拟将核污水排入大海,日本“舍不得花钱”就要让世界买单?

  ■ 观察家

  日本向太平洋排放核污水不只是对周边国家,对全球都有祸害,尤其是环太平洋地区。

  据日本媒体报道,日本政府基本决定将福岛第一核电站的核污水排入大海,4月13日将召开内阁会议正式宣布这一决定。据称,日方要以两年后开始排放为目标,开展从核电站向大海排放的准备工作。

  然而,日本如果真准备这么干,必然会遭到国际社会和本国公众的反对。中国外交部新闻发言人赵立坚就表示,希望日本对此问题慎重决策。

  日本与国际社会有分歧

  实际上,核污水排放入海这事早就有过基于多学科及海洋生态和环境的探讨,但基本上是日本和国际社会各说各话,达不成共识。

  日本一些声音认为,此举对生态和人没有危害;但国际社会认为有害,只是目前有害程度难以准确估算,要等很长时间才能看到。

  核爆炸释放到环境中对人和生物影响最大的是放射性核素,其半衰期都较长,更可以通过饮水、食品等进入人体造成伤害,当然也会伤害到其他生物。

  评估核素对人、生物和环境的危害,有两个主要标准。一是核素沉降到环境中的浓度,即放射性沉降物的浓度;二是核素或放射性物质的辐射量(剂量)对人和生物的危害。

  现在,仅以核素对人和生物的影响而言,当短时辐射量低于100毫西弗时,对人体没有危害。但超过100毫西弗,就会对人体造成危害。

  长期以来,东京电力公司极力淡化福岛核污水的危害性。其称,处理过的核污水中碳-14的浓度约为每升2到220贝克勒尔,即使每天持续饮用2升这些水,每年也只会接触到大约0.001到0.11毫西弗,不会影响健康。

  此外,该公司还称,向海洋排放核污水符合国际惯例,且符合世界卫生组织(WHO)的一些标准。日本提出,排放时氚的浓度将稀释到日本国家标准的1/40,也是WHO设定的饮用水标准的1/7,因此是安全的。

  但即便如此,核污水中还有大量其他核素,如放射性锶、铯、碘等,不能保证都处于安全标准。而且,它们可通过食物链富集于海洋生物,在人们食用相关食品时,同样有受到辐射的危险。

  另外,日本此举不只是对周边国家,对全球都有祸害,尤其是环太平洋地区。

  由于福岛核废水排泄处位于日本东海岸,又处于日本暖流末端。日本暖流是自南向北的强洋流,核废水会由此到达加拿大和美国,绕北太平洋一圈后,到达中国台湾和韩国等地,不到半年时间,整个太平洋就都会面临高辐射威胁。

  更大可能是舍不得花钱

  对于日本的一意孤行,有没有更好的办法呢?

  从法律上看,《防止倾倒废物和其他物质污染海洋的公约》就是最好的法律依据。作为签约国,日本也应遵守“在其内水和外水不得倾倒和焚烧废物或其他物质”的规定,况且核废水不是一般的废物和垃圾。

  而在具体方式上,也有办法予以避免。日本称,现在东京电力装了137万吨废水,到明年就超出储水罐极限。但再生产和使用更多储水罐,完全可以储存核废水。

  以现在每天产生140吨废水计,一年5.11万吨废水,100年产生511万吨废水,只需4倍于现在规模的储水罐,就可装下100年的废水。核污染废水在100年的时间内也足以让其中的很多放射性核素衰减,直到无辐射或基本无辐射。这样,既有利于日本,也有利于全球。

  现在唯一的因素是地皮。东京电力称没有土地修建新储水罐。但事实是,福岛核电站周边有大量因辐射而不宜居住的区域,人员都已被转移,有大量土地可用。

  因此,没地恐怕只是个借口,唯一的可能是舍不得花钱。但东京电力也并不缺钱。2020年,东京电力在全球500强企业里面排名第188位。花钱购买福岛周边的闲置土地,以及建造更多的储水罐,对其不过九牛一毛。

  就连日本国内民间组织“核能市民委员会”也提出,采用“大型储存罐在陆地上保管”或“用灰浆凝固处理”,是现有技术下解决核污水问题的最佳方式。这对日本来说,是愿不愿的问题,而非能不能的问题。

  □张田勘(科普专栏作家)

【编辑:张楷欣】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