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法国国家科学研究中心(CNRS)数据,法国新冠感染者中有46%至86%出现嗅觉障碍,有10%的新冠感染者长期无法恢复嗅觉。由于嗅觉与味觉相互依赖的作用,这些失去嗅觉的人同时也失去了味觉。

对于一些从事烹饪、酿酒或香水工作的人来说,失去嗅觉味觉则意味着失去工作能力。除了对职业造成致命打击,新冠这一可怕的“后遗症”甚至会影响人的心理健康,造成比想象更大的危害。

马克龙夫人布丽吉特今年1月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自己感染新冠后曾失去嗅觉和味觉。

“失去嗅觉味觉,世界变得像一张白纸”

“去年3月感染新冠后,我失去了味觉和嗅觉,从此世界变得像一张白纸”。乔安娜(Johanna Welter)是位酿酒师,一年前感染新冠后就失去了嗅觉。她问医生:“这能恢复吗?”,后者回答:“也许可以、也许不能吧”。

从诊所出来后,乔安娜泪流满面,躲进了一个亲戚在巴黎郊区的酒窖(Chant du Vin)。

她属于10%长期失去嗅觉味觉的新冠感染者之一。一年来,她进行了数十次扫描和体检,但都无功而返。作为埃夫里省(91)一家旅馆的管理者,她已经放弃了开发菜单和酒单:“这造成了很大的精神压力……我整整胖了10公斤……巧克力蛋糕、黄油滑入锅里的气味...我都记不得了。我觉得一部分的自我已经凋零。”

据法国国家科学研究中心神经科学研究部负责人Moustafa Bensafi介绍:25%失去嗅觉的新冠感染者在两周后恢复嗅觉,两个月后恢复人群可达到75%,但仍有25%人群没有或只是部分恢复。

“我最想念的是儿子的气味”

面包师勒梅特(William Lemaître)也遭受着同样的苦痛。身为体重115公斤的橄榄球爱好,他还以为自己9月份从新冠感染中“全身而退”,直到两个感官开始丧失功能。

他“放弃了调味”,也放弃了制作心爱的草莓蛋糕。无肉不欢的勒梅特现在看到肉都“不香了”,只觉得这是带着一股“硫磺味的纸板”。不过,除了职业和生活的不便,让他最难过的是这个:“我最想念的是儿子的气味。你能想像吗?我忘了我孩子的气味。”

对许多人来说,失去嗅觉不仅造成生活不便,还会造成情感障碍。

嗅觉影响与他人的交流能力

其实,失去嗅觉,除了造成生活和工作上的不便,更重要的是会对我们的心理造成困扰。

嗅觉既没有视觉的清晰性、也没有触感的确定性,然而,它对于记忆和亲密情感显然是无限珍贵的。

所谓的普鲁斯特效应其实并不是一种文学构建,而是实实在在有科学依据的。

普鲁斯特效应指的是闻到曾经闻过的味道,就会开启当时的记忆。法国作家普鲁斯特在其经典著作《追忆似水年华》的开头写道:“突然,往事浮现在我的眼前。这味道,就是玛德琳小蛋糕的味道,那是在贡布雷时,在礼拜天上午,我到莱奥妮姑妈的房间里去请安时,她就把蛋糕浸泡在茶水或椴花茶里给我吃……”玛德琳蛋糕的味道将主人公瞬间拉回了对往事的回忆,因此人们用普鲁斯特效应来特指由感觉线索触发的记忆。

法国国家科学研究中心的神经生物学家马丁(Claire Martin)解释说:

与其他感觉不同的是,处理嗅觉的大脑区域其实和记忆和情感相同。新冠病毒破坏了嗅觉粘膜和负责传输电信号的神经元。因此,大脑不再能够感知气味、追溯味道。

香水史专家、《香气的力量》作者勒格(Annick LeGuérer)举例道:“新生儿通过气味与世界建立联系。母亲的脖子和乳房的气味是婴儿首先闻到的气味,这有助于他的情感和认知发展。”

而且,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成年:“鼻子是指南针,它使我们确定一个人的情绪状态,例如攻击性或是悲伤情绪。没有它,我们与他人的交流难免会迷失方向”。

剥夺嗅觉,也剥夺了性欲

不仅如此,气味也与吸引力有关,如法国国家科学研究中心研究者费登兹(Camille Ferdenzi)指出:“大量研究表明,人们会喜欢基因密码不同者的气味。这种自适应功能还可以避免与有血缘关系的人产生不该有的牵绊”。

嗅觉被剥夺对性欲影响也不小。

临床心理学家科尔蒙斯(Lucie Cormons)解释说:“气味影响我们的欲望。当失去嗅觉后,这就像是在与陌生人、甚至是看不见的人保持无声的亲密关系。”

因此,“气味相投”等说法都是有依据的:心理分析学家多尔托(Françoise Dolto)表示:“在与某人发展进一步关系之前,可以问问自己你是否喜欢对方的气味”。

失去嗅觉对女性影响更大

法国国家科学研究中心研究者费登兹在她的调查中还指出,似乎妇女更容易受到嗅觉的影响,其心理状态也可能因此受到更大触动:“首先,小女孩的嗅觉环境就比男孩要丰富。她的玩具包含更多种类的香水,从小即不知不觉获得更多嗅觉的训练。倒不是说小男孩嗅觉不发达,但在男孩玩具市场,市场营销更多以具有挑衅意味的恶心气味为主打”。

丧失嗅觉味觉带来生存焦虑

毫不夸张地说,丧失嗅觉和味觉令人焦虑的另一个原因在于——这威胁到了我们的生存。

尼斯大学医院精神病学医生戴维(Renaud David)解释说:

嗅觉和味觉具有检测危险的能力,是我们用于保证生存和安全本能的一部分。

例如,对气体泄漏、变质食物等缺乏反应能力不但可能导致事故,也会引发严重的焦虑。

新冠促使法国嗅觉康复医学发展

当然,也有一些好消息。在经过四个月的嗅觉治疗后,娜塔莉(Nathalie Stumerly)终于笑了:“草莓味又回来了”。

训练方法并不复杂,包括早晚闻丁香、桉树、柠檬和玫瑰香味:“这目的在于重新训练感知年末,以及重新激活记忆以识别气味。”

不过,法国从事嗅觉康复训练的医生很少,而此次新冠感染也促使该学科发展进一步加快。

▲一名失去嗅觉的新冠感染者正在进行嗅觉康复训练。(《费加罗报》报道截图)

此外,在法国高等香水学院(Ecole Supérieure du Parfum),机构负责人Chantal Artagnan解释道,学校已经开发了一种基于OSTMR法的嗅觉恢复方法(结合了医学、心理学和香薰知识)。

具体来说,OSTMR嗅觉恢复法会基于个人记忆和80种气味组合来进行嗅觉刺激。据学校介绍,记忆力会迫使大脑重新激活气味、重置神经元。

希望更多人能受益于嗅觉康复训练,早日恢复嗅觉,寻回往日多彩生活和珍贵记忆。

(编辑:夏雨)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