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开发打造的曹村滑翔伞基地,成为该运动爱好者的打卡地,游客也可借助滑翔伞从空中飞“阅”曹村的美丽景象。 杨冰杰 温卿都 摄

温州网讯 曹村不是村,就像柳市不是市!

曹村是个镇,在瑞安市中南部,14个村,2.95万人口。

进入曹村的“村口”,有个耕读广场,建在许岙村,却是曹村镇真正的门面。这扇开启的窗口书写着八个大字:文都武乡,瓯越粮仓。

八个字实至名归,但曹村可以书写的历史会更加宽厚些,千年进士村,万亩天井垟,随处着笔,便鸿文万卷。

当地人都知道,最新一轮让曹村“改头换面”的节点,起始于2016年。

这一年,几度分合的曹村从马屿剥离出来,开始书写着“不一样的曹村”!

七米路拓宽的人心应和

曹村一直都是马屿的“附属”,2011年撤扩并,曹村并入马屿,直到2016年,才另起灶台成为独立镇。

虽然5年时间不算长,但发展几近停滞,曹村相对于瑞安的其他乡镇,城镇化进程整整落后了5年。

重新建镇后,曹村路不平、灯不明,缺少规划和投入,整个镇的基础设施显得破败。如何变后进为先进?党委政府急,百姓也急!

曹村各类资源丰富,可资源被尘封,小镇难以扬名,百姓也难以受益。正是这种“突围”心理的急迫,镇政府推行的几乎所有举措,都获得了百姓的认可和支持。

原先进入曹村的主干道,只有7米宽,俗称“七米路”,两边的房屋挪不动,但家家户户的道坦,却能腾出点空间。镇里启动改造后,特地成立政策小组,准备挨家挨户做工作。可出乎意料的是,镇政府决定一出来,所有人都同意拿出道坦造路。最终,即便是路的最窄处,也被拓宽到了12米。

“与其说是造路,不如说是‘探路’,百姓的支持程度,对曹村至关重要。”镇党委书记何志友说,当年设定全域景观化,继而推行全域旅游化,始终都没有脱离“全域”——包括“全域百姓”这个主体。镇里有“挂图”意愿,但这张图,可以挂在哪里?

直到路通了,人心应和了,接下来的事情,也就好办了。

这些年,曹村承接的建设任务很重,新农村建设、乡村振兴等等,但事无巨细,有百姓支持作为基础,都有了极好的结果,“支部吹号,党员报到,干部领跑,群众撑腰”成为常态,加上依托党建联盟、村民代表制度,发动党员干部带头治乱点、拆违建,营造全民共建氛围。建镇至今,完成全部项目的谋划和建设。如今,镇里“以点扩面”将整治范围扩展到全域,从“一处美”到“处处美”,百姓更是自觉清理垃圾、拆除违建。

正是这份全民付出,换回了曹村“不一样”的成绩:全国乡村治理示范镇、国家级卫生镇、省级美丽乡村建设示范镇、省级研学旅行基地、省级田园综合体、省级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样板镇、省级美丽河道、省级美丽绿道、省级美丽田园、省“四好农村路”等荣誉。并顺利通过省级森林城镇预验收,成功入选国家级农业公园、省级美丽城镇样板镇、省级风情旅游小镇创建单位……

“内外兼修”的个性彰显

曹村是个有故事的地方,历史上曾出过82位进士,被誉为“中华进士第一村”;农耕为本、生态为形、文化为魂成就“中华耕读文化第一镇”;最初从这里学有所成、而遍布在浙南一带的3万多南拳弟子形成的“南拳文化”,加上“儒仕文化”“花灯文化”等八大文化的构成,让曹村成为人文资源丰富的个性化小镇。

对于历史的敬重,传承是一种途径。这些年,作为历史上的“进士村”,文脉延续带来了“文风鼎盛”——省级研学基地落户于此。基地依托曹村地域与资源优势,以“立德树人、实践育人”为办学目标,以“文化创意、实践成长”为办学理念,通过特色课程,着重培养学生创新精神和实践能力,开发文化传承、创意表演、科技制作(创客)、农耕体验、素质拓展等五大类40多门精品课程体系。师资力量中,高级教师和民间艺术家、非遗传承人占50%以上。时下,基地具备年接待4万名学生的能力。一旦创成国家级研学基地,最终接待能力有望超过20万人。

