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时报原野编译】10月26日(周一),为法国政府应对新冠疫情提供建议的科学委员会主席德尔弗雷西(Jean-François Delfraissy)在RTL电台上表示,法国新冠疫情“危急”,科学委员会建议进一步收紧防疫措施,可考虑实行更大规模的宵禁或“软封城”(比今年3月稍宽松一些)。

马克龙因为疫情恶化取消了原定于周二前往勒克勒佐市(Le Creusot)的行程,将于周二、周三连续召开紧急疫情防控会议。法媒猜测,届时法国政府可能会宣布更严厉的防疫措施,比如再度禁足。

26日,法国仪仗队戴口罩迎接外宾。由于疫情恶化,法国总统马克龙将于27日、28日连续召开紧急疫情防控会议。(法新社图)

巴黎大区公共交通管理局(IDFM)宣布,鉴于宵禁政策,晚间出行人员大幅减少,本周三(10月28日)起,将从晚21时起减少公共交通:地铁、公交车运力减至1/2,但“客流量大以及连接医院的线路”运力不减少。

第二波可能比第一波更严重

科学委员会主席德尔弗雷西指出,法国新冠疫情形势“艰难,甚至危急”。他表示:“我们预计到会有第二波疫情,但我们自己也对近10天来疫情的猛烈程度感到惊讶。第二波疫情很有可能比第一波还严重。”

德尔弗雷西直言:“我们很多同胞还没有意识到等待我们的是什么。”

25日,法国单日新增破5万例,再创疫情爆发以来的纪录,但德尔弗雷西估计,目前法国每日实际新增感染病例数应在“10万例左右”。

呼吁“大规模宵禁”或“软封城”

科学委员会主席德尔弗雷西表示,有两个方案可以遏制第二波疫情:一是大规模宵禁,不仅要扩大宵禁时间范围,且应扩大至法国全境,周末也要宵禁。10至15天后,再观察新增感染曲线,看是否需要“禁足”。

第二个方案是立即隔离,但要“比今年3月的禁足宽松一些:加强远程办公,尽可能保障正常工作,同时保证教学工作”。德尔弗雷西表示,这种“软封城”有利于保护经济活动,实施期限也相对较短,但解封时应先宵禁一段时间,最后再恢复正常。

德尔弗雷西指出,“越快采取措施,就越有效”,他同时强调,科学委员会只负责给建议,最终决定将由政府拍板。他表示,“第二波疫情正在肆虐欧洲,还将持续几周甚至一、两个月”,至于圣诞节假期,得“看看再说”。

医生:“疫情失控了”“光宵禁没用”

位于法国巴黎13区的Pitié-Salpêtrière医院传染科主任科姆教授(Eric Caumes)在Franceinfo上表示:“病毒就在我们中间,我想我们别无选择,得再次禁足了。”“疫情在几周以前就失控了,总理和卫生部长都承认了。”科姆教授说。

目前疫情最严重的奥弗涅-罗讷-阿尔卑斯大区(Auvergne-Rhône-Alpes)卫生工作者联合会(URPS,成员为独立执业医务人员)多名医生于上周五(23日)发表联合公告,要求立即采取更严格的宵禁政策。

医生们表示,现行的晚21时至早6时的宵禁“半截政策”不够给力,他们呼吁,应在工作日晚19时至早6时实行宵禁,周六、日完全“禁足”。

支持再次“禁足”的还有日内瓦大学全球卫生研究所所长、流行病学专家安多万·弗拉欧(Antoine Flahault)。他在BFM电视台节目上指出,“以色列和澳大利亚都经历了再封城,也都取得了成功”。弗拉欧建议,万灵节假期后,中学生和大学生不应再返校,“小学可以继续开放,但6岁以上儿童必须戴口罩”。目前,法国只建议11岁以上儿童戴口罩(即从初中开始)。

大巴黎病床满员 取消手术腾床位

一般情况,巴黎大区医院约有1200张重症病床。今年4月疫情第一波高峰时期,巴黎大区重症病床数一度增加到3000张,其中2600张收治的是新冠病人。此外,巴黎大区当时还通过高铁向布列塔尼等外省城市转运了不少新冠重症病患。但现在,疫情形势变得更加复杂:第二波疫情外省医院也应接不暇,无法再收治来自首都的新冠重症病人。

