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时报11月19日白劼编译】由于医院已经不堪重负,德国社民党(SPD)健康专家劳特巴赫(Karl Lauterbach)要求全德实行炮竹禁令。其他政界人士和环保主义者亦对此表示支持,然而,仍有批评者指出了“禁燃令”的副作用。

2020年1月1日,德国柏林的勃兰登堡门上空燃放的烟花,庆祝新年。(图片来源:新华社)

德国《世界报》网站报道,还有6周就到新年了,德国人急切地盼望新冠之年快些结束,但新年的“打开方式”届时也会缺失仪式感。不仅大型活动取消,现在连烟火庆祝恐怕也不再被允许了。

原因在于,医院必须避免自己超负荷运转。新冠肺炎疫情已经让医护人员的体力到达了临界点,而由于炮竹引起的重伤则会加大医院的负担。

虽然关于“禁燃令”的讨论早已经不是第一次,环保主义者一直在批评炮竹交易,但至今为止只有部分城市实行了“禁燃令”。在德国的邻国荷兰,全国已经禁止买卖和燃放烟花炮竹。过去几年,荷兰约有1300人被炮竹炸伤。

而新冠肺炎疫情的发生,则为德国环保主义者开了“后门”,因为第一次出现了对全德范围内实施“禁燃令”的讨论。

在德国柏林市、科隆市以及石荷州等政府议员都表示支持“禁燃令”,但柏林警方则认为,完全禁止燃放是错误的,它们表示虽然年末投入的警力会增多,当总体局面仍然是可控的。

炮竹生产商认为,“禁燃令”是政治作秀,此外还会促进黑市的发展。德国烟火工业联合会(VPI)总经理Klaus Gotzen说,“如果禁止燃放质量合格的炮竹,那么最糟糕时甚至会令更多人住进医院。”

Gotzen说,政府应该更多考虑,加强对黑市炮竹交易的监管力度。

另外一个问题是,“禁燃令”是否真的为医院减轻了负担。多特蒙德事故外科医生Philippus Schöttes表示,炮竹导致的伤害多为表皮伤,很少有须送入重症监护的情况。

(编辑:季节)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