说:“我们人很多,整个意大利都在努力争取自己的权利。不管是4月19日还是21日,今天他们(政府)必须给我们一个(重新开放的)日期。”
640.webp (9).jpg
安莎社


下午,总理府附近的Piazza San Silvestro广场上聚集了数百人,抗议者与警方发生冲突,并有一名男子被纸***炸伤。报道同时指出,和上周二发生的抗议示威一样,此次抗议活动中再次出现了极右翼组织的身影。

640.webp (8).jpg
“Io apro”活动Facebook视频截图

•那不勒斯“内衣抗议”再升级:从“橱窗内衣”到“手举内衣”

一周来,全意多地都出现了不同规模的抗议,而一直处于“红区”的那不勒斯近日则出现了一种“史无前例”的特殊抗议方式:许多时装店、珠宝店虽不开门营业,但都在橱窗里挂上内衣内裤,以示抗议。
640.webp (7).jpg
意大利Fanpage视频截图

而上周六(10日)上午,这一抗议方式被进一步“发扬光大”:当天,数十名时装店老板手举内裤、胸挂标语,连成一排走上商业街区Chiaia区的街头,举行“内衣抗议”。
640.webp (6).jpg
《共和国报》视频截图


此举一方面是为表达商家只有卖“内衣”这样的必需品才能在“红区”内营业。有人嘲讽地写道:“你去买胸罩不会感染病毒,但如果你买衬衫就会(被感染)”;另一方面则是想表达商家“穷得只剩内裤了”的困窘境况:“我们付不起房租和水电费了”、“国家把我们忘了”。

“内衣抗议是象征性的示威形式,只为表达我们还活着、不想死的呼声。”一名抗议者说道。
640.webp (5).jpg
意大利Fanpage网站

•普拉托服装行业出口量严重下滑,连日来1/5感染者为华人!

意大利农业种植者联合会(Coldiretti)在本月初发布的报告中称,新冠疫情致使意大利超过百万吨食品无法出售或滞销,这一数字背后则是蒙受灾难性打击的整个农产品产业链。

事实上,除餐饮产业外,管控措施对时装行业的打击也非常大。意大利Notiziediprato网站报道,根据意大利联合圣保罗银行的研究部门在普拉托进行的《托斯卡纳地区监测报告》显示,2020年,普拉托地区纺织品和服装总出口量较2019年减少了23.4%,损失金额高达5.1亿欧元。

尽管当地对中国市场的出口量在2020年末表现良好(+45%),但对欧洲市场却不太乐观:当地对瑞士出口量减少33%;对法国和德国均减少10%。此外,纺织机械行业也下滑了30%左右。

根据调查报告,导致服装业出口量下滑的主要原因包括:
- 2020年3月、4月期间生产活动被暂停;
- 世界大部分地区销售终端(如商店)受到各种限制;
- 非必需品消费下降;
- 出行限制及旅游业迟迟无法恢复。

报告指出,2020年托斯卡纳地区出口额约为162亿欧元,较2019年同期减少43亿欧元(-20.9%),其中第二季度降幅高达48.7%。下半年形势有所反弹,第三季度较2019年同期下降8.7%,第四季度下降8.5%。

托斯卡纳北部时尚工业联合会主席Maurizio Sartio表示:“与6个月前相比,情况几乎没有变化。除美国和中国有所复苏外,其他地区都还受到疫情限制。我们面临的困境与餐饮业一样,时尚行业也非常依赖社交活动。”

此外,截止昨日(11日)早上,普拉托省每10万居民的感染率为287例,属于全意最严重的省份之一,仅次于奥斯塔(Aosta)和塔兰托(Taranto)。

报道指出,10日普拉托的100名新增确诊患者中,约1/5为华人患者,并且这种情况已持续多日。

(意烩原创,翻译:尘烁、沈炎,编辑:华嘉颜,图片来源见标注)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