《巴黎人报》报道,目前,大巴黎医院处于战疫第二阶段:巴黎大区各省公立和私立医院共提供约1000张新冠重症病床,代价则是取消30%非紧急手术。更糟的是,按照每天新增确诊四、五万的速度,这1000张重症病床可能在11月之前就满员了。届时,将升级为第三阶段:通过取消60%非紧急手术来腾出1700张重症病床。

巴黎大区地区卫生局主任介绍,巴黎目前所有重症床位中67%是新冠病人,上周三前,基本上每天新增35名重症患者,但从周四开始,每天几乎新增90多名重症患者。一周后,90%重症床位将被新冠患者占去。

法国卫生部长韦朗此前表示,全法重症病床已从疫情前的5100张增加至5800张,若疫情需要,可自12月起,再临时增加4000张。

上周三,巴黎大区卫生署下达指令,要求迅速腾出2000张病床。医院将通过取消非紧急手术、居家“住院”、远程检查等方式“快速显著提高病床数和接待能力”。

“情况比今春更糟”

不过,巴黎北郊瓦兹河谷省(95省)Victor-Dupouy医院负责人Bertrand Martin向《巴黎人报》表示,医院的紧张情况并没有改善,“甚至变得更糟”:重症病房依旧缺有资质的医生和护士,还缺能防止交叉感染的单人病房。

法国急诊医师协会(AMUF)发言人、巴黎公立医院集团CGT工会代表Christophe Prudhomme指出,要增加新冠病床就更需要人手。一般情况,一个护士可以管10-12张病床,但对于新冠病床而言,只能负责6张。

巴黎北郊塞纳-圣德尼省(93省)已无法再接收新患者,医护人员要求大区卫生署设立“转运站”,以将病患转运至临省有床位的医院。

巴黎大区卫生署今年6月的一项调查显示,巴黎大区医院约有3579个空缺职位无人问津,相当总员工数的4.8%。

巴黎公立医院集团AP-HP是欧洲最大的大学附属医院,在巴黎大区共有39家医院。今年9月,因暑假、双人间改单人间、缺人手、装修、消毒等各种原因,AP-HP集团关闭了3400张病床(占总病床数的17%)。

大东部大区启动“白色计划”

周一,大东部大区卫生署宣布,已要求该大区所有卫生机构启动“白色计划”,以应对疫情反弹。

此前,巴黎大区已率先重启“白色计划”。里尔、里昂、格勒诺布尔和圣埃蒂恩都市圈也已在局部地区启动“白色计划”。

“白色计划”,是法国为应对非常事态而于2004年立法、在医疗部门设立的响应机制,相关事态可能是卫生危机,也可能是其他突发事件,如恐怖袭击等。“白色计划”启动后,法国卫生部门可以在部分或全部领土上,为应对流行病疫情、核/生物/化学风险而实施紧急预案,可以动员必需的医护人员、推迟没有绝对必要性的手术等,并且可以调动紧急医疗救援(SAMU)等机构进行协同配合。

法国公共卫生局最近一期的疫情周报称,10月22日,斯特拉斯堡都市圈感染发生率已达到每10万居民确诊465.9例,超过了大巴黎都市圈(444.8)和马赛(465.5)。

雇主协会:禁足会让“经济崩溃”

虽然越多越多医生呼吁“禁足”,但法国雇主协会(Medef)主席鲁德贝齐厄(Geoffroy Roux de Bézieux)认为,全国“封城”后果严重:不仅会导致2020年经济衰退10%,还将引发法国经济崩溃。鲁德贝齐厄在RMC电台上警告说,若再像今年3月那样“禁足”,将引发法国经济崩溃,很难恢复元气。

法国劳工部长博尔纳则在LCI电视台上表示,“我们希望避免全国禁足,尽可能地在法国人民的健康和经济、教育及文化活动之间找到平衡”。

(编辑 :夏雨)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