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时报1月25日李朔编译】持续肆虐的新冠肺炎疫情对全球经济带来沉重的打击,意大利也未能幸免。疫情对2020年意大利物价产生了何种影响?意媒表示,过去一年,部分城市居民的平均支出有所增加,博尔扎诺(Bolzano)(平均每户支出增加254欧元),格罗塞托(Grosseto)(平均每户支出增加208欧元)和科森扎(Cosenza)(平均每户支出增加138欧元)上升最快。而净支出下降的城市则更多,威尼斯(Venezia)降幅最高,相当于威尼斯平均每户年支出减少187欧元。以上这些是意大利全国消费者联盟(UNC)根据意大利统计局(Istat)数据进行研究得出的结论,该研究强调,2020年意大利陷入了自1959年以来的第三次通缩。

19个城市通货膨胀,47个城市陷入通缩

安莎社报道,在刚刚结束的一年里,那不勒斯(Napoli)的通货膨胀率(+0.6%)上涨趋势明显,在全意排名第四,这对普通家庭来说,意味着每年的支出增长额为131欧元。佩鲁贾(Perugia)通货膨胀率紧随其后,为+0.5%,对普通家庭来说,每年的支出增长额约为131欧元。在特伦托(Trento)(增长率为+0.5%,家庭支出增长:+117欧元)、特拉帕尼(Trapani)(+0.5%,+98欧元)之后,排在第八位的是贝尼文托位置(Benevento)(+0.3%,+61欧元),然后是阿雷佐(Arezzo)(+0.2%,+52欧),排名第十的是诺瓦拉(Novara)(+0.2%,+49欧元)。

虽然有19个城市出现了通货膨胀,但有47个城市陷入了通货紧缩。

在陷入通货紧缩的城市中排名最高的是威尼斯(Venezia),2020年创纪录的下跌了0.7%,这意味着普通威尼斯家庭每年的支出减少了187欧元。其次是奥斯塔(Aosta),降幅为0.7%,相当于每户家庭每年的支出减少了178欧元,维罗纳(Verona)跌幅同样是0.7%,相当于每户家庭每年的支出减少了177欧元。其次是锡耶纳(Siena),跌幅为0.6%,相当于每户家庭每年的支出减少了156欧元。排名第五的是米兰,跌幅为0.5%,相当于每户家庭每年的支出减少了145欧元。

意大利全国消费者联盟主席马西米利亚诺·多纳(Massimiliano Dona)表示:“通货膨胀率每下跌0.2%,意味着意大利家庭平均支出减少47欧元,从而导致家庭可支配收入的下降,进而引发购买力下降。”

在大区一级,利古里亚(Liguria)(大区中拉斯佩齐亚降幅最高:-0.5%,家庭年净支出减少:-114欧元),伦巴第(Lombardia)(米兰降幅最高:-0.5%,-145欧元),艾米利亚·罗马涅(Emilia Romagna)(博洛尼亚降幅最高:-0.5%,-141欧元),马尔凯(Marche)(马切拉塔降幅最高:-0.4%,-86欧元)和拉齐奥(Lazio)(罗马降幅最高:-0.4%,-104欧元)的所有城市都出现了通缩。

在托斯卡纳(Toscana),大区内的城市通胀率差距最大,从格罗塞托(Grosseto)的+0.8%(相当于家庭年净支出增加208欧元)到锡耶纳(Siena)的-0.6%(相当于家庭年净支出减少156欧元),相差达到了364欧元。

在坎帕尼亚大区(Campania)(大区内那不勒斯涨幅最大:+0.6%,+131欧元)和翁布里亚大区(Umbria)(佩鲁贾涨幅最大:+0.5%,+119欧元)内没有通缩的城市。

在卡拉布里亚(Calabria),通胀率从科森扎(Cosenza)的+0.7%(家庭年净支出:+138欧元)到雷焦卡拉布里亚(Reggio Calabria)-0.1%的(-20欧元)。在西西里岛(Sicilia),通胀率从从特拉帕尼(Trapani)+0.5%(+98欧元)到卡塔尼亚(Catania)的-0.1%(-21欧元)。在威尼托(Veneto),通胀率从贝卢诺(Belluno)的0%到威尼斯的-0.7%,在弗留利·威尼斯·朱利亚大区(Friuli Venezia Giulia),通胀率从里雅斯特(Trieste)的+0.1%(+24欧元)到乌迪内(Udine)的-0.2%(-47欧元)。在撒丁岛(Sardegna),通胀率从卡利亚里(Cagliari)的不变至萨萨里(Sassari)的-0.3%(-60欧元)。

1月19日的意大利首都罗马,人们在圣天使桥边等待过马路。(图片来源:新华社)

“经济引擎”停转,面临贫困风险工人占比高

意大利全国消费者联盟强调,通胀率的下跌值得警惕,“意大利北方地区正处于通缩之中,这表明了意大利‘经济引擎’已停止运转。威尼斯是最具象征意义的意大利城市,通缩率最高,旅游业因疫情影响崩溃产生了持续影响,其中住宿(下降率:-10.4%,意大利平均水平为-1.6%,)以及酒店和餐饮服务(下降率:-2.4%,而意大利平均水平为+0.5%)下降尤为明显。”

此外,据意大利统计局最新数据,2019年,欧盟成员国中,在面临贫困风险的就业者比例排名最高的国家中,意大利以11.8%的比例位居第四(罗马尼亚占比最高,为15.7%。其次是西班牙和卢森堡,占比分别为12.7%和12.1%。芬兰排名最低,占比为2.9%)。

根据“非农业”私营领域2018年的数据,在意大利,“低薪”工作(即时薪总额低于7.66欧元的工作)约占总职位的6%,并且集中在学徒(比例超过28%)和工厂工人(7.1%)中。

在“低薪”职位的占比分布中,女性就业者占比略高于男性(分别为6.5%和5.5%),在国外出生的人占比略高于在意大利出生的人(分别为8.7%和5.4%),在29岁以下的年轻人中占比略高于较高年龄阶层(分别为10.9%和5%以下)。

(编辑:李璟桐)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