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中国女星郑爽海外代孕弃养的消息在社交网络上引起轩然大波,与普通的娱乐八卦不同,代孕弃养这种在法律与人性的边缘疯狂试探的行为遭到了官方点名批评。

中央政法委长安剑微信更是明确指出:

▲微信截图。

那么,在中国被禁止的代孕,法国又是如何处理的呢?

让我们首先看几个事实:

每年,法国大约有200个孩子经代孕(GPA,gestation pour autrui)出生。

2018年3月,《观察家》(L'Obs)发表的BVA民调展现了一个观点上的巨大变化:55%法国人支持代孕,5年内增加了16个百分点。

在2019年12月,法国最高法院曾判例男同性恋人可以自动获得在国外出生代孕孩子“父亲”的身份。然而,2020年法国政府对最高法院的判例进行了修正、意在收紧代孕相关法规。

法国政府要收紧措施

2020年1月,法国政府已推出一项生物伦理法修正案,旨在调整代孕相关法规。时任法国司法部长贝卢贝(Nicole Belloubet)在参议院就生物伦理法案进行讨论期间明确表示,代孕不会被合法化:

我坚决重申一次,在法国,代孕是不被允许的。

贝卢贝随后解释了政府一项新修正案的内容,其内容意在限制选择代孕手段的人们自动获得父母这一身份。

事实上,由于法国禁止代孕,法国情侣若要给海外代孕出生的孩子“上户口”并没有那么容易:法律只赋予其中一人“家长”身份,另一人需通过“领养”的方式成为合法家长,并且必须由法院批准才可以。

2019年12月,法国最高法院首次承认,对男性同性伴侣来说,两人均有权在法国民事登记机构登记为他们国外出生代孕孩子的父亲。

然而,最高法院的这一判例也造成了一个问题:若亲子关系不再需要通过收养流程便可以确认,这就使得国外代孕摆脱了法国法律的监管,尤其是对儿童利益和贩卖儿童现象的监管。

另外,自动承认委托代孕者的父母身份,也就直接抹去了代孕母亲的“存在感”,而法国法律规定,分娩者和孩子之间有亲子关系。

换句话说,法国公民在海外代孕生的孩子的身份文件的“真实性”必须“根据法国法律”、而不是代孕国家法律来评估。

据法国2013年向欧洲议会提交的一份报告估计,2011年在国外出生的法国代孕儿童约为200人,而2007年为120。其中原因包括在国际范围内收养的可能性在缩小,而且需求不断增加,其中包括希望养育后代的同性伴侣。

法国民众怎么看代孕?

早在2018年1月,La Croix发表的一份Ifop民意调查显示,近2/3受访者都赞成代孕(出于医学原因的支持比例为46%,18%无条件支持)。同年3月,《观察家》发表的BVA调查展现了一个观点上的巨大变化:55%法国人支持代孕,相比之下,2011年2月该比例仅为39%。

BVA民调2018年为法媒《新观察家》做的调查显示,55%的受访者赞成代孕生子,其中32%无条件赞成。

2013年,法国赞成代孕生子比例仅为39%,2018年已上升至55%。

明码标价2万求子宫

虽然在法国,代孕是法律不允许的行为。但与法律层面的令行禁止不同,网络上一些家庭寻找代孕妈妈、女性自愿为他人当代母的帖子在各类代孕论坛上却是一抓一大把。

此前法国电视2台栏目“特别出击”(Envoyéspécial)曾聚焦法国地下代孕市场。记者调查结果惊人,这是个庞大的市场,有着自己的交易暗语和一套明码标价的系统。提出要为他人代孕的女性遍布全法,巴黎、贝桑松、里尔…寻找代孕母亲的家庭也毫不忌讳在网络发帖中谈及价格问题。

比如,在下图一则网络帖子中,明码开价2万欧重金求代孕母亲。另外,在9月怀胎过程中的营养费、医疗检查等其他费用另算,由委托方承担。为了更好地“约束”代孕母亲,防止后者在代孕过程中随意“滑胎”,委托方支付金额的方式是:渡过前4个月,给钱1200欧;只有产下孩子,才会支付18600欧。

寻找代孕母亲帖中详细的薪资待遇、薪资发放方式和资格要求,宛如求职岗位发布。

欧洲各国如何规定代孕?

