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接种预约名额刚上线就被抢光,有民众在接种中心前排队、希望能等来机会...事实上,疫苗接种对75岁以上的非养老院居民(即550万人)开放四周后,还是面临着“一针难求”的窘境。

▲布列塔尼大区Saint-Renan一家Ehpad养老院为老人接种新冠疫苗。法国卫生部长韦朗称,目前,Ehpad养老院已有80%的老人接种疫苗,剩下的20%中有些是因为健康状况不适合接种,另一些人则是拒绝接种。(Franceinfo报道截图)

一方面,16%“有资格”民众已经接种了第一针,另一方面,那些约不上或接种被取消的人们感到愤怒、担忧和困惑。

没有疫苗的疫苗中心

不止如此,即使政府承诺将在本周末开放3月的100万次预约,疫苗短缺的情况也不可能很快得到改善。

在接下来的几天中,第二剂疫苗接种将优先于第一剂:2月将分别接种140万剂第二剂、一百万剂第一剂(辉瑞和Moderna疫苗)。

而据法媒报道,由于疫苗供货跟不上,不少疫苗中心虽然“万事俱备”,却因为没有收到疫苗而无法运转。

自今年1月中旬以来,巴黎市已设立19个疫苗中心。然而,一个多月过去了,仍有一些中心未收到疫苗。图为17区1月底开放的疫苗中心,因“缺疫苗”至今空无一人。17区区长Geoffroy Boulard指出,这严重影响75岁以上老人的疫苗接种进程。

巴黎北郊塞纳-圣德尼Raincy疫苗中心原计划于2月1日起开放,每天可接种200人,然而1月底却接到省政府通知:“没有疫苗,不用急着开门”。

病人在诊所痛哭、医生感到无力

法国全科医生MG工会负责人巴蒂斯顿尼(Jacques Battistoni)承认:“这一时期很困难,有些患者感到脆弱,不知道在哪里、何时能预约上……一旦有预约被放出来,就会被光速抢光”。

自由执业医生工会CSMF的医生奥尔蒂斯(Jean-Paul Ortiz)透露:“看到病人(因打不到疫苗)在诊所里哭泣,医生们却无力回答他们的问题、或给予他们任何建议”,必须要管管“最近几周订约被取消和推迟的‘混乱场面’”。

事实上,随着1月底辉瑞及Moderna疫苗减少交付剂量,法国多个地区不得不取消了大批接种订约,先确保第二剂能按时接种。据卫生部的数据,被推迟的订约高达10万个。但奥尔蒂斯补充道,“许多中心到现在也无法补上之前取消的预约”。

等待名单一直在增加:法国医生联合会(FMF)名誉主席哈蒙(Jean-Paul Hamon)透露,在巴黎西郊上塞纳省(92)的克拉玛市(Clamart)疫苗接种中心的等待名单上,已经有9000人:

我不知道是否有重复预约……以目前的速度,我们将需要22周的时间才能接种完...

另外,当医生因年龄或病理原因,不得不拒绝已预约但不具备接种资格的患者时,紧张情况也在增加。全科医生格东(Elisabeth Guesdon)分享了自己的经历:“我们当然希望能给所有人都接种疫苗,但有时候得给患者打电话告诉他们不能接种。有的人听到会大发雷霆,毕竟他们将疫苗视为唯一的保护措施”。

接种也分贫富、“穷病”如影随形?

事实上,许多自由职业医生从接种一开始,就在要求对最紧急的患者进行优先接种。

不过,由于在线或电话订约采取“先到先得”原则,按全科医生佩兰(Alice Perrain)的总结“一切都处于竞争中”、“胜出的总是条件好的人”:

和任何资源短缺的情况一样,拥有最多资源、对使用电脑更熟悉、有孩子陪伴、享受照护最多的人……总是能设法获得资源。

相比之下,那些风险更高的人却往往被“排挤”在外。

又如,巴黎平民区18区的一名医生透露,最近几周来接种的都不是她的“老客户”,而更多是“特权阶层”(classes privilégiées)的人:

与几个家庭成员挤在两居室公寓的患者相比,居住面积达100平方米疫苗的人并不是最需要疫苗的群体。

她呼吁应考虑到收入阶层和病毒感染风险之间的联系:“我们都知道,低收入社区的死亡率也更高。”

“客从远方来”、巴黎到外省抢资源?

然而,贫富差距还不止体现在同一大区。据报道,“城里人”还动起了小镇的“奶酪”:

例如,在距离布尔日(Bourges)50公里的3000居民小镇桑宽(Sancoins),疫苗接种中心医生还遇到了另一个“道德难题”:“有些人可真是赶大老远来我们这接种啊:除了布尔日,甚至有人从巴黎来打疫苗”。与此同时,“我们当地的患者却排不上号...”

讽刺的是,这个接种中心当初的建设初衷正是为远离都市医疗资源的小镇居民提供医疗服务,但最近几天,只有四分之一的疫苗接种者是来自周边市镇。医生认为自己的本地病人还是非常老实本分的:“许多患者表现出了难以置信的耐心”。目前,她的等候名单上有150人,有时候碰上收到额外剂量的“大丰收”,医生就赶紧给她的几个患者打电话,让他们得以“冲破人潮”来接种。

65~74岁:被疫苗“遗忘”的群体

然而,除了这些有资格打疫苗却因为缺货打不了的75岁以上老人外,另一批人的处境就更加微妙了。

法媒报道,法国目前有700万65岁至74岁之间的老人正处于“被遗忘”的尴尬处境。

卫生部长韦朗在25日记者会上公布的各年龄层人群接种疫苗场所和种类。75岁以上以及有超高风险疾病的人群接种辉瑞或Moderna疫苗;65岁以下有残障人群、50-64岁群体接种阿斯利康疫苗。

这是因为,一方面,法国卫生管理局(HAS)2月2日宣布,因缺乏相应年龄段的实验数据,不建议65岁以上人士接种阿斯利康疫苗;另一方面,由于辉瑞和Moderna疫苗紧缺,目前仅为75岁及以上老人群体优先接种。

71岁的Thierry患有慢性心脏病,属于新冠高风险人群,却要等到4月份才能接种辉瑞或Moderna疫苗,他无奈表示:“感觉大家把我们这些65岁至75岁的人给遗忘了。”

好消息是,法媒称,法国卫生管理局或将从下周起将阿斯利康疫苗接种人群扩大至65岁及以上老年人。

频频看到法国接种难、接种慢的报道,小编有时难免自问:啥时候能轮到我?那么,小伙伴们会去打疫苗吗?你们更想打哪一种呢?

(编辑:夏雨)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