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月前,法国赛诺菲疫苗曾被寄予厚望,还一度引发“优先供应美国”的口水仗。没想到法国疫苗研发“高开低走”,目前来看,到2021年底恐怕都无法推出新冠疫苗。近日又曝出,赛诺菲希望削减400个研发岗位。不少专家感叹:法国科研风光的日子早已一去不复返。

19日,数百赛诺菲员工罢工抗议公司裁员。

“高开低走”的法国疫苗

赛诺菲和英国葛兰素史克药厂(GSK)的疫苗曾被寄予厚望。价格低、储存方便、供应量大都是它的优势。

赛诺菲曾表示,其疫苗售价将低于每剂10欧元,在普通冷藏条件下就能保持稳定(2°C-8°C),2021年能生产10亿剂,可减少疫苗短缺的风险。

去年5月,当时风头正盛的赛诺菲集团首席执行官哈德森(Paul Hudson)曾坦承,一旦疫苗研发成功,他们将“优先供应美国”,因为后者是大金主。详细来说,就是“在美国生产的疫苗将主要用于美国”,“余下的生产能力将为他国生产疫苗”。

消息一出,法国从左派到极右派都义愤填膺地表示无法接受。法国总统马克龙当即也表示,疫苗生产得从(单纯逐利的)市场法则中抽离。

过了一个月,马克龙还视察赛诺菲工厂,后者在当天宣布了在法建新工厂和新研发中心的两笔巨额投资(总额达6.1亿欧元),算是以“忠心”化解了这场“美国优先”风波。

然而,在万众期待的开始之后,赛诺菲似乎就再没什么令人振奋的好消息……

法国《世界报》12月曾报道,赛诺菲与GSK共同研发的新冠疫苗第一、二期合并试验临床试验结果显示,虽然18到49岁成人能产生和康复患者相当的免疫力,但是老年人的免疫反应仍不够充足,直到2021年底恐都无法推出新冠疫苗。也就是说,推出时间比预期已经晚了五到六个月。

相对于往常研发疫苗的漫长阶段来说,延误几个月也许不算什么,但在“晚一周接种、法国就损失10亿欧元”的背景下,这延误有些难以忍受。目前法国有58.5万人接种,德国、意大利接种人数都已破百万,英国则已接种近500万人。

另外,也是在去年12月中旬,德国媒体曾“曝光”法国向欧盟施压、要求后者减少辉瑞、增加赛诺菲购买剂量的要求,不过法国和欧盟都否认了这一点。

1月8日消息,在法国财政部压力下,赛诺菲可能不得不为生产能力有限的美国同行生产疫苗。法国政府负责工业事务的助理部长帕尼埃-鲁纳舍(Agnès Pannier-Runacher)已经证实了这一点:“我已敦促赛诺菲认真研究为其他实验室生产疫苗的提议”。

对此,赛诺菲集团管理层拒绝作出回应,而集团宣传部门措辞也十分含糊谨慎:“鉴于此次危机的特殊情况,我们正在内部评估执行某些生产步骤以支持其他疫苗生产商的技术可行性。在目前阶段还是为时甚早,因为每种疫苗的制造技术都是独特的”。

18日最新消息是:赛诺菲希望削减400个研发岗位。法国总工会(CGT)认为这一决定“不可接受”,尤其是考虑到它在研制疫苗方面已经落后。

从“研发冠军”到“分包商”,如何走到这一步?

尽管如今走到了这一步,赛诺菲的开局却是充满希望的。从2020年2月开始,赛诺菲已获得美国生物医学高级研究与发展管理局(Barda)的支持,旨在开发重组蛋白疫苗。

重组单位疫苗是通过基因工程方法,大量生产新冠病毒最有可能作为抗原的S蛋白,把它注射到人体,刺激人体产生抗体。相当于不生产完整病毒,而是单独生产很多新冠病毒的关键部件“钥匙”,将其交给人体的免疫系统认识。

重组蛋白疫苗优点

安全、高效;

可规模化生产;

有成功先例;

重组蛋白疫苗的缺点,是抗原性受到所选用表达系统的影响,因此在制备疫苗时就需对表达系统进行谨慎选择。不过,相比无成功先例、大规模生产更加困难的核酸疫苗(如美国辉瑞和Moderna疫苗),这条路线更为稳妥。

2020年4月,赛诺菲还和GSK结盟,由后者提供有助于增强免疫反应、减少每剂所需蛋白质的佐剂。

01公司高层:失败归咎于工作没达标

赛诺菲并没有对目前的“不幸挫折”做出详细解释。不过,在2020年12月11日《华尔街日报》发表的采访中,负责“疫苗”的副总裁特里姆费(Thomas Triomphe)把失败归咎于研究人员用来测量抗原量的两种试剂上:“这些试剂的质量或纯度没有达到要求。”

“通常在测试时,我们肯定会确认对照试剂没有问题”,负责品控的赛诺菲CGT工会副协调员马莱(Fabien Mallet)解释道:“我不明白为何没有更早意识到这个问题。而且赛诺菲这样的公司对供应商产品品质没有保持警觉,这是个大问题。这感觉就像是匆忙完成的工作。另外,对员工来说,追责的过程也是暴力的:他们被人叫出来、责问他们哪里搞砸了。”

02专家:法国人才外流严重

不少专家更是将法国疫苗研发落后,归咎于人才外流。法国高学历人才出国比例不断增加。据《费加罗报》报道,2003年时,法国有12%精英学校(grandesécoles)毕业生毕业两年后会去国外工作,到了2014年,这个比例升到17%。

美国Moderna公司CEO班塞尔就是法国人。当时,在法国工作的他认为mRNA大有可为,但这想法过于大胆,无法在法国施展拳脚。当时,剑桥mRNA研究团队力邀班塞尔加入。关于是否该辞职去美国,他妻子只说了一句话:“别像法国人那样思考问题。”于是,班塞尔辞职去了美国。

法国经济财政部财政金融管理局(Direction générale du Trésor)近日公布了一份有关法国人移民海外的研究报告。

报告显示,法国“出走”人数呈增多趋势,而且大多都是受教育程度高的那批人。据统计,法国移民海外的高学历人才是其他人群的三倍。

地缘政治学家博纳米(Jean-Loup Bonnamy)认为,法国一方面在移民政策上,没法吸引国外高级人才前来,另一方面,由于法国科研人员普遍工资低、缺乏认可、难找到合适工作,大量年轻人才流失。而美国、瑞士、德国、英国、中国、新加坡等国却能给科研人员提供更好的发展前景。

▲19日,赛诺菲员工罢工,抗议公司裁员政策。工会批评公司去年分红总额接近40亿欧元,但员工工资冻结已有很多年。因此并非公司没钱吸引人才,而是公司首先想到要满足股东,即分红,同时压低员工工资。在工会看来,疫苗研发失败,和公司肥股东、克扣员工的政策有关。(推特截图)

博纳米更是感叹:法国人总是更偏爱抽象思维、研究理论和概念,但是理论上的完美总是把事情变得过于复杂,忽略了可行性和实际操作中要求的效率、简便和速度。

也许这就是法式“谨慎”与速度无法共存的经典难题吧……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