在乌克兰,相关费用约为45000欧元,在美国则为80000至150000欧元。

但也有一些国家实行所谓的“无偿利他”代孕,没有任何经济补偿(除了支付妊娠有关费用),英国和加拿大(魁北克禁止代孕)就是如此。

希腊在某种程度上可以容忍“合理的经济补偿”(大约30000欧元)。

丹麦和荷兰允许代孕,比利时代孕不违法。

英国早在1985年就对代孕进行了监管。

自2016年以来,葡萄牙也允许有子宫疾病的女性使用代孕。

代孕妈妈:太穷没资格当

什么样的女性会去做代孕妈妈?有媒体曾对美国加州的代孕产业做过相关报道。报道称,机构通常会选择已经生过孩子的女性做代孕妈妈。

美国加州34岁女子Nikki为一对中国夫妻代孕生下双胞胎。在成为代孕妈妈前,Nikki分别在21岁和24岁时生下两个自己的孩子。

做代孕妈妈都是为了赚钱?34岁的加州女子Nikki表示,自己并不缺钱,做代孕妈妈纯粹是为了大爱,“就算免费,我也会这样做。当然,底线是不能让我自己贴钱”。

实际上,在加州,大多数代孕机构会事先剔除那些没有工作、靠补助过日子的女性,因为她们“太穷,无法保障怀孕期间的均衡饮食和生活质量”。

此外,代孕妈妈还会遇到千奇百怪的要求,除了“吃有机食品、每天冥想至少10分钟”,还有人被要求怀孕期间每天吃葡萄,“以便让婴儿有双漂亮的大眼睛”。

做代孕是因为“有大爱”?

大部分受访代孕妈妈都表示,自己很喜欢怀孕的感觉,这是女性人生中一段特别的时光。不过Nikki则表示:“我超级讨厌怀孕的感觉,我是觉得我很擅长生娃,只要别让我养这个娃就行。”

此外,受访的代孕妈妈们性格普遍“慷慨热心”:做义工、献血、帮助弱势群体。这些女性有稳定的工作,通常是人文关怀方面的岗位,比如教师、护士、护工等。

不过,法国电视2台记者的调查则是另一种情况。记者以寻找代母发帖的方式,联系到了一位代孕妈妈Caroline。当天,Caroline并非只身前来,随行的还有她老公和三个孩子。她宣称这是她第一次当代孕妈妈,但是她和老公已经考虑这件事情很久了,她表示,出发点是想“给予无法拥有孩子的家庭一个孩子”。俩夫妇向假扮成男同性恋记者表示,“我们可以有孩子,但是你们却不能有,这不公平。”

但是,两人随即话头调转,讲到自己已经失业很久,也想要用代孕的钱来举办自己的婚礼。他们也果断开价20000欧,在记者称太贵需要考虑后,双方对话在不愉快中结束。

代孕机构:没有表面那样光鲜

法媒报道,在有“欧洲子宫”之称的乌克兰,全国共有14家代孕机构,每年出生1000至2000名婴儿,顾客主要为有生育困难的中国人、德国人、西班牙人和法国人。代孕费用约为3万至4万欧元,其中一半是给代孕妈妈的酬劳。

▲去年春天,由于新冠疫情,乌克兰关闭边境,导致数百名代孕新生儿“滞留”在代孕机构。图为去年5月15日,乌克兰基辅一家代孕中心。(法新社图)

不过,代孕在乌克兰并非没有争议。乌克兰教会和一部分政界人士要求禁止代孕,因为这是将“人体商品化”,是“在线卖娃”。但一些选择乌克兰代孕的家长却表示,在乌克兰,代孕有正规管理,医疗水平也算靠谱,让人放心。

然而,法国《世界报》报道称,乌克兰对代孕机构的“管理”远没有人们想得那样“正规”。此前,一对意大利夫妇在乌克兰代孕生子,返意后,当局要求进行亲子鉴定,以确定是代孕而不是“买卖儿童”。令人震惊的是,亲子鉴定结果显示,代孕生的孩子与这对夫妇毫无血缘关系!对此,乌克兰的代孕机构仅轻描淡写地表示:“我们也不能确定是在乌克兰代孕的时候弄错了,还是意大利弄错了。不过,我们可以给这对夫妇再免费做一次代孕。”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