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遥远的大洋彼岸,76岁的乐清籍数学家项武德,每天在美国科技教育协会当义工。

该协会由在美国的华人捐款组建,其中一个主要项目是资助中国贫困乡村的学校学生及培训贫困地区的教师。这项工作,项武德已做了16年,和研究数学有着不同的快乐。

学霸家族

在项武德身后,是一个颇具传奇色彩的美籍华人家族,成员求学或工作的地方,不是“耶鲁”“普林斯顿”,就是“伯克莱”“宾夕法尼亚”,无一不是世界名校,整个家族中有11位博士。

近日,乐清全媒体记者用微信采访了项武德教授,将这个传奇家族的故事展现给读者。

家庭聚会一桌博士

1903年,项武德的父亲项昌权先生出生在乐清智仁大台门上岙自然村一个贫苦农家。聪明过人的他自小便被乡人看好,认为他将来会有大出息。项昌权青年时期出国留学,后来去了台湾。他注重对子女的教育,在他的言传身教下,子女相继成才。

“我们兄妹大家庭一共出了8名博士。目前,项家的第三代中又出了3名理化博士。”项武德与记者连线时,普通话说得特别流利,还时不时地冒出几句大荆话,让人倍感亲切。1944年出生的项武德和妻子是从美国雪城大学退休的。

项武德的大哥项武忠毕业于台湾大学数学系,留学美国普林斯顿大学获博士学位后留校任教。大嫂郭誉珮为法律博士,学术研究颇有建树。

二哥项武义也是普林斯顿大学数学博士,作为几何学名家,他曾攻克了困扰学界380年之久的“凯普勒定理”。二嫂谢婉贞系宾夕法尼亚大学生化博士,1998年克林顿访华时,曾是第一夫人希拉里的“指定翻译官”。

“小妹妹项文玲在‘伯克莱’拿到了硕士学位,大妹妹项文英1972年美国宾夕法尼亚费城哲克瑟大学硕士毕业,可惜几年前已去世。为了纪念她,我们在台湾政治大学设立了‘项文英大陆学生奖助金’。” 项武德说。

据了解,姐妹俩的丈夫万宗荣和牛巽健,分别是耶鲁、伯克莱的化工博士和数学博士,每次大家庭聚会,光博士就够坐满一桌。

母亲村里办学教娃

“2005年,是我第一次回故乡,站在老屋前,看到父亲撰写的对联:上联‘明礼仪知廉耻’,下联‘言为信行笃慎’,横批为‘勤俭立业’,心里非常感动。父亲一辈子身体力行践行着这对联上的为人处事准则,无论是做官还是做学问,身居要职的父亲经常告诉我,公平很重要。”说起父亲,项武德几度哽咽。

“父亲是在2000年去世的,母亲于2006年去世。父母亲去世后,我们家族里有一个不成文的约定,每年清明节前的周末,项家兄弟姐妹从美国各地飞到加州来祭拜父母,每次家族里都来二三十人。”

“母亲非常重视对我们的教育。”项武德十分敬重地说,母亲卢秀芝是台州黄岩人,复旦大学毕业。在1930年那个年代,女性大学毕业生非常少见。

抗日战争时期,项昌权先生去了重庆。卢秀芝带着两个儿子由安徽郎溪县辗转回到智仁上岙村避难。项武德是抗日战争末期出生的,比二哥武义小7岁。当时,大哥武忠正是上小学的年纪,二哥武义更小。他母亲决定在上岙村项氏祠堂办小学,教育自己的儿子和附近小学学童年纪的孩子们。

项武德说母亲对他的影响特别大,母亲经常对他说“读书很重要”。他记得,母亲与他们谈话时常常引经据典。在他上初中时,母亲为了加强他的国学知识,还请了一位清末时期的秀才做他的国学家教,他研读、背诵的大部分文章取之于《古文观止》。母亲还著有《空谷幽兰》小说一部。在母亲的影响下,尽管在美国从事数学研究,项武德文学功底深厚,特别喜欢历史和古汉语语言文学,并写得一手优美的汉字。

“我从小就对数学一直非常有兴趣,在台湾读大学时的本科是‘化学工程’,因为两位哥哥都是念数学的,所以,我就想不要念数学了。”项武德说,但他对数学的兴趣还是非常强烈,到美国留学时,他就转学数学了。当时,最大的困难是数学本科的基础课程,有很多他都没有学过。每天除了吃、睡觉、上课以外,他都在图书馆,看书,做练习、思考、分析。“但化学工程本科学习的知识,并没有完全浪费,使我对物理与化学的基础理论有相当深入的理解。”他说,“那一天,我理解了数学与自然科学的联系、关联和应用,我非常高兴。这大概就是我最难忘的事了。”

