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3月24日,已经获得第一次疫苗接种的有494,520人,获得第二次疫苗接种的有481,820人,匈牙利新增感染确诊7587例,目前匈牙利累计感染人数为593,710,有249患者死亡,死亡累计总数18,952,恢复人数381,807人、现存确诊病例192,951人,住院人数为11,805,其中1,423例使用呼吸机。居家隔离51230人,完成血样检测4367900。

匈牙利国家公共卫生中心说,根据最新一周对全国污水的检测,发现冠状病毒残留物指标在全国范围内都明显停止增涨,甚至布达佩斯周边五个城镇的检测结果还有下降。根据以往经验,如发现当地污水中冠状病毒残留物指标上升,那么这地方的感染人数也会在今后几日内增加。最新的检测结果说明今后几日内匈牙利的感染人数有望减少。

可能是包含下列内容的图片:地图、天空和上面的文字是“Mire figyeljünk ma? Hűvös még az idő 2021. március 24. szerda Szeles Szeles 7° 10° 11° 9° Budapest GyÅr Szombathely Siófok Pécs Miskolc Debrecen Kecskemét Szeged 8° 9° 8° 7° 7°”

 

深入剖析匈牙利政坛的“疫苗之争”

匈牙利政局仍然围绕着新冠疫情之下的政府管理,并且在未来数月也将持续如此。匈牙利反对党为应对新冠疫情而提出的提案往往是针对选民的,他们的主要目标是扩大支持者阵营,而非缓解新冠疫情引发的社会和经济问题。与此同时,我们可以看到匈牙利政府的新提案和倡议已聚焦于新冠疫情得到遏制之后的时期,并且他们也在尝试将最近关于新冠疫苗的激烈争论去政治化。本文首先聚焦于典型的匈牙利国内政策议题,然后简要讨论了政党支持率的调查数据。

一、匈牙利主要政治议题

正如之前的周报中已经指出的,按照国际标准,匈牙利有接种疫苗意愿的公民比例较低。因此,所有政党的支持对于匈牙利民众的疫苗接种至关重要。这也是为何民主联盟(DK)、尤比克党(Jobbik)(均为反对党)试图诋毁中、俄两国疫苗是意在博取更多的政治支持,而非解决问题。民主联盟发起了一项反对在匈牙利使用中国疫苗的请愿书,并且就疫苗问题发表了一番批评性的言论。

问题在于,鉴于大多数匈牙利民众认为新冠疫情只能通过接种疫苗得以遏制,反对党的提议是否会适得其反。根据《世纪末》(Századvég Group)的民意调查(2021年1月进行,1000人受访),77%的受访者认为只有疫苗才能控制新冠疫情,20%的人持相反意见,3%的人未回答或表示不知道答案。当问及疫苗产地的重要性时,81%的受访者表示疫苗来自何地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疫苗是否被匈牙利官方批准,16%的人不同意这一说法,3%的人未回答或表示不知道答案。调查中的最后一个问题是匈牙利议会是否应该对那些散布关于疫苗的假新闻以及反对疫苗接种计划的政客采取行动。66%的受访者表示支持,29%的人表示反对,5%的人则未回答或表示并不知道答案。基于民调结果,可以认为反对党通过反对疫苗推广来获得政治支持的一系列做法可能适得其反。

与此同时,封锁时间之长已经使匈牙利民众感到厌倦,并且越来越多的人对于封锁规定掉以轻心。尤其是餐馆、咖啡厅和酒吧的业主受到新冠疫情引发经济危机的剧烈影响,因此声称反对这些对经济活动的限制。就此情形,匈牙利政府明确表示不会将餐馆开张视为遵纪守法的公民行为,而会将其认定为违反法规。同时,匈政府通过了一项条例,于2021年2月3日正式生效。根据这项条例,旅游业及酒店业的公司将以预先拨款的形式获得工资补贴。国家将补贴50%的工资,但酒店业的代表希望从国家获得75%的工资和额外的补贴来维持公司运转。这很可能不会是政府与旅游业、酒店业之间的最后一次协商,政府目前的反应表明,匈牙利政府注意到了社会内部的紧张局势正逐渐加剧,而这是由于新冠疫情持续不绝及其对于社会生活的冲击。

