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10日,Linkee协会在巴黎12区向大学生免费分发食物大礼包,有约600名大学生排队领取。由于疫情,法国大学生处境越发艰难,越来越多大学生依靠救济食品过日子。对于大学生困境,法国政府一份专家报告建议向18至24岁的贫困青年提供每月564欧元的“基本收入”。

数百大学生排队领救济

其实,自去年10月起,Linkee协会每周六都会为大学生免费分发食物。

学生只要出示学生证就可免费领取救济品。

所有食物都是Bio或其他绿色标志产品,协会运营主要依靠企业、餐厅或大型超市资助。

Linkee协会的食物分发现场气氛异常欢快,协会还会为排队的学生送上咖啡或茶。

一名学生向记者展示领取到的救济品,其中有一盒清洁用品,包括洗发水、沐浴露等。

23岁的历史系学生Marion表示,因为疫情,自己原本带小孩的打工活儿没了,但是房租却涨了,因此每周都会来这里领取救济食物,这给她带来了极大的帮助。

▲据Linkee协会对3000名大学生做的问卷调查显示,80%大学生因为经济原因不得不减餐。图为学生正在排队领取救济品。

23岁的Maria向记者透露自己父母因为疫情都失业了,所以没法给她提供生活费。“为了吃饭我只能来这里。”她说道。

在食物领取出口处,迎接大学生的是志愿者热情的舞蹈和大大的微笑。

如果需要,学生们还可以向志愿者进行心理咨询。

Linkee协会首先是每周两次在巴黎13区向大学生分发免费食物。

接着又在18区开设了大型救济食物分发中心,去年11月起,又在巴黎12区开设了新的分发站点。协会表示,由于疫情,成千上万大学生饭也吃不饱,协会希望可以聚集所有力量,帮助大学生渡过难关。

法国大学生为何那么“穷”?

根据国家学生生活观察研究所统计,法国约有40%大学生在疫情前通过打工增加收入。疫情后,他们每月收入平均减少274欧元。

全国大学生联合会(UNEF)表示:“如果说大学生贫困在法国已经是个长期老大难问题,那疫情则是压垮大学生最后一根稻草。现在政府对大学生的补贴完全不够,很多年轻人都生活在贫困线以下。”

外国留学生、没能拿到奖学金且没有父母资助的大学生受疫情影响特别大。于是,越来越多大学生只能依赖社会救助协会分发的救济物资过日子。

21岁的Alexie第一次来到蒙彼利埃三大开设的福利杂货店,现在只要通过注册,学生就可以每隔15天来这里免费领取5样食品,以及低价购买10样其他产品。

Alexie购买了牛排、黄油、洋葱、番茄干、薯片和方便面等,只花了2.3欧元。“这些东西足够我吃两周了。”她说道。

她的母亲失业,父亲打半工,所以没法资助她生活费。由于还没有文凭,找工作非常艰难。现在她打工照顾一名老人,每月可以获得600欧元收入。但是在付完房租后,只剩没多少钱生活了。“我工作日每天9点-14点以及双休日都要打工,平时还要上课。有一次我连续36小时没吃饭,因为忙得没有时间。”

在蒙彼利埃三大福利店工作的志愿者Charles表示,最近几个月前来购买低价食物的大学生一下子猛增。

“去年2月,福利店开业时,大约每周接待200人,现在每周预约人数已达到500人。这里,每天生活费不超过10欧的大学生才能来领取免费食物”,但Charles表示,“来这里的大学生很多每天生活费都不足2欧元。”志愿者Charles说道。

大学生Lisa母亲是酿酒师,父亲是个体经营的机械师,由于疫情失去了很多客户,她的父母不能再给她提供生活费。为了节省房租,她和朋友Léa合租在16平方米的公寓,俩人合睡一张床,租金一共400欧元。不过Lisa觉得没啥好抱怨的,因为她有许多同学比她惨多了。

专家提议给贫困青年提供基本收入

近日,法国政府一份专家报告建议向18至24岁的贫困青年提供每月564欧元的“基本收入”,且应尽快施行试验。

这份报告是总理府智库“法国战略”(France Stratégie)指导下,由雷诺前董事史怀哲(Louis Schweitzer)领衔的专家委员会作出,旨在评估政府2018年起实施扶贫政策的效果。

报告指出,法国将获取社会补助金的最低年龄设定在25岁,这在欧洲国家中很“罕见”。现在,疫情更凸显了25岁以下贫困青年的窘况,他们不符合领取积极互助收入津贴(RSA)的资格,只能依靠打零工或家庭补助金维持生活,同时,他们父母的工作和收入又因疫情受到极大影响。

你支持给贫困青年提供“基本收入”吗?欢迎留言分享你的观点!

(编辑:夏雨)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