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时报凯文编译】在新冠疫苗研发露出胜利曙光之际,针对疫苗的争论也随之升温。虽然总统马克龙已经表态,准备在明年第二季度发起大面积疫苗接种,但近年来法国的反疫苗声音层出不穷,某些名人为其背书,加上卫生部门此前有应对失误和监管不力的记录,导致公众对于新冠疫苗产生强烈不信任情绪,而这种情绪可能会对防疫工作产生消极后果。

“大众接种工作4到6月开始”

法国政府此前已经宣布了疫苗接种的“五步走”战略,其中尤其强调先为养老院老人等最为脆弱群体优先接种疫苗。12月1日,马克龙进一步宣布,广大公众有望在明年4月到6月间开始接种疫苗。

马克龙表示,第一阶段接种工作将在欧洲卫生部门批准后尽快进行,时间约为12月底至1月初,但他提醒称,法国在初期接获的疫苗数量无法满足所有公众的需求。第二阶段接种将于“4月到6月之间某个节点”上开始。

马克龙同时保证,疫苗接种不是强制性战略,而会在“确信”和“透明”基础上进行。

近六成法国人不想接种新冠疫苗

早在新冠疫情之前,法国已经出现“疫苗怀疑论”声音。一些颇有名气的公众人物也经常散布针对疫苗的假消息。2019年的一项全球性调查显示,法国是对疫苗最持怀疑态度的国家,三分之一的法国人不相信疫苗的安全性。而《星期日报》最近公布的民调显示,多达59%的法国人表示,即便有条件也不打算接种新冠疫苗。

近日,特种冰柜生产企业Froilabo的高管Christophe Roux和他身后产品上“-80°C”的数字在媒体前“露大脸”。为了准备“接驾”疫苗,法国正在加紧赶制冷冻柜,而全法只有Froilabo一家企业可以生产这种特制冰柜。Froilabo公司的产品可提供低至-87°C的储存温度,并且每台柜子容量也不同凡响:每台能储存30万剂新冠疫苗。目前,这家拥有75名员工的企业订单增加了15%到20%,声称能在很短期限内提供数十台冰柜。除了法国本土,他们还会将产品“发往埃及、比利时、澳大利亚、孟加拉”。此外,美国Moderna准备在法国生产疫苗。Récipharm实验室位于安德尔-卢瓦尔省的工厂将负责生产工作。准备工作正紧锣密鼓地进行。Moderna疫苗据称可以在摄氏2至8度的温度下保持质量稳定长达30天,期间不需要超低温保存。(法新社图)

法国公共卫生高等研究院的社会心理学专家霍德(Jocelyn Raude)指出,法国人对疫苗曾经有过“强烈的认同度”,但2009年H1N1流感的疫苗接种工作遭受一场“惨败”,数百万人接种了疫苗,但疫情事实上并不严重;随后又出现了减肥药Mediator致死的丑闻,这些事件使得法国卫生当局备受诟病。

反疫苗人士推波助澜

在此期间,一些反疫苗人物声名大噪,其中最为人熟知的是肿瘤科医生热瓦约(Henri Joyeux)。2014-2015年间,他在互联网上发起反疫苗请愿,还组织了学术会议,2017年更谴责“疫苗专制”现象。

还有一些人也在这一过程中推波助澜。例如在YouTube上拥有50万订阅者的视频博主卡萨诺瓦(Thierry Casasnovas)在作品中不断鼓吹禁食,并声称“疾病并不存在”,而且常规的医学治疗手段是没有必要的。而比利时视频博主凯沃格(Jean-Jacques Crèvecoeur)在作品中鼓吹新冠病毒阴谋论,获得了80多万次点击,最后YouTube平台将其删除。

一些演艺界人士,如Jean-Marie Bigard或Kim Glow都曾鼓动反疫苗的情绪。Kim Glow在今年11月甚至宣称,注射新冠疫苗时会在人体植入芯片,“和5G一起运行”。

反疫苗也有地域传统

格勒诺布尔政治学院研究员布里斯特尔(Antoine Bristielle)表示,“疫苗是最吸引阴谋论者的主题”。对疫苗的不信任,也会影响那些本来只是担心可能出现副作用的人群。但他警告,尤其要小心很多误导性网站。

霍德也认为,某些网站模仿官方机构,混淆视听,让自己看上去有可信度。而卫生部门甚至得给谷歌付费,以便让自己网站处于比反疫苗网站更显著的位置。

此外,法国的疫苗之争还有地理因素和区域差异。地理学家纪米埃(Lucie Guimier)提到,从历史上看,法国南方更倾向于拒绝疫苗,她特别以马赛为例称,这个城市一直有以反叛者自居、反抗中央政府的传统,“但对于公共卫生领域而言,这种做法是很危险的。”作为例证,马赛第二副市长Samia Ghali今年九月就声称,她不会接种新冠疫苗。

专业人士展开反击

面对社交媒体上大行其道的反疫苗声音,有人也尝试展开反击。一个名为Vaxxeuses的Facebook主页开宗明义地重申:“疫苗接种是最大的医学进步。它已经拯救了数百万人的生命。不要让谎言令你怀疑它的益处。”

Vaxxeuses的一位参与者安娜表示,这个群组的主要反击手段,是密切关注社交网络,查看所有和疫苗相关的内容,并且针对不同的反疫苗言论,交替采用幽默讽刺、说理、对话等方式来予以澄清。

另外还有一些专业人士也在利用自身学识在进行这项工作。在YouTube和Twitter上有数万名订阅者的心脏病专家德斯科(Jérémy Descoux)表示,他并不指望能够说服那些反疫苗人士,因为这些人已经沉浸其中不可自拔,他的目的是提供一种“对冲”,让那些对疫苗有所疑虑(这是很合理的)的人能够得到简明易懂、科学上有理有据的回应。

霍德医生也同意这种看法,“我们没法说服那些具有鲜明反疫苗立场的人。研究显示,这甚至会适得其反,更强化了他们的论点。”不过在他看来,幸运的是,在对疫苗有疑虑的人群中,大部分人只是在犹豫,而不是持强硬的反疫苗立场。

(编辑 :夏雨)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