因此,公众对于政府危机管理的看法各不相同,这取决于受访者的政党支持意向。萨维茨研究所(Závecz Research)面向1000人开展了一项民意调查,其结果于2021年1月16日发布。这份调查从以下两个方面记录了公众对于政府危机管理的看法:公共卫生领域和经济。根据调查结果,可以得出结论,民众对于这两个方面危机管理的评价没有显著差异。受访者从1到5分对政府管理进行评分,其中1分为最低分,5分为最高分。这两个方面的危机管理总分均为2.7分,然而分别从受访者的群体差异来看,分数差异明显。反对党支持者对政府在公共卫生领域和经济方面的政府管理评分分别为1.9分和1.8分,而支持政府的民众分别给出了3.8分和3.9分,投票意向不明的民众则分别给出了2.2分。

改变民众观念目前是政府工作的一个关键领域,达成此目标的一个途径是使更多人参与决策过程。因此,匈牙利政府于2月中旬发起了一项公众咨询会,此次是在线上进行。匈牙利总理欧尔班强调,疫苗事宜不是政府的一个政治性议题,因此他表示,有必要进行全国协商,以便就以下问题做出决策:何时放宽经济活动限制,以及这需要一蹴而就还是逐步完成。

二、调查数据

最新调查是由“视角”研究所(Nézőpont Research)在2021年1月开展的。与以往民调不同,此次仅调查了执政党(青民盟-基民盟,Fidesz-KDNP),以及“反对党派联合阵营”中将在2022年大选中与执政党竞争的反对党的支持率。这个方法是有意义的,因为选民实际上将会以这种方式投出选票,而不是投给分离的反对党党派。这项调查在2021年1月18日至20日之间开展,共调查了1000人。调查显示,在可能真实参与投票的选民中,青民盟-基民盟支持率为52%,“反对党派联合阵营”支持率为45%,未加入“反对党派联合阵营”反对派的支持率为2%。在有资格投票的选民中,执政党和反对党全部联合起来的支持率相近。其中执政党支持率为42%,“反对党派联合阵营”为41%。即便如此,支持反对党(“我们的祖国”党、“双尾狗”艺术党)的人也与支持执政党的人几乎持平,17%的人投票意向不明。从有资格参与投票的选民与可能真实参与投票的选民之间的差异中可以得到结论,执政党的选民要比反对党的选民更活跃。

“共和”研究所(Republikon Institute)也发表了于2021年1月14日至20日开展的调查。该调查也涉及了1000名受访者,民调结果却不同,反对党在选票争夺中领先。调查结果显示,可能真实参与投票的选民中,执政党支持率为46%,而大多数(50%)选民支持“反对党派联合阵营”,4%表示不知道答案或不想作答。这两份民调结果的差别可以解释为,在后一种情况下,受访者可以为分离的反对党投票,最后才将结果相加。而在前一种情况下,受访者必须考虑他们自己是否认为“反对党派联合阵营”是执政党的替代之选。换而言之,在前一种情况下,该反对党的执政能力受到质疑和衡量。我们认为第一种方式可以提供非常贴近2022年实际大选结果的民调结果。

三、总结

关于社会重启的公众咨询会主要目标在于使匈牙利的疫苗争议去政治化,同时,匈政府尝试缓解新冠疫情引发的经济损失,例如对于旅游业和酒店业的补贴。本周发布了另一个针对匈牙利公司的信贷计划。可以用于工资补贴及其他成本的这一新信贷计划最大贷款额度是1千万福林(译者注:HUF,匈牙利货币,与人民币换算汇率约为1CNY=40HUF),贷款期限最长10年,利率为0。我们认为,经济复苏速度将对2022年选举结果至关重要。尽管近期公众支持率的趋势可能对执政党不利,但如果政府能成功重启社会,将有充足时间改善民众态度并轻松赢得下一届选举。而在此时,试图使选民不信任疫苗效力似乎成为反对党的底牌,然而最近的调查显示,这一冒险举措可能适得其反。

(中国一中东欧研究院 作者:Csaba Moldicz;翻译:张瑞轩;校对:戚强飞;签发:陈新)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