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时报4月10日李非编译】4月10日,北爱尔兰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耶稣受难节协定”(Good Friday Peace Agreement)迎来了签署23周年纪念日。然而迎接它的是持续了十余天的暴乱、鲜血和尖叫。高层人士的“推波助澜”、“脱欧后遗症”等因素杂糅在一起,让北爱尔兰的联合主义者和民族主义者再一次走向了分裂。

持续十余天的暴乱升级,最小参与者仅12岁

过去11天,北爱尔兰多个城镇发生,造成50多名警察受伤,10人被捕。北爱尔兰政府8日召开会议,呼吁“立即彻底结束”,该地区的主要政党也谴责了这次,尽管他们在起因上存在分歧。

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这场暴乱似乎是从单一事件发展起来的。3月29日,北爱尔兰西北部城市伦敦德里的一个地区发生了暴力事件,暴力团伙成员中年龄最小的只有12岁,他们都是“统一派”,支持北爱尔兰继续作为英国的一部分。

从那时起,在北爱尔兰首府贝尔法斯特以及卡里克弗格斯、巴利梅纳和纽敦阿比等一些城镇和城市几乎每晚都在发生抗议和中,年轻的统一派成员向警察和车辆投掷砖块、烟花和汽油弹。

但在4月7日,战斗升级为宗派冲突,围绕着西贝尔法斯特一堵所谓的“和平墙”展开。它将以新教统一派为主的社区,与以天主教民族主义为主的社区分开,后者希望看到一个独立的爱尔兰。当晚,分隔两区的大门被撞开,在数小时的中,警察和一名新闻摄影记者遭到袭击,一辆公共汽车被劫持并烧毁。

在23年前“耶稣受难节协定”基本结束了北爱尔兰持续近30年、导致3500多人丧生的后,北爱尔兰部分地区因教派分歧再次分裂。

暴乱的背后,有人在“煽风点火”

暴乱发展到如今这个程度,背后的原因是多层次的。

虽然没有明确迹象表明,暴乱是由某个组织有意识地组织策划的,但暴力事件确实集中在一些特定地区,在那里,一些与统一派的准军事人员有联系的犯罪团伙有很大影响力。

而且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阿尔斯特防卫协会和阿尔斯特志愿军等组织的高级官员允许麻烦继续下去。前者是北爱尔兰的亲英国准军事组织,后者的意识形态是爱尔兰联合主义、反天主教。

分析人士认为,在最近对卡里克弗格斯周边地区的犯罪活动进行打击后,东南安特里姆防卫团的效忠派准军事部队可能利用了这个机会,对北爱尔兰警察部门进行了反击。

警方表示,这个准军事组织参与了多种形式的有组织犯罪,“对社区造成了难以估量的破坏,并在社区中制造了恐惧”。

“脱欧”让北爱尔兰的愤怒持续输出

除了一些人的火上浇油,联合派领导人则将此次暴力事件与“脱欧”后统一派在爱尔兰海上边界不断升温的紧张关系联系在一起。

根据“脱欧”后的新协议,北爱尔兰仍留在欧盟商品单一市场,因此从英国运往北爱尔兰的产品要经过欧盟进口程序。工会人士表示,由此带来的订单延误等问题损害了贸易,威胁到了北爱尔兰在英国的地位。

2020年1月31日晚,在英国北爱尔兰贝尔法斯特,支持“脱欧”的人们参加庆祝集会。(图片来源:新华社)

今年1月,一些忠于爱尔兰的地区,包括班戈、贝尔法斯特、格伦戈姆利的部分地区,以及北爱尔兰主要港口之一拉恩的所在地,都出现了反对爱尔兰海上边界的涂鸦。

由于有报道称拉恩和贝尔法斯特的港口工人受到了威胁,边境检查暂停了——尽管警方后来表示,没有证据表明存在“确切可信的威胁”。

在之后的3月,一个包括统一派准军事部队代表在内的组织写信给英国首相约翰逊,要求撤回对“耶稣受难节协定”的支持,该协议于1998年签署,曾有效地结束了冲突。

一场葬礼成了早已埋下的“导火索”

“脱欧”的影响是持续的,北爱尔兰民众对它的抱怨与愤怒也是持续的,一些联合派领导人认为,彻底点燃愤怒的,是不起诉新芬党领导人的决定,该党派主张建立一个全爱尔兰共和国。去年6月,一些人违反了防疫措施,聚众参加了前爱尔兰共和军情报负责人鲍比·斯托里(Bobby Storey)的葬礼。

斯托里的葬礼吸引了2000名哀悼者,其中包括第一副部长米歇尔·奥尼尔(Michelle O'Neill),当时北爱尔兰仍有严格的新冠病毒限制措施,限制可以聚集在公共场合的人数,这引起了许多人对奥尼尔的不满。

于是,当公共检控署(PPS)表示不会起诉时,一些人指责警方“双标”。尽管统一党领导人兼首席部长阿琳·福斯特(Arlene Foster)并不赞同“双标”的观点,但她呼吁北爱尔兰警察局局长西蒙·伯恩(Simon Byrne)辞职。

伯恩表示,他意识到人们很愤怒,但拒绝下台。他呼吁停止持续的街头,“愿意与任何想合作解决社区问题的人进行对话”,但如今的事实告诉他,这并不管用。

不过,正如他在推特上对暴乱者说的那样:“暴力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

(编辑:文耕)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