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法国教育界有两个新闻。


第一件,是法国学校的网课系统又双叒挂了。


这周原本法国所有的中小学生都要在家上课,结果从周二开始,整个系统就完全上不去,大家只能对着无法连接的平台干瞪眼。


一开始教育部长说是服务器不行,后来又说是外国黑客袭击,到现在也没个谱……



然后今天早上,整个平台再次瘫痪,一周内同样的事能发生两次,这很法国。


这是外部势力希望通过瘫痪网课平台,来钳制法国下一代的健康成长吗……



除了这令人无语的新闻以外,还有一件事就是真的大新闻了。


今天下午,马克龙将会在一场会议中宣布关闭自己的母校!


而这间学校,就是著名的法国国家行政学院。


简称ENA(École nationale d'administration)



说起这间学校,来头可太大了。


一般我们聊起一座学校很厉害,基本都会说这学校学生毕业了都去哪里工作,教学科研水平全球排名第几……


然而对于ENA来说,这些东西都不是它所追求的。



1945年,刚刚从战争阴霾中走出的法国百废待兴,急需大量合格称职的政府官员来管理国家。


为了解决这一问题,当时的总统戴高乐下令,建立一所专门为法国政府培养高级行政人员的培训学校,即我们所知的ENA。



也就是说,从创立之初,这家学校的目的就只有一个,那就是教学生“如何做官”,而且是大官。


早期ENA的学生主要都来自法国各个精英学院,比如巴政和高师,每年通过考试入学的名额只有90人左右。



许多学生在入学之前就早已有多年的学习或工作经验,进入ENA只为学习与治国相关的知识。


ENA的学生毕业之后,只要成绩符合标准,就可以立进入政府公职部门担任职务。


而ENA这种“只收人才 ”的教学方法,为战后的法国输出了许多优秀官员,实现了法国的战后腾飞。


据统计,从成立至今,法国一共有4位总统和9位总理来自ENA,包括现今的总统总理:马克龙与卡斯泰。



所以,说了这么多,马克龙到底为什么要下如此狠手,关闭自己的母校呢?


事实上,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ENA就已经被法国社会视为一个”巨大的国家问题“,大多数人对这间学校几乎没有任何好感可言。


由于ENA及其特殊的招生与培训方式,导致其内部非常容易出现“精英化“的问题。


从创校的第一年1945年开始,工人、农民和普通雇员阶级出身的学生就只占全校学生比重的5.5%。


剩下的其他学生,多是企业高管和政客的后代。


另外,这所学校的男女学生比例常年保持在3:1,这种比例在法国其他精英学府中都是非常罕见的。



法国著名社会学家布尔迪厄(Pierre Bourdieu)在其著作《继承者们(Les Héritiers)》中曾将ENA的学生形容为“主流文化的垄断者”,之后又直接称他们为“国家的贵族”


这一精英化的趋势到这些年已经越来越严重,以2019级ENA新生为例,在82名学生中只有1人来自普通工人家庭。



这样的精英化氛围对学生来说,即是荣耀,也是诅咒。


一位名叫Ardéchire Khansari的ENA毕业生曾讲过这样一个例子:当年在毕业之后,他曾去诺曼底的一个小城的市政府内当过实习生。


但在被当地人知道他来自ENA后,当地城市的Facebook官方页面立刻出现了大量攻击性的言论,大多数都是指责他“高高在上”、“根本不懂平民”。


许多人都质疑,在这个强调人人平等的国家,这种专为精英阶层准备的学校究竟还有没有存在的意义?



让这群一路接受精英教育的人管理国家,究竟能不能苦民所苦?


为什么不能关闭这间学校,留出更多资源吸纳更多阶层的学生?


1970年,社会学家克罗齐埃(Michel Crozier)首次提出关闭ENA的设想。在2007年法国大选中,关闭ENA被候选人贝鲁(François Bayrou)当做政见之一。



甚至有不少ENA的毕业生都支持关闭学校的想法,比如法国现任财政部长勒梅尔(Bruno Le Maire),就曾在2016年建议关闭ENA。


但对于现任总统马克龙来说,社会上对ENA的许多指责显然是站不住脚的,因为他认为自己就是小地方出身(亚眠)而最后来到ENA的例子


他甚至认为ENA为所有法国人都提供了一个机会:在ENA出现之前,大家只能靠裙带关系才能当官。


但就在两年之后,他的看法转变了。


2018年,法国爆发了震撼世界的“黄马甲”游行,一场原本为了反对油价上涨的示威,随之演变成了一场对法国社会的全面声讨。


黄马甲们的诉求,也从一开始的降低油价,渐渐地变成了提高草根阶层的权益,反对精英资产阶级垄断社会。


其中,ENA作为精英阶层的象征物首当其冲,示威者认为ENA要为目前法国精英垄断的现状负主要责任,必须关闭。


最终,马克龙在示威的巨大压力下,改变了自己先前的看法,在2019年4月提出了关闭ENA的设想。



因为对马克龙来说,不管ENA所造成的问题是否有外界形容的那么严重,这所学校的存在已经成为了法国社会的一道裂痕。


如果不及时处理,这将会影响国家的未来。


对于本次针对ENA的改革,马克龙表示目前学校存在“缺乏文化、地域、阶级的多样性”的问题,高级公务员队伍里也“缺乏开放性”


虽然在截至我们发稿前,这场会议还没有召开,但根据之前汇集的消息,ENA可能会被改组成一所名为“公共管理学院( école d'administration publique)”的新学校。


除了改革入学方式以外,以往毕业直接分配政府官职的规定也将会被废除。


然而,对于法国政府来说,废校只是一个开始。


教育不平等背后又有哪些深层原因?ENA的关闭能否真正抹平法国社会的不平等问题?新的机构会不会成为下一个ENA?这都是需要认真思考的问题。


【END】

参考链接:

https://www.bfmtv.com/politique/emmanuel-macron-va-annoncer-ce-jeudi-la-suppression-de-l-ena_AN-202104080079.html

https://www.leparisien.fr/politique/suppression-de-lena-5-minutes-pour-comprendre-une-mesure-symbolique-08-04-2021-AOPRBQSJUNDJZCMA3TG2WDEV34.php

https://www.lemonde.fr/education/article/2021/03/29/l-ena-ecole-aussi-convoitee-que-mal-aimee_6074789_1473685.html

https://fr.wikipedia.org/wiki/%C3%89cole_nationale_d%27administration_(France)

由于微信公众号改变了推送规则,如果你想如常看到我们的文章,可以时常点击文末右下角的「在看」;或者将「法国学生汇」星标


这样操作后,我们每次新的推送才能第一时间出现在你的订阅列表中~




最新法国资讯,二手,住房信息!

全在学生汇小程序!

👇


点我速到学生汇小程序

来个「在看点赞分享」三连 

让学生汇与你更近一点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