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北京1月16日电 (记者 高凯)集结一众明星戏骨,改编自亦舒经典作品的电视剧《流金岁月》15日晚收官。这部以豪华班底制作的女性题材作品自筹备起便显现相当热度,然而播至终了却未能突破“热”而不“爆”的局面,不免令人感到遗憾。

  作为亦舒的一部重要作品,《流金岁月》在当年曾是众多青年女性的“多刷”读物,上世纪末,香港演员钟楚红和张曼玉在电影版中的演绎更令朱锁锁和蒋南孙两位女主人公具象立体,为更多人所熟悉。

  剧版《流金岁月》以顶配阵容出场,制作精良,时机上也可谓紧扣正当其时的女性题材,然而这部声言讲述女性成长主题的剧集令人遗憾地未能在38集中践诺,最终竟是但见人物光鲜“流金”,却难觅“岁月”予其磨砺勇气。

  人物张力不足

  剧版《流金岁月》朱锁锁与蒋南孙由风情万种的倪妮和气质知性清纯的刘诗诗饰演,选角可谓不失精准。陈道明、袁泉等多位演技和号召力一流演员的加盟更进一步将阵容升级为“华丽”。

  然而事实证明,仅仅选对演员对于真正塑造人物而言是远远不够的。

  相比原作,剧版《流金岁月》对两位主角的成长经历进行了不少改动,遗憾的是,这些改动最终几乎全都成了丢分项。

  以朱锁锁为例,这个上天太宠爱(致美的外表)又待其极不公(一无所有,生而缺爱)的角色,本是汇集了颇多矛盾与无奈,她从底层开始的攀爬,本可充满戏剧张力。对于演技在线的倪妮而言,也是一个创作其小屏幕代表人物的良机。

  然而在剧中,朱锁锁的“攀爬”不再需要实质上的纠结牺牲,一切被安排成了机缘与无需展示实质轨迹的概念上的努力,不学无术的女主几乎是莫名其妙就受到上级的赏识,其所谓“成长”随即一路受到超强庇护。

  细节表现上,朱锁锁虽然最初人设是底层无依,剧中却自始至终光鲜亮丽,稍有时尚常识的观众一望而知,这位没能力工作,只能寄住在弄堂亲戚家的女主角,自一出场始,几乎每次亮相的全身行头均达到普通都市女孩难以企及的几万元以上。

  剧情上亦是如此,除了不断强调“没能力独立租住”的台词,贫困带给她的窘迫感难觅踪迹,如此一来,漂亮穷女孩朱锁锁的无奈、野心,她其后一系列的行为一下就泄了力道,人物也就不可避免失却了应有的内在魅力。

  现实感稀释殆尽

  《流金岁月》故事给人的悬浮感或许有一定先天因素,亦舒的作品本身就是相对现实更重“腔调”,故事往往难以在女性情感生活之外与现实世界产生更多的联系。

  剧版《流金岁月》将原本发生在上世纪末香港的故事“搬”到当下的上海,在人物背景设定上也作了较为合理的相应调整,然而这些为给现实感加分的努力却最终因为改编后更为悬浮的故事而化为泡影。

  改编后蒋南孙不打不相识的爱情充满套路,本应是“捞女”设定的朱锁锁则不再有原作中被生活逼出的原生狠劲,在每一次的受挫后便因遇到导师式的异性而一路升级,这一切令亦舒作品中存量本就不多的现实感进一步被稀释,甚至近乎不见。

  主题最终悬浮

  在女性题材大受欢迎的当下,有着背景和个性完全不同双女主的《流金岁月》本可有所作为,然而剧中对于二人情感与经历的悬浮处理最终令其女性成长的主题成为一个五光十色的肥皂泡,难以有所负载。

  诚然,剧版《流金岁月》的确展现出一对女主之间令人艳羡的完美友谊,女主彼此间释放的善意、理解、欣赏与信赖可以说是对女性题材一种新的发掘。

  然而除此之外,该剧更多则是再次突显出此间女性题材相关创作的同质化。梳理剧中双女主遇到的成长危机,重男轻女、情感欺骗、心机凤凰男,套路的剧情加上每一次遭遇简单化坎坷后“天降神兵”式的简单化化解,令蒋南孙浴火重生中的淡然坚毅显得缺乏质感,朱锁锁充满生命力的野心与其与生俱来的纠结矛盾显得苍白无力。

  由此,尽管选择了不同于原作和电影版的完满大结局,但对观众而言,剧版《流金岁月》中始终难觅两位女主历经岁月洗礼本应散发出的面对未来的勇气。

  回望长达38集的来路,她们似乎并未真正独自去承受过什么,与其说岁月赋予的感悟成长,两位漂亮女主留下更多的背影是在超百万的置装费下进行的一次又一次时尚展示。(完)

【编辑:郭梦媛】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