上一辈的言传身教作风延续下来,项武德对自己的子女教育方面也非常成功。“我的儿子也是一个理化博士,虽然研究的是经济与环境的课题,但在日常,我们也经常探讨数学方面的内容。”项武德说,孩子在学习过程中遇到的问题,自己几乎都能回答得上。

他说,任何人提出疑问时,都是带有兴趣的,而家长能及时帮忙解决,让孩子在第一时间获取知识,非常重要。“儿子每次向我提问时,我都会把手头所有的事情放下,与他一起探讨。”项武德说,就算是现在,儿子在研究时遇到问题,也总会打电话和他进行学术上的交流。

“很多人都觉得数学很神秘,其实不然,数学是非常自然的。”项武德介绍,求学知理没有一个一蹴而就的秘诀。为师者谆谆教诲,给学生一个耳濡目染及潜移默化的良好学习环境,学生有锲而不舍、如琢如磨的治学态度,那么一定可以学得好。

项武德和妻女合影。

乡音未改常回故里

由于当年时局动荡,项家的五兄弟姐妹出生在不同的地方。项母给他们都取了个‘字’:大哥武忠,字怀京(出生在南京);二哥武义,字临溪(出生在安徽郎溪县,当时项父在安徽郎溪县任县长);武德,字居仁(出生在智仁上岙村);大妹文英,字海珍(出生在上海);小妹文玲,字台珍(出生在台北)。每一个人的‘字’,都清楚地说明了出生地。

“大哥和二哥在家乡生活的时间比较长,他们对小时候很有记忆。2005年,我第一次回故乡时,二哥告诉我,一定要去看看村口的老樟树,看看祠堂和戏台。”项武德告诉记者,自己一共回乡5次,本打算今年也回乡看看,但由于疫情的关系没能如愿。

2015年、2016年、2017年,项武德三年连续回故乡,主要是修缮祖父的坟。他每次都要去老屋看看,老屋越来越旧了。他很小的时候就离开乐清,对故乡记忆不深,但每次回到智仁,还是感觉非常亲切。尽管远离故土已有70年,但项武德还能讲一口流利的大荆话。

“那年第一次回乡,我见到了堂兄项亨贵,找到了哥哥口中的祠堂和戏台,故居还是我梦中的样子,我们还特地看了项家的家谱。记得那天,我到祠堂一边看家谱,一边等管家谱的人来时,我和堂兄讲着大荆话,这时,在旁的一名乡邻很惊讶地看着我问:‘你是项武德?你离开这里时,就那么点大,怎么会讲大荆话?’其实我们兄妹5个都会讲,小时候我们经常听父母讲大荆话,带我的奶妈也是大荆人。”项武德娓娓道来,大荆话很地道。

学术声望享誉全球

在学术领域颇有建树的同时,热心帮助需要帮助的人,也是项家兄弟姐妹的传统。1992年,项武义和妻子谢婉贞博士,及苏步青的弟子——中科院院士、原复旦大学谷超豪教授等人,共同发起并个人捐资创办了“苏步青数学教学基金会”,设立了“苏步青数学教育奖”。该奖项最初只限在上海评奖,从第四届开始扩大至全国范围。“苏步青数学教育奖”每两年评选一次,主要奖励教学和科研中都取得突出成绩的中学数学教师,被公认为是我国中学数学教育界的最高荣誉。

二哥项武义教授热衷于数学教学事业,是一位备受尊崇的几何数学家,获博士学位后曾在美国加州大学执教多年,上世纪90年代初又被香港科技大学聘为客座教授。1993年,项武义在港执教时攻克了一道380年来世界上无人能证明的数学难题。据项武德介绍,项武义教授花了15个月的时间,其间他因工作从美国调到香港,但他攻克这个数学难题的决心一直没有动摇。经过一年多时间废寝忘食的潜心研究和推理证明,项武义写下了厚厚150页的证明,说明“凯普勒”的定理是对的。

除了学术成就外,项武义在数学教学法上也颇有建树。多年来,他经常以美国访问学者的身份到清华大学、北京大学等名校进行讲学交流和学术研究等,还专为国内大学数学教学编写了一本《微积分大意》的教材。项武义所著的《中学数学教材参考资料》几十年来一直供国内中学生使用。

在项氏家族里,大哥项武忠的数学成就享誉全球,他是著名拓扑学家,主要从事微分拓扑研究,还是台湾“中央研究院”院士。1962年,项武忠获得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博士学位。毕业后在耶鲁大学数学系工作,1968年任教授。1972年,回母校普林斯顿大学任数学系教授。1982-1985年,担任普林斯顿大学数学系主任。

“大哥原来考入台湾大学物理系,因对数学更感兴趣,转到数学系学习。父母特别开明,给我们一个很自由的空间,同时,他对我们兄妹的学习、做人又有要求。”项武德认为,一家人学业有成,与父亲母亲言传身教关系非常大。

来源:乐清日报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