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时报来米编译】4月8日,法国新冠疫苗第一针接种人数突破1000万人。据法新社报道,这是一个标志性数据,但距离全民免疫依旧路途遥远,而且重症患者人数持续增加。

4月8日,法国总理卡斯泰(中左)视察94省(Val-de-Marne)的Nogent-sur-Marne接种中心,与工作人员交谈。(法新社图)

现在法国每天可以接种20万至30万人,截至4月7日,有9797957人注射了第一针疫苗,政府此前定下的到4月中旬接种1000万人的目标得以提前实现。下一阶段目标是到5月中旬接种2000万人,6月中旬3000万人。

为了庆祝“里程碑”式的一天,法国总理卡斯泰4月8日下午视察了巴黎大区94省(Val-de-Marne)的Nogent-sur-Marne接种中心。

阿斯利康风波影响法国疫苗战略

2020年12月27日,法国在养老院开始了第一针疫苗接种,从那一天开始,法国的疫苗接种从未风平浪静:首先是疫苗交货延迟,然后是疫苗的副作用,阿斯利康疫苗的风险……

欧洲药品管理局(EMA)4月7日正式确定了阿斯利康(AZ)疫苗与血栓直接的联系,但同时表示该疫苗的益处大于风险。法国在4月份将收到300万剂阿斯利康疫苗,5月份350万剂;在5月底前将收到包括欧洲和法国药品管理部门批准的各种疫苗在内的总共4280万剂疫苗。但是,民众对阿斯利康疫苗的信任度大大降低,对法国疫苗战略的推进实施造成了不小的阻力。

北方省Gravelines疫苗接种中心茅威客(Thierry Mraovic)反映说,人们按约好的时间来到接种中心,但一旦察觉准备的是阿斯利康疫苗就会放弃接种,说这他们不想打这种。茅威客说,该中心已经将阿斯利康疫苗送回了分发中心,“没有浪费”。

欧洲人权法院力挺强制疫苗政策

法国政府一直避免强制接种,但欧洲人权法院的一项判决可能影响各国决策。

4月8日,欧洲人权法院(CEDH)对捷克多个家庭状告该国强制儿童接种疫苗的案例作出判决。法院认为,这是“民主社会所必需”的决策,没有违反《欧洲人权公约》(European Convention on Human Rights)有关尊重私人生活权利的第8条规定。

ECHR的判决书表示,通过接种疫苗或群体免疫,以保护每个儿童免受严重疾病危害。捷克卫生政策符合儿童的“最佳利益”。

CEDH法律专家埃尔沃(Nicolas Hervieu)认为,该判决对当今新冠疫情背景下强制接种疫苗提供了更大的可能性。

迄今为止,法国养老院的老人已经有70%完成了两剂疫苗接种;城市75-79岁老人有64%打了第一针,30%完成两针;70-74岁老人40%打了第一针,7%完成两针。

专家担忧“第四波”疫情

虽然法国正在尽一切努力加快疫苗接种,但从今春开始逐步恢复正常生活已经不可能。传染病学家Dominique Costagliola表示,法国在5月份无法达到允许放松防疫限制的疫苗覆盖率,他对“第四波疫情”表示担忧。

这个话题也让政府如坐针毡,许多行业,比如餐饮和文化场所已经5个月没能正常营业,而马克龙总统承诺他们5月中旬重新开放。

一长串体育和文化活动名单都因为疫情取消。1928年起每年春天举行的法国网球公开赛(Roland-Garros)由于疫情推迟到了5月30日,希望可以在放松防疫限制后吸引一些观众。

重症人数超过第一波疫情峰值

在现阶段,重症病房压力继续增加——这是3月疫情失控的结果。在复活节结束之际,重症室病人在4月6日新增632人;7日增673人;8日增632人。每日新增重症患者远超秋季的第二波疫情。现存重症患者人数越来越接近第一波的峰值7000人。本周在医院死亡的新冠患者已经超过1000人,死亡总数日益接近10万人。

政府在周四召开了新的卫生防务会议,表示希望看到学校关闭的防疫效果。在全国范围内,经历了3月份感染率持续上升后,最近几天一直保持在新增感染率每10万人400例的水平,远高于250的最高警戒值。

(编辑:夏雨)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