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时报记者关梦觉报道】3月1日起,全德各州的理发店、花店、园艺市场等店家基本都在特定条件下得以重新开业。而其中,早在2月10日的防疫峰会上就获批全德复工的理发店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力:为什么偏偏是理发?发型对德国人而言是有多重要?

虽然众多解读切入点都不同,但至少可以肯定的是,德国人自己也并不觉得这条政策是天经地义,因为德文媒体上照样有不少讨论,各界人士的意见也并不统一——

巴伐利亚州州长索德尔就表示,这一决定“不仅与个人卫生有关,也与尊严有关”,人们需要在大流行之中“找回自我”。北威州州长拉舍特也支持该政策,并称对于老年人而言,保持整洁发型是尤为重要的事。但是,他并未进一步解释老人为何比年轻人更要重视发型。

3月1日,德国境内理发店重新获准开放。(图片来源:中新社)

相比之下,另外一些支持者提出的理由就接地气得多了!德国美发行业中央协会就认为,自己这一行是具有“社会系统性重要意义”的,例如在许多社交场景之中,美发话题都是交流的粘合剂。另一方面,有艺术和设计行业专家指出,疫情期间许多人需要通过视频完成学习工作和日常交流,每个人都变成了“会说话的照片”。在视频中很难充分展现肢体,头脸成了画面主体,发型的重要性自然也明确了起来。

但是,就算以上说法都有道理,对于其他仍然无法正常开门的商家来说,美发行业获得的特殊待遇仍然是不公平的。来自德国贸易协会的根斯(Stefan Genth)就丝毫不想掩盖怒火:“在理发店呆上1.5个小时或者在商店里购物15分钟,这究竟有什么区别?”他认为,这一决定会导致民众对抗疫限制措施的接受程度更低。

也早有人预料到了这种反对意见的出现。波鸿大学的赫斯特(Stefan Huster)教授就表示,关于理发店先开业是否影响平等的问题,宪法有规定称:为了使平等权利不受侵犯,作出决定必须有一个客观理由。但“客观理由”是法律文本用词,而政客对此有一定的解读权力,“他们可以判定认为理发与美容、美甲不同,具有特殊的社会意义。可能会有其他行业出面抨击,但我相信出于这一理由,该规定会被法院接受。”

毕竟,就连默克尔本人也在经受同样的困扰。2月初接受媒体采访时她就曾表示:“嗯,当美发店得以再次开放时,我肯定也很高兴。”当被问及她的发型在封锁期间由谁打理时,默克尔回应称:“如您所知,我得到了助手的帮助。”但助手毕竟不是专业人士,起码不会染发,所以默克尔还“必须忍受头发慢慢变灰这种事”。

(编辑:秋狸)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