研学基地只是曹村这些年引进的众多项目之一,随着美丽公路、美丽河道、美丽田园、美丽乡村、美丽集镇、美丽产业“六大美丽”促进的环境改良和基础设施完善,曹村的承接能力在不断强化。很快,由上至下的好政策接踵而来,由内而外的支持接二连三。曹村也根据自身实际,接纳一个个项目在这片土地上安家:成功引入广东艾米公司,投建现代农业产业园,将天井垟万亩良田进行生态种植,打造农业智慧产业园,预期目标实现粮食亩产值翻三番;通过整合旅游资源,把天井垟田园景观带、梅龙书院等资源有效整合,连成一条研学旅游线路,成为省级研学基地;成功招引落地滑翔伞基地、房车露营等10个旅游项目,垟心岛实现“水、陆、空”三栖游玩;成功招引落地中青旅、绿城集团等企业,吸引百亿资金,共同打造集农旅、文旅、康养为一体的田园综合体。

而在这些外来项目的支撑下,全镇14个村基于全域景区化的定位,在民宿、特色农产品等方面不断延展开来。“进士十大碗”“进士小曹”系列文创产品及“进士索面”等特色农业品牌包装上市。许岙村利用梅龙溪资源,开发水上运动、亲水漂流、乡村浴场等项目;西前村立足风水形态、田地资源谋划富春山居养老养生项目。同时实施“1+5+N”的全域民宿发展规划,引入宅东集团进行专业品牌运营,30天完成165间民房流转等政策处理工作,对接六大招商团队,首批开工3个村的民宿,一期已有1个项目对外营业。

外在形象与百姓“内在”需求的同频共振,让曹村所有资源优势都在实现逐一转化,并最终在这片土地上得以呈现。

全镇股民的资源共享

今年十一长假,连接曹村天井垟各个景点、在田园综合体中穿行的环状绿道,8天时间里,仅自行车出租收入就达到了9.8万元。与往常不同的是,这笔收入不是进入某家某户的口袋,而是由“瑞安市进士文化旅游有限公司”收取。在此之前,公司收购了农户的自行车,统一管理,统一运营。

这个成立于今年4月的公司,由曹村14个村共同建立、全镇2.95万村民共同拥有。14个村级合作社作为股东代表,而每个村民都是股民。副镇长洪万领介绍,成立这个公司是基于几个方面的考虑:其一,公平公正;其二,共同富裕;其三,资源最大化利用;其四,规避可能出现的监管漏洞。

洪万领进一步解释,以往出现政府投入大量资金,建设绿道、停车场等配套,打造田园综合体等景观,吸引众多外来投资项目,到头来却出现了一系列问题。比如一些村借助地理优势,近水楼台占据重要资源为局部、甚至个人谋福利;一些村画地为牢,在一个整体内划出自己的自留地,村自为战,坐收渔利;一些村的干部有私心,有利益上,无利益让,结果村里闹出了矛盾,也出现了腐败。

“进士公司”建立后,有效规避了上述问题。曹东村支部书记施明灶被推选为董事长,他告诉记者,公司由五位董事组成董事会,五位监事组成监事会,严格按照公司章程运行,只是他们不领取报酬。他所在的村规模较小,1500人左右,占股5.2%,“少是少点,但按人头,我们不吃亏。”如今,公司除了承接外来投资项目约定的股份,还负责全镇公共资源的开发利用,小型无须招投标项目的施工等。同时配合政府的诸多建设,以资金、人力等要素支持全镇种养业、旅游业的发展。施明灶算了一笔账,公司运行至今虽然只有半年,但已经产生近百万元的利润,随着业务范围扩大,今后的效益会更加可观:“我们的目标,是让公司上市。”

何志友说,一个镇包含许多村,往往资源不尽相同,发展也不均衡。通常的情况是穷的更穷,富的更富,穷富之间的沟壑很难填平。怎样通过抱团实现互补,真正做到“全民共建共治共享”?这是曹村一直在思考、探索的问题。“进士公司”作为起始,不仅激活“沉睡”的公共投入,并让公共资源发挥出最大效能,同时让全镇走到了一起,做到“你中有我和我中有你”。

曹村的村口,是天井垟的万亩良田。这个金秋的季节,沉甸甸的收获已然落定,且在秋风中毫不掩饰!

来源:温州日报 

记者:陆剑于 项武龙 包蓉蓉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