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时报4月9日文耕编译】德国疫情防疫措施的混乱,加强了联盟党(执政党)成员想要集中总理默克尔权力的愿望。但这有可能实现吗?

综合德国《时代周报》网站、德国《世界报》网站报道,默克尔最近在脱口秀节目上表达了对抗疫措施混乱的愤怒,甚至表示要修改《传染病防治法》,让联邦政府有权力在全德实行统一的防疫措施,以应对日益恶化的局面。此举得到了基民盟联邦议会议员吕特根(Norbert Röttgen)、瓦德普尔(Johann Wadephul)和马格瓦斯(Yvonne Magwas)的支持,他们向联盟党的数百名议员提交了联名信,目的是将联邦和州政府联合通过的《传染病防治法》具体化,使联邦政府在必须收紧防疫措施时,可以直接向各州政府和市政当局作出指示。目前不少议员已作出积极回应。

《传染病防治法》的弱点已经暴露

迄今为止,德国的《传染病防治法》只规定了联邦主管当局在发生“全国性流行病”时可以采取哪些保障措施。但是,措施的具体执行权属于联邦各州,而各州制定的法规却大相径庭。疫情期间,几乎每隔几周,总理默克尔和各州州长就会对防疫措施的指导方针进行谈判。然后,各州政府或多或少地具体实施这些措施,但是执行程度取决于各州的具体情况或其他因素,如旅业的利益等。个别州一再忽视约定的防疫措施,导致反复出现政治争议。

例如,尽管感染病例不断攀升,一些州仍不想收紧封锁措施。4月6日,萨尔州政府仍坚持放宽防疫限制,因此也成为全德第一个以州为解封试点的联邦州。该政策推行之后,萨尔州的感染率迅速增高。

支持改革的联盟党议员表示,这暴露了《传染病防治法》的弱点,即该法只授权州政府颁布法律法规,而不是联邦政府。联邦议院必须“迅速堵上”这一漏洞,联邦政府必须被赋予与联邦州相同的行为权力。到目前为止,联邦政府只对诸如居家办公、规定疫苗接种顺序或从国外返回人员隔离和检测义务等重大事项负责。此外,德国联邦政府支付绝大多数与疫情相关的经济援助。议员们表示,由于联邦政府也承担着必要的财政后果,因此也应该赋予它实际防疫措施的管理权。对《传染病防治法》的这种修正,可以使德国全国范围内有可能形成统一的防疫规定。

3月24日,德国总理默克尔在位于柏林的德国联邦议会接受问询。(图片来源:新华社)

宪法上存争议

对于更改《传染病防治法》在宪法上是否可行,存在争议。柏林的宪法专家穆勒斯(Christoph Müllers)认为,德国《宪法》赋予联邦的权力,即可以采取一切“针对危险和传染病的措施”,也包括《传染病防治法》中列出的措施。

然而,处理联邦委员会事务的律师对此有不同的看法。联邦州必须参与其中,并有权拒绝立法改革。因为《宪法》规定,如果法律对联邦州的财政或其组织和行政权力产生影响和干预,则州政府可以对立法有发言权。因此,联邦政府几乎不可能绕过州议会进行决策。而州长的态度是明确的:几位州长拒绝了联盟党的这一提议。

几乎不可能在夏季之前做出修改

此外,审议法律是否需要联邦参议院参与,也有争议。雷根斯堡大学的宪法专家金格林(Thorsten Kingreen)表示,虽然未经联邦参议院批准,联邦政府也可以修改法规。然而,这需要联邦参议院批准这一罕见权力移交。这在政治上几乎是不可能的。而且,就时间而言,几乎不可能在夏季之前做出这种修正。下一次联邦参议院例会要到5月初才能举行,联邦议院和联邦参议院之间的调解过程可能要持续几个月。

“小伙伴”社民党的态度至关重要

另一紧迫问题是,修订《传染病防治法》,还需要得到联盟党执政伙伴社民党的支持。目前,社民党对此倡议态度复杂。“联盟党的混乱让公民感到不安。拉舍特(Armin Laschet)公然表态,索德尔(Markus Söder)似乎缺少计划,现在吕特根也把自己的队伍搞混乱了,”社民党议会党团副主席威斯(Dirk Wiese)表示,“相反,联盟党对所有建设性建议都踩了刹车,特别是总理府。”

此外,这还关乎社民党的面子问题。此前,社民党一再推动修订《传染病防治法》,而修订范围和此次提议几乎相同,但却被联盟党拒绝,联盟党当时表示,现有法案保证了对抗当前规模的流行病所需的灵活性,并且不应对联邦州进行必要的限制。

修法后真能有效吗?

分析指出,默克尔的执政风格也不会使法律修正立刻成为现实。默克尔一贯希望州政府参与政策讨论。这一倡议可被视为向定于12日(下周一)举行的总理-联邦州会议发出的信号,即联邦政府和州政府最终会通过达成协议,采取统一行动。毕竟这比政府、联邦议院和联邦参议院耗时的立法程序要快得多。

此外,政府顶层制定的规则的有效性仍值得怀疑:因为即使像法国这样的集权制国家,其抗疫斗争也并不比联邦制德国做得好。

(编辑:文耕)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